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六(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基本上大家有這樣一個印象,羅語煙除了簽大筆的保單外,便是出去旅遊,滿世界亂混,而且還有不少男朋友。用她自己的話說,這是一種生活方式。她好像有意炫耀自己的優越行似的,不停地告訴別人她認識的那些男人如何如何,甚至拿他們和自己的丈夫作比較。更讓那些傳統本分的同學吃驚的是,她居然聲稱自己只有這樣才能讓她有女人的感覺。在一旁聽著的劉雪婷不由得面紅耳熱,說實話她完全不能接受這樣的生活態度,這種把愛和性分開的態度在她耳中聽起來是這麼刺耳,她也不是個守舊的女性,並不認為羅雪婷的觀念有多麼新潮,她只是覺得一個女人忠實於自己的情感和忠實於自己的身體應該是一致的。

  劉雪婷沉浸在自己的思路裡,很快有幾個同學發現了她的心不在焉,一個男同學打趣說“劉雪婷,想什麼呢?是不是又在為誰牽腸掛肚了?”劉雪婷笑罵道,“去你的,羅語煙幾句話,怎麼就把你撩撥成這樣?”大家一起鬨笑起來。

  劉雪婷和同學們散了後回家洗完澡爬上床,已是夜裡十一點半了,想起聚會中的葷笑話和同學們的笑臉,不由得莞爾,無意中看到化妝台前范之勳送的香水,心輕輕地跳動了一下,忍不住撥了那一串號碼,在拔出最後一個號碼時,做賊般驚慌地關機了。輾轉返側了半天,數了無數只綿羊,正迷迷糊糊間,聽到彭一峰開門的聲音,趕緊閉緊眼假裝睡著了。

  不料這次彭一峰沒脫鞋,穿著梆梆作響的硬底皮鞋直接衝進臥室,摁亮弔燈,叫一聲:雪婷!

  雪婷閉緊眼,假裝睡得很死。

  彭一峰見此,“呼”一下揭開劉雪婷身上的被子,劉雪婷無名火起,睏乏地睜開眼,冷冷地盯著他,刺眼明亮的弔燈照得她面孔蒼白。

  “為什麼我跟你說話你不理我?”彭一峰氣呼呼地說。劉雪婷看他那樣子,知道他喝多了,把掀開的被子“呼”地扯過來連頭帶腳全蒙住。

  彭一峰又伸手過來掀被子,不料這次劉雪婷有準備,被子沒被他掀開,但這更惹惱了他,用雙手來拉扯,這次用力很大,劉雪婷繫了一隻蝴蝶結的粉紫色日式睡衣也被帶開,白嫩的肚皮都現出來了。被子被掀到地板上,軟沓沓的一攤,彭一峰順勢坐在上面。

  “你到底想幹什麼?”劉雪婷頭都大了,怒火像倒了汽油的火苗般一下子躥起來,用一種莫名其妙又憤怒的表情看著他。

  “你到底想幹什麼?”彭一峰滿身酒氣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一種極力想睜開眼睛看清楚劉雪婷的樣子,可是因為酒精的緣故,又讓他的表情顯得滑稽而可笑,臉上有一種故作不屑的笑容,但劉雪婷看得出來他更像是要咧開嘴開始哭。

  “把被子給我。”劉雪婷冷冷地說。

  “憑什麼給你?你說,你到底當我是什麼?”彭一峰把頭俯下來,面對只穿睡衣不知是凍的還是氣得發抖的劉雪婷冰冷的臉,酒氣像蒸氣般噴出來。

  “你現在醉了,我不想跟你說話。等你清醒了我再跟你說。”劉雪婷推開他,彎腰撿被子,蓋上自己。

  “你跟我說話,你什麼時候跟我說話,知道我要來你就走掉,沒經過你的同意到這裡來看你,你一見到我就一副不耐煩的表情,寧願坐在房間發呆或者看書也不願意跟我聊聊天。你從來不問我在想什麼,也不關心我的感受,那天一個男的電話,你馬上跑出去,騙我說是一個同學,你以為我是傻瓜,王八蛋才是傻瓜……”彭一峰說著說著便真的咧開嘴哭了。

  劉雪婷一陣膩歪,生平她最痛恨流眼淚的男人。這次,她主動掀掉自己身上的被子,飛快地打開衣櫃拿出衣服到另一間房換上,也不管是夜裡幾點,也不管有沒有下雨,抓起手機和錢包及鑰匙便衝出了自己的家。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