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六(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真正的同學聚會是在元宵節前夜進行的。同學中在深圳暫時混得最好的要數羅語煙了,她剛從國外旅行回來,在同學們眼中很是瀟灑:不僅她手上動輒十幾萬的鑽戒被她說成是破環子;不僅她在一家國際保險公司做部長年收入幾十萬;不僅她嫁給一個風流倜儻開車行的有錢上海男人做老婆;不僅她出國旅行跟到深圳關外一樣輕鬆平常;不僅她是同學中惟一的一個丁克家庭成員;還因為她和老公在外各自風流而彼此互不幹涉且互相欣賞而讓人好奇艷羨。

  另外一個常見面的男同學叫吳崇良,大家喜歡叫他“沒從良”,自已開了一家貿易公司,整天忙得屁顛屁顛的。他已經正經八百地向同學們無數次字正腔圓地介紹過他的公司業務,大家依然是一頭霧水,並毫不留情地打擊他的公司是:騙子公司。不過這人脾氣極好,總是笑呵呵的。其他幾個同學就不提了,因為他們跟所有走在深南路上的一分子沒什麼區別,一句話,活得不好不壞,長得不醜不好,個性不張不揚,分開了不想不念。

  大家約好到“西湖的春天”,才發現往常積極無比的潘淵不見蹤影,說了半天才想起來以往總是他張羅到哪裡聚餐,這次不是他牽頭的,是羅語煙。給他打電話一直關機,大家有些失落,但也不至於影響相聚的情緒。何韻說現在深圳偷情的新動向已惠及社會最底層人了,保姆與男主人偷情早不是新鮮事,小區保安跟清潔工或是業主的保姆們打得火熱,這也算是好事一樁,起碼門當戶對。

  “沒從良”依然是活躍異常,說起他在福田區買的房子仍是憤憤不平,被開發商的售房廣告轟暈後,激動萬分東湊西挪弄到二十幾萬交了首期,不料無良開發商先是沒按期交房,交房後又不能按規定及時辦房產證。更氣人的是當初開發商承諾做大型超市的小區裙樓改成了大醫院,去年“3.15”投訴日,小區業主們組織幾十人身穿白衣頭頂白紙,哭喪大隊般地擁到深圳大劇院投訴現場投訴,收投訴信的一烏黑著臉的老女人有氣無力地說:“投訴房屋質量的太多啦,幾千宗啊!有消息通知你們。”那天投訴現場熱鬧異常,電視台的記者拍這些投訴者的又激動又憤恨又淒苦的樣子時,個個一臉包青天外加觀世音。 “沒從良”竄來跑去流了不少臭汗,收到一大把記者的名片,把上當受騙的事重複無數遍,說到激動處,都差點要與不知身在何處的無良開發商一決死活。記者們一臉同情,聽得嚴肅無比,大家以為有戲,不料,半個月過去,報紙電視根本就沒此事的報道,三個月過去,才弄明白開發商有鐵的關係,集體投訴事件不了了之。

  羅語煙的樂趣是談男人和說黃段子,酒過半酣講了個笑話:“帝見妃愁容滿面,急召御醫,御醫開出處方:壯漢八條。幾日後,帝出巡迴宮,見妃容光煥發,大喜,忽見殿前瑟瑟立著八名瘦漢,驚問:何人?御醫答:藥渣。”

  大家笑個前仰後合,問羅語煙現在為止有了幾個藥渣,羅語煙笑而不答。“沒從良”也講了一個:“兩隻海龜在沙灘交配後相約來年再聚,第二年公龜早早來到海灘,見母龜已在等候,不料母龜一見公龜破口大罵:他奶奶的你爽完了倒是把老娘給翻過來呀!都他媽的曬一年了!”

  大家聽了笑得死去活來,環境還算清靜的大廳,其他客人都往這邊看來,劉雪婷笑得直咳嗽,吃到清蒸桂花魚的時候,也說了一個笑話:“小鯉魚問媽媽,爸爸幹啥去啦?魚媽媽憤憤不平地說,“哼!打官司去了,挨千刀的廚師請你爹洗桑拿,幸虧你爹眼神好,發現那是油……”

  羅語煙看大家笑得差不多了,輕描淡寫地爆出一新聞:昨天她旅遊回來帶了自己情人和老公以及老公情人一起吃飯。

  大家安靜下來,何韻忍不住問:你吃醋不?

  “吃個P啊?”她不屑地笑笑,“那女的太嫩,沒去年國慶節時的那個有女人味,不過我的那位就比去年國慶節時的要強多了,他剛才跟我電話時就這樣說的。”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