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五(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謝謝你了,你自己拿去用吧,我不要。”劉雪婷說。

  “你不要?你不是一直想要買這樣一隻筆記本嗎?我要來幹什麼?我家裡有,上班辦公室裡也有。”他詫異地說。

  “我也是啊,我家裡有電腦,公司也有電腦啊!你退回去吧,要不送給別人。”劉雪婷依然淡淡地說。

  彭一峰熱臉貼了個冷屁股,極其失望,本來買這筆記本是想讓自己和她的關係有一個質與量的飛躍,沒想到她這副表情,很是讓他鬱悶,他氣呼呼地說:“反正我是買來送給你的,你不要就扔掉吧!”說完到門口穿上鞋,用力關上鐵門和防盜門,走了。

  劉雪婷坐在沙發上呆了半晌,想想還是自己不對,不管怎麼說,人家的父母都見了,自己是他公認的未婚妻了,大年夜半個字沒留像扔抹布一樣把他一個人丟在家裡,他也沒生氣,新年幾天不開機他也沒說自己,反過來買了這麼貴重的東西送自己,對於這樣一個條件不差的男人來說能表現得這樣還是不易的,於是逼迫自己給他發了一個信息:你吃過飯了嗎?

  彭一峰馬上打來電話說:我們一起吃飯吧。

  週六下午兩點。

  “我在威尼斯酒店。”范之勳說。

  劉雪婷正和彭一峰在看《羅馬假日》,聽到手機響順手抓起來接聽,根本沒想到是他,意外得差點把手機給扔掉。昨晚彭一峰陪她去酒吧喝了兩瓶紅酒,半醉半醒地回來把彭一峰當做范之勳親熱良久。這會兒彭一峰正滿面春風地守在自己身邊,自己也看他不是那麼討厭,不料范之勳現在來到了深圳,對方輕輕地加了一句:“我挺想你的,所以沒告訴你就來深圳看你了。”

  彭一峰看了一眼劉雪婷驚慌的表情,轉過頭去,很認真地看碟。

  劉雪婷扣好手機蓋,裝作若無其事地說:上海一個同學來深圳了,我們早就約好一起聚一聚,我現在要出去了。說完裝作甜蜜地親了彭一峰的臉頰一下,出門坐上的士,也沒明白自己為什麼把北京來的人說成是上海來的,也弄不明白怎麼會有如此動情之舉,因為——她從來沒有這樣主動親熱地吻過彭一峰。

  劉雪婷一進范之勳訂的酒店房間,一大捧妖艷誘人的紅玫瑰便呈現在面前,跟著范之勳從花團邊探出頭來,臉上帶著調皮的男孩那種又邪惡又純真的笑容看著她。劉雪婷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接過花想說謝謝,卻被范之勳的吻輕輕封住,劉雪婷掙扎了一下,但很快便消融在他那浪漫而多情的吻裡。玫瑰花墜落到地上,靜靜地散發著淡淡的香味,看這塵世男女如何纏綿交匯。

  天氣已經慢慢轉暖,何韻口袋裡揣了幾百塊錢從人潮洶湧的東門這頭晃到那頭,從步行街到貿業百貨,依然是一無所獲。不用說,看得上的衣服的價錢總讓她心理難以承受,而承受得了的實在是看不過眼;適合那些十幾二十歲的小姑娘的衣服倒是不少,花裡胡哨,前衛時尚,可是一穿在她近三十歲的家庭婦女身上實在是不合適,也有些失身份。買這些衣服不如穿自己那些雖過時但牌子不錯的舊衣服,她對自己說。正在這時收到劉雪婷的電話,吵鬧的商品市場讓她差點暈過去,大聲叫嚷了半天才弄明白對方的意思:如果彭一峰打電話給她,就說她和自己在一起與老同學聚會;如果晚了,晚上可能不回家了。

  彭一峰收到劉雪婷說和同學們相聚的電話後,極其生氣,可又不敢發作,咬牙切齒卻故意情意綿綿地說:“好啊,你玩開心點吧,我等你回來!”

  說完他便真的沖澡換了睡衣,邊看碟邊等劉雪婷,就算哈欠連天也不爬上床,似乎這屋子裡有誰在看著他打個什麼極有價值的大賭或是做一個什麼偉大的證明。實在撐不住時便去泡杯速溶咖啡,洗把冷水臉。他就想試試,當劉雪婷在半夜三更回家看到他這副樣子時會是一副什麼表情,會不會面露愧色心存愧疚。事實證明他這做法是極其愚蠢的,因為直到天亮,劉雪婷不僅沒有回家,甚至壓根就沒想到這世界上還有一個叫彭一峰的倒霉男人在她家等著她。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