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深圳情人》一(1)

歐陽靜茹   
轉寄 列印

  這是一個比往年寒冷的大年三十。

  劉雪婷慵懶地靠在淺綠色布藝沙發上,修長筆直的雙腿隨意擱在圓皮腳凳上,哈欠連天地看著手機裡連綿不斷的賀年短信。除了幾個大學同學發來的短信,其他都是些跟大街上五塊錢一份快餐沒什麼區別的各色男人發來的。有神情委靡的所謂IT精英;面孔蒼白領帶筆直的白領;臉盤大得像大學宿舍裡的臉盆屁股小得像上衣紐扣的前男同事;一到深圳嗓子就高八度包裡長年累月不忘放免費避孕套的香港人;還有不知是陰是陽說話曖昧神經兮兮的網友。一個自我感覺超好的老男人在短信裡說:我在做,好累啊!

  劉雪婷回:頂住,別洩了。

  “有人跳樓啦!”突然窗外有人在尖聲大叫。

  劉雪婷的心“咚”地跳了一下,趕緊起身趿上軟緞面拖鞋跑到窗前,越過小區花園那些四季嬌艷的花花草草,看到小區寧昌閣樓前有一個穿著墨綠色衣服的身體,如爛布包般攤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很快,小區裡的許多窗戶和陽台伸出各種人頭來,發出各種於事無補的驚歎。有好事者已經圍上去,很快在跳樓人的身邊聚了一圈,更多的則是在自家陽台或窗前指指點點。劉雪婷本想下樓看看熱鬧,但想想自己穿著睡衣,罷了。而且跳樓實在不是什麼新鮮事,她來深圳五六年,已經親眼看過四個人跳樓。原因大同小異,不是為錢便是為情。於是便懶懶地倚在窗邊,看樓下那團人,聽小區陽台或窗裡面的人大聲地交流並猜測著。沒過多久,救護車過來把女人搬走了,小區清潔工拖了水管清洗血跡,人群散了。

  一切又恢復了女人跳樓前的樣子。孩子們在小區花園裡奔跑玩耍,時不時放一兩個鞭炮或煙花,樂得呵呵笑;從外面購物或忙碌的人回來,與三三兩兩還逗留說笑的人打聽跳樓者的事;一個新裝修的房間裡傳來震耳欲聾的歌曲聲《今天是個好日子》;各群樓大門懸掛的成對成雙大紅燈籠睜著熱情通亮的雙眼,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劉雪婷轉身,關上窗子拉下落地窗簾,順手拿起桌上的紫色發卡將長長的頭髮攏起,懶洋洋地走到臥室,慢吞吞地打開衣櫃,茫然地看著一大櫃各色各樣的衣服,待了半晌,又關上櫃門。迴首間,看到高大的穿衣鏡中自己纖瘦的身子,蒼白的臉,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愣下來,陡然記起自己失眠近一周了,這一周來,每天只睡二三個鐘頭。她不明白自已為什麼會失眠,她不缺錢,沒有失業,沒有失戀,不為生活瑣事煩心,沒有孩子拖累,沒有受到打擊,這種找不著失眠原因的感覺讓她很憤怒,然而卻找不到缺口發洩。就在這會兒,座機響了,是彭一峰,他是別人公認的她的男友,也是深圳一討人喜歡的公務員,據說喜歡他的女孩子排成排,劉雪婷不屑。

  “出來吃年夜飯吧,”他說,“爸媽都在等著。”

  “不想動,你過來吧,”她說,“我們好久沒做愛了,我想要。”

  想做愛的話是臨時想到說出來的,就好像貪玩的孩子手上不小心被點著的一串鞭炮的引子,看到鞭炮劈哩叭啦爆裂出美麗火焰來,乾脆就欣賞個夠。她和他同居三年,他給她的性愛,已沒有任何誘惑力,特別是對他千篇一律的調情動作和不善甜言的性格更是感到乏味異常。當初想到接受個老實人好過日子,現在看來和老實人並過不好日子,這個老實人除了讓她想生氣、發怒及沉默外,再也激不起她任何其他感情了。當然,偶爾有機會從別的男人床上起身時,她對他還是有一點愧疚感,但這種愧疚感絲毫不會影響到屬於她自己的快樂。

  二十分鐘不到,彭一峰掏鑰匙開門的聲音就傳來,她抬頭看他的時候,他那看似天生富貴的臉上有一種異樣的光彩,她朝他笑一下,他也回笑,像往常一樣合適的,有分寸的,優雅的笑。就是這一笑讓她感到厭惡。他脫鞋,除襪,又對她笑一下,然後去衣櫃拿他的浴巾,進浴室,關門,在裡面定住浴室門鎖的聲音。劉雪婷覺得自己要瘋了!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