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一(3)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我不想回家,隨便到哪裡休息一晚上吧。”她輕描淡寫地說。

  酒殘菜余,大家各自尋找大年夜的節目,潘淵帶著劉雪婷出了飯店,打電話訂了一家五星級酒店,她微微依著他,腳步好像有些飄忽,臉色極誘人,粉紅而柔和。在的士上她一直乖乖地倚靠著他,像只溫順的小貓,潘淵控制不住想去吻她。終於到了酒店,半拉半抱地帶她進了房間,輕輕把她放到沙發上,轉身去換拖鞋。劉雪婷眼神迷亂地看了他一眼,心想:

  如果他抱我進套房臥室的話,我就什麼都隨他,如果他不抱我進去,我得在沙發上睡一晚。

  酒精是罪惡!或者說酒精使人最快地走向罪惡!一位小說家說。

  潘淵在洗手間放了一泡因灌多了啤酒和白酒而憋脹了很久的尿,帶著慌亂而興奮的面色走出來,看到劉雪婷因酒而顯得紅撲撲的小臉,因酒而顯得比平時輪廓更柔軟更誘人的體態,也因酒而顯得更嬌媚和性感的樣子,沒有猶豫,大踏步走近,彎腰用力抱起她,把她抱進臥室的床上,邊吻她邊看她的表情邊為她除去衣物、飾品、鞋。

  “你愛我嗎?”劉雪婷邊躲避他的吻邊迷濛著眼睛曖昧地問,雖然她跟不少男人上過床,但從不跟他們接吻。

  “愛你,你知道我一直都愛著你。”她的樣子讓他很快便衝動起來,迫不及待地進入她的身體,又是那麼一瞬,空虛如潮水般襲來,慾望變成了莫名其妙的憂傷和孤獨,還有越來越濃的茫然和無助。閉著眼冷冷地感受他帶著酒意興奮地做完,她厭惡起來,自已和他以及身旁的一切都讓她憎惡到極點。還沒等他說什麼,她一把把身上的他掀到一邊,潘淵有些意外,略感受傷地爬下床去到洗手間弄乾淨了自己,試探著想親吻劉雪婷,可是劉雪婷假裝酒意發作,咕噥著一腳把他踢下床,於是,這個大年三十的夜晚,潘淵在酒店的地毯上睡了一夜。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