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二(2)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的士佬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沉思,車價表上是:58塊,她拿出了50塊錢並告訴司機自己只有這麼多便不管不顧地下車了,如果不是這個時候沒有公車了,她是絕不會打的的。站在玫瑰咖啡廳門口,眼前各商舖張燈結綵,一片繁華,心裡不由感慨,如此美麗的日子,誰會相信兩個有自己男人的女子會互相廝守以求溫暖?劉雪婷一臉落寞懶洋洋地坐在靠窗的一個位子上,看到何韻,淺淺地笑一下,不熱烈也不顯得冷漠。她一向如此。

  “黑咖啡?”雪婷問。

  “好。”

  “我昨晚和潘淵做愛,然後一腳把他踢下床了,好沒意思哦!”劉雪婷懶懶地說,白嫩細長的食指和中指慢慢地夾起一枝煙,點著,姿態優雅,眼神迷離。

  何韻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斟酌了一下說:“既然你不愛他,為什麼要跟他上床?”

  “不知道,可能是生活太平淡了,也可能是太無聊了吧。”她吐出一個煙圈淡淡地說,瞇起眼笑看著何韻。她也問過自己這個問題,剛才坐在這裡的時候——不,以前也有過類似的情況,那都是在和不愛的男人上床之後的感覺。她不愛他們,可還是跟他們上床,甚至有時候還是主動去誘惑勾引他們。她很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如果她不喝酒,她永遠對任何一個男人都沒有一絲那種肉體上的衝動,可是一旦喝多點酒,很多男人都可以輕易成為她的床伴,甚至,在酒醉的時候有某些瞬間她都以為愛上了他們。

  “跟你老公還沒說話?”劉雪婷在煙灰缸邊輕輕地敲掉長長的煙灰,看它們在煙灰缸裡折斷,散開,她突然想起了小區裡昨天那個跳樓的女人。

  “是啊!”

  “你應該找機會跟他溝通,或是好好刺激他一下。”雪婷說。

  “怎麼溝通?怎麼刺激?”何韻苦笑一下。關於這件事她和雪婷已經討論過無數次了,每次都是老生常談毫無進展。“他從不打我手機,甚至沒問過我的手機號。我回去晚了他從不問我為什麼,我已經嘗試過三次坐在他面前真誠地與他說了兩三個小時,說得我自己都眼淚汪汪的,他卻無動於衷。有一次我哭得差點斷氣,可是他依然在我面前一言不發,好像我是透明人,我做好飯他就吃,我不做飯他也無所謂,靜悄悄地出去吃完快餐又靜悄悄地回來。不管冷熱他雷打不動地睡沙發,晚上不回來既不會給我打個招呼也不會給我任何解釋,昨天晚上,他就是夜裡過十二點才回來的,沖完澡就在沙發上睡了。今天大年初一,一切依然如故,我甚至有時想是不是帶個男人回去,可是看他那樣子,我想就算我和別的男人當他面做愛,他也可能視而不見……”

  “是不是他在外面有了女人?”劉雪婷問。

  “我也懷疑過,但不像,如果有了女人他應該總有一些改變吧?可是發現不了一點異常,我不知道他到底怎麼了。”何韻說。

  “離婚吧,我還是那句話,難道你打算一輩子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耗下去?”雪婷說。

  離婚這話從雪婷的口中說出來好幾次了,在這之前,何韻從沒認真想過這話的意義,而此時,在這本應閤家歡慶團聚的時刻,想到自已剛剛逃離的那冷冰冰的家,活死人般的曾家遠,“離婚”像一顆流星般在腦際劃過,讓她麻木的腦袋有片刻的光亮和希望。但也只是那麼一剎那,她又強迫自己甩掉這個念頭,“不行,我不能做忘恩負義的人。”她對劉雪婷堅定地說。

  “如若報恩,你給他的也足夠了。雖然他給了你經濟上的支持,幫你買了房子,給了你一份安定的生活,但你最年輕最美好的青春年華不是無怨地奉獻給他了嗎?最主要的是,你從來都沒愛過他。”

  “雪婷,我跟你不一樣,我是個重感情的人。”何韻苦笑著說。

  “可是光有感情沒有愛情,生活有什麼意思?”劉雪婷問。

  “愛情只是個摸不著看不見的東西,它到底存不存在都是個問題,我不會像你那樣過著虛無縹緲的日子。”何韻說。

  “懶得管你了,哎,好煩人,真想和彭一峰分手。”雪婷點燃了何韻來到後的第三枝煙。

  “你跟他分手能再找到對你這麼死心塌地又條件優秀的男人嗎?況且你也不小了,女人越大越不好找男朋友。”何韻道,“人要學會知足。”

  知足?雪婷鄙夷地掀起迷人的嘴角笑了笑,那神情猶如百萬富翁被人當成乞丐施捨了一個硬幣般的不屑。她和何韻永遠談不到一塊來,她們的人生觀、價值觀、道德觀、愛情觀完全的不同,可奇怪的是,兩個人卻是最要好最知根知底的朋友。劉雪婷有時候想到原因,之所以喜歡和何韻交流,不僅因為她們是同留深圳為數不多的大學同學之一,更因為她那奇怪的愛情和她那讓人難以接受的生活狀態吸引了自己。這就像一個聾子會和一個瞎子成為好朋友一樣自然,雙方從對方的畸形和缺陷裡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那份快樂及找回自己的自信。

  “我的一個網絡情人,”雪婷扣下手機的時候對何韻說,臉上突然有了一點笑意,“他說給我驚喜,沒想到現在在深圳了。他從北京趕過來的,陪我過大年初一,一個鐘頭後就會來這裡了,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女人永遠不會對自己過多知道別人隱私的事感到介意,但何韻猶豫了一下,從包裡摸出手機,“我給李釗打個電話試試,看他有沒有空。”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