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十(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你這段時間跑深圳很密哦,是不是在那邊包了二奶啊?”王虹笑著打趣道,用一種如來佛看自作聰明的孫猴子的得意眼光。

  “倒是真有,你要不要這週末跟我一起去看看?”范之勳半真半假地笑著答,並去親她,兩個人像新婚夫妻般地濃情蜜意一番。

  “嗯,包就包個年輕漂亮的,別弄個醜女人丟我的臉!”王虹說。

  “好,”范之勳笑著答道,“我去找一堆年輕漂亮的二奶帶回來。”

  “你敢?”王虹佯裝大怒的樣子。

  “去找一堆年輕漂亮的二奶回來煲狗肉吃。”范之勳一本正經地說。

  王虹忍俊不禁。

  如果有一千個人從我身邊走過,我也可以聽出你的腳步聲。因為有九百九十九個是踏在地上,只有你踏在我的心上!

  劉雪婷發送了這條短信,輕輕地歎了口氣,她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她那麼在乎他,可是又那麼害怕走得太近,那麼害怕天長地久,而現在最可怕的是,她懷孕了!

  她不敢告訴他,也不知道要不要告訴他,關於她懷孕的事!

  一個即將二十七歲的女人,絕不再是一個需要哭哭啼啼向別人求助等待別人提供答案的女人,所有的一切,必須自己負全責。關於學校那些疼痛的記憶,她從來都是在刻意忘記,刻意逃避,但是現在,當無情的現實擺在自己面前時,她還是在多年之後這個毫不相干的下午,在時光穿過近兩千個日日夜夜的距離裡,重新勾起自己的那些回憶。她哭了,哭得一塌糊塗,然後打電話給何韻。

  “我懷孕了!”兩人見面的第一句話居然是何韻說的,臉上有一種奇怪的冷靜和興奮,然而,誰都看得出對方的迷茫和無奈更濃更甚。

  劉雪婷從煙盒裡抽出一枝煙來,邊點煙邊開始笑,笑得花枝亂顫,笑得滿咖啡屋的人皆驚,最後笑得快斷氣了才止住,何韻看到她眼中有淚水流下來,但很快便被笑容烘乾。劉雪婷問:“你準備怎麼辦?”

  何韻也顧不得想到其他,茫然地說:“我就是不知道怎麼辦,才到這裡來跟你商量的。”

  “他知道嗎?”劉雪婷問。

  “誰?我老公?我老公當然不知道,李釗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怎麼跟他講。”何韻伸手摸索出劉雪婷煙盒裡的一枝煙,哆哆嗦嗦地點上了。第一次抽煙,把她嗆得咳個死去活來。她一直很納悶,跟曾志遠幾年都沒懷上,跟李釗才幾個月的時間,居然就懷上了?真是一個頭兩個大。

  “你怎麼不讓他戴套?”劉雪婷問,其實這話問也是白問,自己的情況還不是一樣?

  “他不喜歡戴!”何韻說,“不過現在扯這個也沒用,關鍵是該怎麼辦?”

  “要不你告訴李釗吧,一來可以試探他對你的感情,二來也可以決定下一步怎麼走。”劉雪婷說。其實她說出的話正是自己想做和想證明的,她沒有告訴何韻自己的事,因為,突然之間,她覺得人生像一齣戲,充滿了巧合和嘲諷。

  劉雪婷說的也正是何韻下一步打算做的事,她不過是想從劉雪婷這裡得到一點力量和支持而已。作為一個正常的年近三十歲的女人,說自己從來沒想過要自己的孩子那肯定是假話。只是和曾家遠在一起,這種願望很少有機會抬頭。孩子既然從來都沒有來過,她就不敢去求證。潛意識裡,她很害怕,怕是因為老公的問題而自己無法受孕,如果是那樣,她會覺得羞恥。儘管孩子不是非要不可,然而她更害怕是因為自己的原因,這會讓她羞愧和痛苦。不要孩子是一回事,不能懷孩子又是另外一回事。這幾年在和小區內的師奶們逛菜市場打麻將時,那些女人老問她為什麼還不要小孩,她總是裝作不在意地笑說:“我老公這把年紀,還要小孩子幹嗎啊?還沒生出來就餓死了。”

  可是一旦知道自己懷上了,那種焦慮而快樂的心情真是難以複述,如同赤貧的人撿到昂貴的珠寶,想藏著又不甘心,想戴出來又不敢。這次例假推遲半個多月沒來,她有些奇怪,以前從來沒有這種情況。開始她還沒有意識到別的,也沒有時間去想,只忙著在老公的冷漠中和李釗的愛戀中轉換自己的角色,滿足於這種畸形的忙碌中。昨天,她坐公車從李釗那裡回家,看到一個大肚婆,當時就有些發暈,預感到了一些什麼,中途在一家醫院門口下車,忐忑不安地做了檢查,半個鐘頭不到,得出了懷孕的結果。儘管之前有點思想準備,但在那一剎那,她的頭還是轟了一下,為許多種的可能和不可能,為了糾纏在自己身上的這些生命:老公、李釗、孩子和自己。

  兩人在咖啡廳分手的時候,劉雪婷打定主意,靜觀何韻說出這件事的後果,再決定自己是否要跟范之勳攤牌,她愛他,她不想把他嚇跑。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