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七(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李釗的心“咚”地一下子從胸口跳到嗓子眼,乾巴巴地說道:“不跳舞,我想去……”

  “好啊!跟我來吧!”女孩子走過來就輓住了他的胳膊,就像老婆輓老公一樣自然。

  李釗腿開始發軟,約摸走了幾分鐘,到了一處不起眼的黑糊糊的民房,終於鼓起勇氣問道:“多少錢?”

  女孩子說:“一次兩百,一晚上四百。”

  李釗用沒被女孩子輓住的手伸進褲口袋摸了摸錢包,裡面剛好有四百塊錢,於是站住了腳步,說道:“對不起!我不去了!”說完轉身就溜了,像後面有鬼跟著似的越跑越快。剛才還跟他親暱得像熱戀情人的女人在背後罵罵咧咧地:“丟你老母!”

  兩個月後,金錢和膽量雙不足而寂寞難忍的李釗在朋友的朋友的介紹下,和一個在泥崗工業區工作的工廠妹過起了同居生活。這種關係是這樣的,男人租房子並負責兩人日用開銷,工廠妹下班負責做飯洗衣做家務,定價一般是六百一個月。李釗和一個還算有幾分姿色的工廠妹同居了幾個月,後來那女孩子懷了孕,要跟他結婚,這讓他很是鬱悶,性伴侶跟愛情是兩回事,跟老婆更不是一個概念,就算這幾個月處出了點感情,他也不可能下決心娶個初中生做自己老婆。支支吾吾開始就想開溜,沒想到看起來單純的工廠妹也不是吃素的,見結婚不成,便問他要高額打胎費和營養費,不然的話就打電話到他家裡和公司,讓他好看。這筆錢對有錢人來說實在不算什麼,但對於一個“月光族”來說真是件煩心事。李釗本想一走了之,換個公司,但沒勇氣丟掉那份工,雖說那份工不咋的,但突然失去也不是好事,畢竟深圳的工作不是那麼好找,總處於僧多粥少的狀態。李釗某個晚上和一鐵哥們愁眉苦臉說起這事,哥們說,這好辦,交給我吧!

  接著一段時間,李釗下班準時回家,像從前一樣跟她溫存備至,工廠妹見他沒開溜的意思,喜上眉梢,也就不再逼營養費和打胎費的事。不料一天不小心弄掉了身份證和工作卡,急得不行,幾天後的一個上午被一帥哥送回,帥哥風度翩翩,極力向她獻慇勤,十幾個回合的你試我探,帥哥願出兩千塊包她,在金錢和美色的雙重誘惑下,工廠妹義無反顧地奔向帥哥的溫暖懷抱。李釗極力輓留,百般傷感,千種情意,也打不動工廠妹奔向幸福美好未來的決心。至此,李釗安全脫離工廠妹,而工廠妹的帥哥,在揩夠了工廠妹的油以後便人間蒸發了。

  那天李釗去南山區看了那位幫自己設計脫身的哥們,心情大好,在海雅百貨站等車準備回市區,邊哼歌兒邊四周看美女,忽聽到身旁一老頭子說:“大姑娘,看你的氣色,你的性生活有很大問題啊!”

  此人雖老中氣卻足,李釗不由自主地轉頭看老頭子所說的大姑娘,發現一個打扮老土長相普通面色灰暗的婦女(說實話,他當時就是這種感覺)正羞紅了臉,眼神慌亂地躲避著四周好奇看她的人,不巧正撞上李釗的眼神,後來K113路車來了,兩人坐在了一排位子上,也可能是太羞愧——因為老頭子的話,心神不寧的何韻下車忘了拿包,被李釗追著送到,從此兩人有了交往,並一發不可收拾。

  開始,李釗並不認為自己會喜歡上何韻,她的形象實在不是他所喜歡的類型。慢慢交往,他發現她樸實,嚴謹,害羞,善解人意,並且也不像第一次看到的那麼難看,一起吃飯從不像那些小女生把宰男人當樂事。當然,最重要的是,他太寂寞了,有女人的日子總好過沒女人的日子。何韻的保守和自律挑起了他的鬥志,讓他不知不覺把這當成一個攻關遊戲來玩樂。而對於長相普通從來都少人寵少人追的何韻來說,他的隨手拈來的浪漫和甜言蜜語不亞於一磅磅重型炸彈,輕易就把她轟暈。所以,對於何韻認為的他對自己的價值連城的愛情,實際上不過是他空虛生活裡順手鑲的一道花邊而已。

  在荔枝公園和何韻有了那一次之後,刺激異常又意猶未盡,三番五次的交涉和甜言蜜語,何韻終於答應再來見他。那天在公司宿舍裡,李釗喝了點酒盡展男人雄風,何韻也嫵媚柔順到極至,事畢,李釗還滿足於自己興奮後的疲軟和迷茫中,不料何韻說:“我們租間房子吧?”

  “為什麼?”他脫口問,“以後我去你家看你,或者你來我宿舍看我,我同事經常不回宿舍的。”

  交往這麼久,何韻也沒告訴過李釗自己結了婚,一來怕他承受不了跟一個有夫之婦鬼混的事,二來也覺得沒必要為自己增添麻煩,三來想保持一種未婚者的形象(雖然不確定未婚身份是不是較已婚身份於男人更有吸引力)。以前和李釗約會,從來都是他送自己到海雅百

  貨門口就分手。她知道,任何一個家裡,只要長期有男人出入,是騙不了第二個男人的,那是一種天生的敏感和敵意。比如說洗手間裡的刮鬍刀,鞋架上的鞋,書桌上的男士雜誌,梳妝台前的男士護扶品,或者煙灰缸裡沒倒的煙灰,甚至隱隱約約殘存的男人氣息……有幾次李釗很委屈地說:“你都去過我宿舍了,為什麼你一次也不帶我去你家?”何韻堅決不幹。

  “不要,我們租房子吧,房租我來出,這樣我們兩人都方便。”何韻說。於是兩人邊親吻邊熱烈地討論這件事,關於可以承受的房租價格,關於地理位置,關於買日用品,關於電器,以及要不要做飯的問題。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