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吻之印痕 02(1)

[韓]金明淑   
轉寄 列印

  說我們大驚小怪?這還不值得大驚小怪嗎?

  “撲哧!”

  在所有人的眼球掉到地上之前,高約翰君首先笑了出來。這傢伙真是不可理喻,怎麼會說得這麼理直氣壯?“第一次看到吻痕?”這句話讓所有的人愣住了。我呢,只有傻笑的份。啊,對了,胃可真難受。腸子好像擰勁了,胃裡面翻滾得厲害。

  從冰箱中拿出冰水咕咚咕咚地喝了起來。啊!不行,這一喝水不要緊,把胃裡的東西全都鉤上來了。趕快跑到洗手間,把手放到嗓子眼,把胃裡的東西吐了個乾淨。哈哈!藝茵教的這一著還真靈。大概是脾胃有些虛,看到吐出的東西我忍不住又吐,又吐,我就這樣吐啊吐啊,直吐到吐黃水為止。唉,從一大早開始捧著便桶費了半天勁,全身就像散了架一樣。我艱難地站起身,擰開水龍頭,對著鏡子發愣。

  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吻痕!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怎麼什麼都想也起不起來呢?頭痛得越來越厲害了,真是煩死了,到底昨天發生了什麼事?知道到底怎麼一回事才能想出對策啊,真是的。隨便洗了洗,我走了出來。是酒把我吃了,是酒把我吃了,媽的!!

  “娜莉呀,還好嗎?吃點東西吧?”

  高約翰那傢伙突然這是怎麼了?一直叫我小傻瓜的傢伙怎麼突然改口了?哼!!

  “還好什麼呀,喝得什麼都想不起來了。現在什麼都不想吃,可能吃什麼得吐什麼了,哦!想吐!”

  哼,話誰不會說啊?大概收拾了收拾,我走出了汽車旅館。深冬季節,北風呼嘯。我就不是能受束縛的人,毛衣圍巾我一個都沒有,也從來就不穿。可今天不行,這脖子……怎麼辦呢?

  “載炫,借你的圍巾用一下。給娜莉蓋蓋脖子。”

  什麼時候叫過我娜莉呀,怎麼今天老是娜莉娜莉的?真噁心。哼!!!

  “沒事,我沒事。”

  “我有事。女孩子家得了感冒怎麼辦,天天這樣露著光脖子?”

  “我不喜歡受到任何束縛。”

  “在我發脾氣之前給我乖乖地圍上。”高約翰幫我圍著圍巾。咳咳!你圍得太緊了,死傢伙。約翰說他正好到我家附近辦事,把我送回了家。在門廊前向他揮揮手之後走進了房間。房間裡沒人。景恩———我的“生活伴侶”也不知道哪去了。站不住了,順勢坐在了桌子上。

  叮呤呤呤∼∼

  “喂,樸景恩。你那是哪裡?哥哥都快要死了,還不快來?”

  (死什麼死啊?夜不歸宿的主。)

  “我夜不歸宿又不是一次兩次。真是囉嗦……”

  我經常這樣逗她。

  (啊,不管,不管,被你爸爸知道了,我就死定了。以後小心點,壞傢伙。)

  “啊∼∼,我的好朋友啊∼∼∼,好餓啊,可家裡無米下鍋啊,嗚嗚嗚。”

  (這死傢伙,想吃什麼?快說。現在就坐公共汽車過去。)

  “方便麵,其它的什麼都不想吃。我只吃虎牌方便麵,不要忘了啊?對了,我給你看一樣東西,快點來啊?”

  (還挑?知道了,等我。20分鐘以後到。)

  哦,我可有救了。胃裡難受,弄得渾身沒有勁。唉呀,我的關節,好痛啊!剛放下電話,電話鈴又響了起來。

  靜靜的夜啊∼∼∼∼,聖潔的夜∼∼∼∼是約翰學長。唉,這時代真是進步了,光聽鈴聲就知道是誰,呵呵呵……

  “喂?”

  (嗯,我是學長。出來一下。)

  “啊?好的。”

  怎麼突然叫我出去?還沒有走嗎?

  悄悄開了門,高約翰背著手站著,真是帥呆了!

  “還沒走呀?”

  “把圍巾解開。”

  不分青紅皂白就讓解下圍巾,好像忘記了是自己給我圍上的,而且是緊緊的。什麼呀?看到他那凶狠的模樣,我乖乖地解下了圍巾。他抬起一隻手把我手中的圍巾搶了過去,輕輕地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另一隻手從身後變出一個非常漂亮的伯帛麗圍巾,輕輕地繫在我的脖子上。

  “啊,學長,這是什麼?不是伯帛麗嗎?很貴的。”

  “噓∼∼∼,別說話。”

  哦,那個超人高約翰學長哪裡去了?現在的這個是他嗎?看在長得帥的份上才不和你計較的。但說實在的,這句反常的話其實與他蠻相配的。我面前的學長彎著腰,眼睫毛低垂著,正溫柔地給我圍著圍巾。這場面簡直就像是電影裡的一個鏡頭。哈哈,哼!給我送這麼貴重的禮物,看來學長大概是知道自己做錯了。但他又是什麼時候去買的呢?哦,頭痛!不想了,不想了。腦袋裡好像響起了鐘聲,叮叮叮叮……哦!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