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吻之印痕 05(1)

[韓]金明淑   
轉寄 列印

  執……執行!這個著名的詞,真是好久沒有聽到了。以前上學受處罰時,對女生也說“頭腳著地,執行!!!”的這個傢伙現在真的成為了我的男人?哦!我感動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不能就這樣呆著啊,真是。我跳過去摟住了約翰的脖子。500下,真多啊。過了不知道多長時間,約翰君的嘴唇上流出了紅紅的東西,下嘴唇,天哪,人活久了還真是什麼都能見到!學長的下嘴唇都變青了。天哪,這事可怎麼辦哪?

  “喂,讓你親,又沒有讓你咬!”

  “所以你不高興了?你不是也在我脖子上畫了一個地圖嗎?哼!”

  話是這麼說,但想到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我還是害怕地不由得往後縮。

  “過來,往哪裡逃?還不快過來?”

  “要是你,你會過去嗎?啊!!!”

  約翰做出要吃人的表情,追了過來。我這邊躲一下,那邊躲一下,最終躲到了我的房間裡。千萬別來啊,哦哦,嚇死我了。

  “看你往哪裡逃?嘻嘻嘻”

  “干干幹什麼?你想幹什麼?”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被拋到了空中,落下,趴在了床上。剛想翻身起來,被強有力的外力壓得我不得不又重新躺下去。

  “你這個壞丫頭,看我給你點顏色看看。”

  甜甜的嗓音在我的耳邊響起。天哪,我們的進度是不是太快了點?儘管年紀是都不小了,但是交往才開始不到一天就……突然壓過來的嘴唇,有股血腥味,雖然想反抗,但也許是那血已經全部流到我的嘴裡去了,我有些暈,神志恍忽。

  深深的吻!與一般的親嘴不同,是舌與舌的接觸,啊,高約翰,這樣下去我想我會死的。現在叫我雍女我也沒話說。現在可以說是變態與雍女絕妙的相聚。哦,不知什麼時候,他的手已摸到我的胸部。啊,我都快瘋了。哦,我這一生都想就這麼過日子∼∼。我只聽到自己的呼吸聲。真是的,為什麼喘得這樣厲害?為什麼只有我喘得這樣厲害?!!

  門突然開了。

  “娜莉呀,你快看哪,這花,太漂亮了。哦,天哪,我,我可什麼都沒有看見啊。請你們繼續。”

  景恩捧著美麗的花籃愣在那裡。看都看到了還這麼說,看我不……?

  “我們會繼續的,請你出去好嗎?”

  “哦,我知道了。娜莉,我乾脆到外面逛逛好了,哈哈,一個小時夠不夠?”

  “一個小時?門都沒有。不行。”

  哦,別誤會,這可不是我說的。約翰君輕輕地躺到我的身邊坦然地說。景恩好像比我們還要不好意思,她跑這跑那,東找西找的,終於拿著外套,提著手提包出去了。還是我的朋友好啊,嘻嘻嘻嘻嘻!

  “哈,你就是雍女啊,哈哈,從昨天晚上開始我就知道了。”

  “昨天晚上?到底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

  我再回憶了一下,雖然頭痛得厲害,雖然疼得不能思考,我還是決定好好想一下。唉,我的腦細胞啊……

  “唉,怎麼也想不起來了。好像哪裡出了問題。除了被摔疼的記憶,什麼都想不起來了。昨天我很失態吧?”

  “不是,先不說失態問題,我可是挺盡興的。”

  “盡……興?”

  “有個人老是投懷送抱,沒有辦法,我也只好抱了。”

  “誰?誰?誰啊?”

  “你說是誰呀?還不是長得像小傻瓜似的曹娜莉。”

  “你說什麼?我怎麼著了?從一到十,全都給我著來。如果不說,你休想再碰我。哼!!”

  “喂,哪有這樣的?好,曹娜莉!你給我聽好了啊?”

  就這樣,我們回到一天前的情景。

  曹娜莉。那個女孩一個勁地在我面前強作歡顏。唉,心情真是糟透了。一年來不是忍得挺好嗎?為了不愛上朋友的女人,我忍得多辛苦!現在,我可以擁有你了嗎?

  我旁邊坐著就像馬上要散架的那個女孩。那女孩每次喝酒時,我都感覺好像是酒在喝她。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於是出來透透氣。天真冷啊。

  因為時宇那傢伙突然出現,那女孩搖晃得更厲害了。狗雜種,不能讓她幸福就算了,怎麼能這樣傷害她?我叼起一根香煙,點著火,但每吸一口,就難過,就氣自己不能陪在她的身邊。我決定什麼也不想,到遊戲室“打鐵拳”,又踢,又打。正玩著呢,聽到了哭聲,是很熟悉的哭聲。我轉頭一看,那個女孩在……哭。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