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三(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紫葡萄色夾克上衣,藍色牛仔褲,天然略帶捲曲的黑髮,當嘴角帶有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的范之勳出現在劉雪婷面前時,她詫異了一下,她沒想到他的外形如此出色,他跟大家打招呼,聲音深沉又帶有磁性,然後很自然地坐到劉雪婷的旁邊,就好像與她相識已有百年。何韻和李釗是早就認識了的,倒也沒有多大激動,兩對年輕人略略適應了一下開始的冷淡氣氛後,談話漸漸火熱起來,從天氣扯到政治,從深圳說到上海,從國內扯到國外,從海歸說到海待……范之勳話不多,但字字珠璣。咖啡廳快打烊時,范之勳動作麻利地掏出錢包買單。

  大方的男人不一定全都討人喜歡,但討人喜歡的男人毫無疑問會比較大方。劉雪婷不是個計較物質的人,但是她很看重男人掏錢的魄力。看著他站在氣色灰暗的何韻和不善言語的李釗旁邊那種淡定自在卻暗暗懾人的氣勢,隱隱有種說不出的自豪和舒暢感。

  何韻牽著小她三歲的小情人的手先離開,劉雪婷跟著范之勳走出玫瑰咖啡廳。他用手輕輕地扶她的腰,紳士但不曖昧,她本能地抬頭目測了一下他的身高,大約在一米七七到一米七八之間,她很喜歡這種距離,她一米六五。

  “我訂了威尼斯酒店,”他輕鬆地說,“你現在有節目嗎?如果沒有,去那裡坐坐?”

  一夜情!這是劉雪婷首先想到的詞語,在她還沒來得及做出明確回答時,范之勳已招手叫了輛的士,她不由自主地跟著他鑽進了車內。到酒店有二十幾分鐘的車程,兩個人除了似乎是心領神會地笑笑,沒有開口講任何話。

  “你很意外吧?我沒事先打招呼便殺到深圳來了。”進了酒店的套房後,范之勳關上門,轉身輕擁住劉雪婷,自然親密得像久別的情人,眼中有一種令人舒服的溫柔火花在跳躍。劉雪婷心跳得厲害,看對方的頭俯下來,微微地閉上眼,卻不料對方只是輕輕地吻了吻她的額頭,這讓她大感意外。

  “我現在覺得再也沒有那兩句你喜歡的口頭禪更適合你的了。”范之勳說。

  “哪兩句?”

  “無所謂和隨便,你全身散發著這樣的一種懶懶誘人的氣息。”范之勳輕輕拍了拍她的臉蛋,疼愛地笑著說。

  劉雪婷不好意思地笑笑。

  “是你先用浴室還是我先用浴室?”他在她耳邊輕聲地問。

  “你吧。”她說。

  這一晚,讓劉雪婷更加意外的是,當她沖完澡回到房間時,發現范之勳已在另一間房裡睡下了,像個大哥哥般地對她說:“雪婷,我有些累了,先睡啦!”剩下劉雪婷一個人在右邊的臥室裡對著電視發傻,弄不清狀況。

  何韻坐在淒冷的荔枝公園的一條長椅上瑟瑟發抖,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樣,似乎是成心虐待自己和李釗這個年輕男孩。她痛恨自己,特別是面對著對一切都表現得無所謂卻擁有優越條件的劉雪婷時更是如此,好像那種自虐的快感可以平衡她與劉雪婷之間先天條件和後天條件的距離。自己出生在湖南的一個貧窮山村,而她家庭富裕受盡寵愛;自己是別人見了一百次也記不住樣子的普通女子,而她是九四級本校有名的系花;同屆畢業的自己在深圳求職四處碰壁,而她一畢業便有學長為她引進深圳一家知名的公司,拿一份優厚薪水;自己為了不再回到那個貧窮的老家而嫁給一個香港老男人,而她只是輕鬆的一句玩笑話,她爸媽便急巴巴地送錢來為她付了一套百多平方米房子的首期款;自己除了老公外再也沒和其他男人上過床,而她不光在學校有驚人故事,踏入社會一樣信手拈來大把男人;自己委曲求全地面對著一個現在極其討嫌的大自己十五歲的男人,而她卻在昨晚一腳把自己暗戀多年無法接近的男人踢下床,並讓他在地毯上過了一夜。

  想到這些,何韻就止不住顫抖,心疼得好像無法呼吸一樣。然而,更悲哀的是,劉雪婷是自己最好最知心的朋友,無論自已怎麼掩飾和怎麼逃避,在深圳,除了潘淵,自己最貼近最關心最在乎的人便是劉雪婷了。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