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吻之印痕 01(1)

[韓]金明淑   
轉寄 列印

  “謝謝您送我回家。你到家了嗎?”

  “謝什麼。我也正好要到那邊去拿份檔案。怎麼樣?還難受嗎?”

  “嗯,還很難受。昨天的事我一點都想不起來了。”

  我一手拿著話筒,一邊端詳著鏡中的自己。脖子中間那大大的吻痕格外醒目,我用手撫摸著。失戀兩個月。好像又可以戀愛了的感覺把自己嚇了一跳。本來以為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戀愛了。

  “啊,時宇來了,快坐。”

  眼前的他白皙的臉龐,深深的酒窩,笑得是那麼瀟灑。在這個世界上我最愛著的,確切點說,在兩個月前還深愛著的他,就這樣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

  “今天是我們小傻瓜的生日,大家也難得聚在一起,來,我敬大家一杯。”約翰學長說道。這一段時間,約翰學長一直充當著我的酒友,今天還專門為我準備了生日派對。在過去的兩個月時間裡,我一直過著放縱的生活,幾乎每天都泡在酒缸裡。其實,這不關約翰學長的事,以我的個性,就算他不陪我,我也會這麼過。唉,也不知道應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這樣的生活使我的酒量出現了一個飛躍。因為昨天喝得實在是太多了,今天本來不太想喝,但這個勸,那個灌,不知不覺已下去了兩瓶。

  剛才還好好的,可酒勁一上來,眼淚也止不住要流出來了。為了控制住眼淚,我一杯接一杯地喝著酒。約翰學長和時宇君可能很久沒有見面了,正你一杯我一杯地喝著,根本顧不上我。高中時代的同學、學長、朋友們在這個啤酒屋的貴賓房裡忘情地說著話,完全忘記了今天聚會的目的。難道今天是你們過生日?就只顧自己玩,誰來陪我?

  面對兩個月以來朝思暮想的人,還要裝作若無其事,我覺得快要崩潰了。這麼狼狽,這麼悲慘,我怎麼淪落到這般田地?對自己說了一千次,一萬次,分手應該乾乾淨淨,決心下了又下,可一轉身,心又揪成了一團。這就是我,小傻瓜。就像我的名字一樣。曹娜莉,你醒醒!!!(小傻瓜和曹娜莉的韓國語發音相似———譯者注)

  因為喝得實在是太多了,最終,我還是做了絕對不該做的事。在人群中,我晃晃悠悠地走出了酒吧。

  “哈,什麼啊?”

  “……”

  他劈頭蓋臉,上來就說“什麼啊”,時宇君……不對,現在應該叫學長了吧?一句“什麼啊”,讓我無言以對。我緊閉著嘴唇盯著自己腳前的地。

  “還有話要說嗎?”

  “沒有。對不起,把你叫出來,對不起。”

  時宇君的那句“還有話要說嗎”,把我要說的話“吃掉”了。

  啊,對了,這個人是因為討厭我,而拋棄的我,我怎麼笨得連這個都忘了?應該笑,應該笑著忘記,但與大腦指揮的相反,我已經開始跑起來了。

  “喂,喂,為什麼走這麼快?這麼冷的天,你上哪去?”

  “為什麼跟著我?現在時宇君,不是,時宇學長,現在時宇學長好像不該管我,不是嗎?”

  “……”

  他媽的,死掉算了。都時宇,把這個曾愛上都時宇的人殺掉算了。

  再次走進酒吧,暖風吹過來,酒精重新開始發揮它的威力了。

  “啊,真是的,心情可真糟!”

  我有氣無力地走過去,一下子倒在了約翰學長旁邊的座位上。我感覺分明是醉了,可是,喝得越多,大腦卻越清醒。我已經喝到無法動一下手指頭或嘴唇,但為什麼反反覆覆說的還是那句“我要喝酒,我要喝酒!”?周圍人聲嘈雜,我感覺好孤獨。這麼多的人竟然沒有一個人關心我,哈哈,小傻瓜,心情好吧?是吧?

  “大家靜一靜,現在想回家的人回家,想玩通宵的人我們換個地方,好不好?我們像上高中時一樣在汽車旅館喝個痛快吧?”

  約翰學長就像個領導,很會把握氣氛。

  “藝茵照顧小傻瓜跟過來,載炫和星雲當然要過來。還有人要去嗎?”

  “賢英說她工作結束之後凌晨來找我們。我也去。”

  時宇的話讓我心裡一陣陣抽搐。

  大家兩手都拎著一大堆燒酒、啤酒和干的下酒菜,打開了汽車旅館豪華間的門。

  “還是貴的房間好啊,這麼寬敞。”載炫學長感歎道。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