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四(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卡裡面的錢算出個大概,一下子沮喪起來,這些漂亮氣派的銀行卡裡面,有的只剩一千來塊,有的甚至根本只有五十塊錢。可能誰也不信,月薪八千單身的她居然到現在存款不足一萬。每月按揭要去掉二千六,水電等要去掉一千,午餐和全月打的去掉一千,和朋友泡吧以及有時吃飯買單的錢最少兩千,用在服裝和化妝品上的錢倒是不多,但平均每月也要花一千,而過年的獎金和雙薪,從來都是為一年一兩次的國內旅行準備的,上班這幾年來,她已分別去了杭州、上海、海南、西安、廈門等幾個城市。

  想到她答應在情人節去北京看他的事,又想想自己癟癟的錢包空空的卡,劉雪婷哀歎不已!恨不得蒙上面去搶銀行。

  何韻輕輕抽出鑰匙推開門,用眼角瞄了一眼曾家遠,後者坐在沙發上看碟片,面前放著一杯白水,和他並排坐著的是幾本香港出的《便利》雜誌,雜誌上照例是那些千嬌百媚但卻惡俗的美女靚照,她進門,他連眼皮都沒眨一下,就好像壓根沒有進來一個大活人一樣,何韻進門前的愧疚心理瞬間煙消雲散,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他這副樣子她就來氣,可是有氣也沒處發,不聲不響地換上拖鞋進房間,輕輕地拉開梳妝台前的抽屜,三千五百塊人民幣。分文不多,分文不少,跟六年前第一個月他給她的家用一模一樣。這些錢裡的每一塊錢她都會好好計劃,八百塊用來交水電等等費用,七百塊用於兩人一個月的伙食費,或者有時候兩方面哪一方面失算,就在另一方面去收縮平衡開支。其他兩千塊,就算死了人她都會每月五號去銀行定期存起來,她是一個極其節約又會打算的妻子。對於一個年輕的女大學生來說,勤儉持家是多麼可貴的一種品質,對於一個嫁給家鄉人人羨慕的香港人的女人來說,在深圳一個月用一千五百塊開支出家庭所有費用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啊!有時候也會因為從來不在同學聚會或是朋友聚會中買單而有一些難為情,但更多的時候,她會為自己而自豪,為自己擁有這種居安思危未雨綢繆的想法而自鳴得意。

  嫁給曾家遠六個年頭,她存了十七萬多,這些錢裡不僅有每月家用裡存起的兩千塊錢還包括其他方式斂聚來的人民幣,比如說有一年她回老家,曾家遠給了她一萬塊,她回去只用了兩千五——當然,她會告訴曾家遠她用光了;有一次她把舊手機偷偷賣掉而告訴曾家遠她去市場買菜手機被小偷扒了,曾家遠給了她三千塊,她買了一隻一千五的手機,把剩下的一千五和賣舊手機的八百塊一起存起來了;有一次本來強壯無比的爸爸打電話給她,而她轉身憂傷地告訴曾家遠爸爸病得奄奄一息而弄到五千塊的“看病費”。生活中不乏意外的智慧和驚喜,就看你有沒有心。對於這些小智慧,她認為自己用得恰到好處且靈活非凡,對於劉雪婷的高薪,她也會羨慕,但她更相信各人有各人的命運。自從初來深圳求職受打擊,這些年在曾家遠的庇護下,她連去工作的想法都很少冒出來。她知道自己太平凡,不適合在競爭激烈的深圳找工作,只適合做曾家遠的妻子。做這個老男人的妻子。她不需要年輕,不需要化妝品,不需要漂亮的服飾——所以直到現在,她穿的依然是五年前曾家遠新婚前後為她買的那些衣服,也不需要激情——就算曾家遠九個多月不跟她說一句話,就算她千方百計也根本弄不懂曾家遠為什麼九個多月不跟她說一句話。

  然而,到了這個初五,她沒有存錢,確切地說她還在猶豫,她在照鏡子的時候看到了自己眼角幾條已有些明顯的皺紋,她需要買一瓶眼霜——雪婷早就叫她好好地愛護自已,但她從來不置可否,現在看來它那麼觸目驚心;她還要合適一點的潤膚霜或晚霜什麼的,這幾年她一直只用價廉量足的大寶,她的皮膚看起來又黃又糙;她還需要一套或兩套合身的內衣,雪婷跟她講她的幾百塊錢一套的內衣都是穿了一個半月就要扔掉的——因為內衣的正常壽命是兩個月,洗變形的內衣容易使身材變樣,而她的內衣從來都是在夜市的地攤上買的,不超過十五塊錢一件的胸罩,兩塊到三塊錢一條的內褲,而且從來都是在穿過一兩年之後變形變色得慘不忍睹才買新的來代替。李釗說她穿裙子肯定好看,因為她的腿非常勻稱又修長;李釗還說她的指甲非常漂亮,如果她涂上那種透明的亮亮的指甲油,當她伸出手來時一定非常誘人。而她自己更想買一對漂亮的鞋子,除了兩雙五年前買的皮鞋因聚會的需要偶爾穿出去,她只穿拖鞋和一些地攤買的便宜家常鞋。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