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吻之印痕 06(1)

[韓]金明淑   
轉寄 列印

  女孩眼神極度悲傷,就連自己正在哭都不知道。

  “時宇,到浴室去看一下。”

  時宇那雜種皺著眉頭,慢慢地站了起來。照我的脾氣真想給他一拳,但想到這好像不是第三個人應該介入的事,於是在房間的一個角落躺了下來。我們學妺藝茵可能是有些擔心娜莉,在浴室門前不安地站著。

  過了一會,浴室的門開了,同時傳出了哭聲。時宇這雜種的表情比進去時更糟。藝茵馬上進去安慰著娜莉,而娜莉則反覆喊著“幫我叫時宇”,“幫我叫時宇”。但是,時宇那雜種好像沒長耳朵一般,繼續坐在酒桌邊喝他的酒,而藝茵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只好過來叫我。

  可能是哭得太厲害了,那女孩開始吐,但吐得十分辛苦。長長的頭髮好似要掉到便池裡面去了一樣,那姿勢看起來異常吃力。也許是真的很吃力,那女孩乾脆坐到地上,把頭髮往後攏了攏。我過去幫她輕輕地捶了捶背。

  好像吐夠了,娜莉在那裡坐著只是哭。那麼傷心嗎?為什麼那麼傷心啊?為什麼啊?不知道在旁邊看了有多久,我沒有想到從她背後看著他會有那麼心痛。

  娜莉呀,你很傷心吧?看著你傷心,我也很難過。你應該向我道歉,你知道嗎?因為我是男人,我不能哭,想哭都不能哭啊。

  再無法繼續看她的慘狀了,於是我直接出來,再次躺倒在靠牆的位置上。我知道我已經醉了,但神志卻異常清醒。我都快要氣瘋了。

  不知道這樣躺了有多久,我突然發現旁邊有人躺著。是娜莉。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過來的,在我的旁邊睡得正香呢。房間雖然很大,但有被子的位置只有這裡。大家都忙著喝酒,嬉戲。娜莉翻過身,面向我側躺著,還一個勁地把被子往自己懷裡拽。我和她面對面躺著,現在……。這臉,這手,曾經是那麼渴望的,那麼想撫摸的啊!在內心深處深藏著的慾望不知什麼時候已溜了出來,我的手已在撫摸那女孩的臉。大拇指輕輕摸了一下那女孩的腮。真滑啊!手又移向微微翹起的嘴唇上。手剛碰到嘴唇,就被輕輕咬住了。哈哈哈!曹娜莉,可別後悔啊?我的心猛烈燃燒起來。我喝得也夠多的,不自覺間闖了禍。別擔心,看的眼睛太多,當然不是大的事故,只是一些接觸性小事故罷了。

  首先,把她往我這邊拽了拽。娜莉的胳膊剛碰到我,就把我緊緊抱住了。哦!這女孩……將來可能會吃掉好幾個男人呢!!我笑著把我們中間夾著的被子拽出來蓋到了我們的身上。更正確地說是把被子蓋住,不讓任何人看到她。這時,賢英闖進來,吵著要吃夜宵。

  “喂,高約翰!快起來喝酒,死傢伙!”

  我沒有回答時宇的話,心想,與其和你們一起喝毫無營養的酒,還不如抱著娜莉睡覺呢!

  “哎,喂,高約翰!他媽的,還不快起來?

  “閉上你的臭嘴!他媽的,把她吵醒了怎麼辦?”

  這狗雜種,你要知道你今天運氣好。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看見了時宇痛苦的表情,可真讓人舒坦。

  狗雜種,前段時間,看著娜莉難過的樣子,我不止一次想過殺掉你算了,但念在朋友的份上……哼,我看我也瘋了。

  雖然心裡面這麼想,還是念在朋友的份上,我坐起來了。酒也不像酒,沒有任何味道。我醉了。就那樣,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又重新躺回了原位。我渾身燃燒起來,對,我喝多了。可能是因為被子蓋得太嚴,她渾身被汗濕透了,正輕輕地喘著氣。她的手摸索著,碰到什麼就抓什麼,是她睡覺的習慣嗎?幸虧被他抓住的是我的手,要是被她抓住的是那個,那可就慘了。哈哈!!抓住我的手之後,她好像安心了,嘴唇動了動,甜甜地睡著。

  “喂,約翰。哥要走了。”

  愛走不走,再也不會見你了,雜種。

  “喂,小子!哥真的要走了。”

  他一下子走過來,把被子掀起來。看到娜莉正握著我的手睡覺,有些吃驚,可能受到了一點衝擊,有好一會兒一動都沒有動。

  “哈哈哈!高約翰,曹娜莉,你們可真醜陋。”

  他瀟灑地笑著給我們蓋好被子走了。現在知道傷心了?狗雜種!在你身邊的時候對她好一點有多好?突然看他睡在別的男人的懷抱裡心情不好吧?我呢?光心裡面喜歡你,也挺可笑的,但我有一個原則,就算再喜歡,朋友的女人我是不會要的,但是,現在她不是任何人的女人。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