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朱元璋》第二章(1)

張笑天   
轉寄 列印

  偷饅頭給窮夥伴吃,也能“勝造七級浮屠”?大和尚、小和尚討論帝王之道,是否僭越?

  一

  佛性大師再偏愛朱元璋,在知客僧等人交相攻訐下,佛性不得不把朱元璋叫到他的經堂裡來訓誡。朱元璋聽他的話倒是如同過耳山風,他的注意力全在掛在牆壁上用蠅頭小楷工筆抄寫的經文上,那功夫叫人浩歎,他知道那是佛性日積月累的書法整合,不知是讚美師父的虔誠向佛對,還是讚歎他的一手好字對。

  佛性抹搭著眼皮,在教訓朱元璋:“貧僧問你,偷竊齋食,犯了哪戒?”

  朱元璋詭辯,十戒中沒有齋食呀,只有不偷盜。

  佛性用力敲了一下鎮尺,說:“竟敢巧言令色!”

  朱元璋說:“師父不是教弟子時刻不忘行善事嗎?今見有人快餓死了,拿了寺裡幾個饅頭活人一命,不是勝造七級浮屠嗎?”

  佛性說畢竟也應當告訴管事的一聲。他的心地固然善良,但須知,寺中也快斷糧了,如今天下大旱,又是蝗瘟肆虐,饑民遍地,有誰還肯施捨於寺院?從明天起,皇覺寺一天只能管僧眾兩頓粥了,倘連粥飯也不可得時,貧僧也就無能為力了。

  朱元璋調皮地問佛性,二十大棍還打不打了?

  佛性不過應個景而已,並不想認真調教他,便揮揮手,讓他走。朱元璋面帶得意之色地斜了一眼敬陪末座的空了,走了出去。

  空了埋怨長老太寵著他了,擔心日後他不知要幹出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來呢。

  佛性說朱元璋本不是檻外人,給他一口飯吃,為蒼生養一英雄,也是佛門善舉。

  空了不明白長老何所指,怔住了。難道朱元璋日後會發跡嗎?不然佛性對他的忍耐、寬容和庇護實在是講不過去的。

  那以後,佛性發現朱元璋愛看雜書,不管什麼書,不分良莠,拿過來就如饑似渴地讀。而且總是來找佛性探討,提的問題不俗,有見地,當然都很刁鑽。

  佛性喜歡他求知的精神,便從頭教他四書五經。從前朱元璋家境好的時候,念過三年書,底子不厚,但悟性驚人。不知為什麼,佛性總是固執地認定,這是個日後必定騰達、不同凡響的人物。

  這一天,佛性帶一本《韓非子》來找朱元璋。其時朱元璋正在大雄寶殿如來佛前看經卷,從窗外看,朱元璋極為投入,連佛性很重的腳步聲都沒能驚擾他。

  朱元璋置身於香煙繚繞、經幡重重的釋迦牟尼像前,左手執經卷,右手握著木魚槌,想起來就敲幾下。由於看得入神,連佛性大師進來他都沒發覺。佛性見他看的是《金剛經》,就說:“想不到如淨如此專心致志地讀經了,可喜可賀呀。”

  朱元璋忙合上經卷,站起來長揖。

  佛性早發現經卷裡夾著別的書,已露出邊角來。他伸手拿在手中,抖出裡邊的夾帶,原來是一本《玉壺清話》。

  佛性說:“好啊,你敢在佛面前鬧鬼!貧僧將就你,你也得將就貧僧啊。”

  朱元璋也覺得有愧,對不住佛性,就說:“弟子再不敢了。實在是因為經書味同嚼蠟,怎樣用心也看不進去!”

  “又胡說。”佛性說,“看不進去,是你淺薄,沒緣分。”他抖動著那卷《玉壺清話》,說:“這是專門寫宋太祖軼事的帝王之書,你看這個做什麼?”

  朱元璋不免眉飛色舞起來,他有他的獨到見解,宋太祖為什麼成為一代明君,這本書裡藏有真諦。對人要寬容、仁愛,得人心方得天下。

  “這與你當和尚何干?”佛性說。

  “只是看看而已。”朱元璋講起書中的一段,宋太祖即皇帝位,有一回見了周世宗的幼子,問是誰,宮嬪答是周世宗的兒子,太祖問從人該怎麼處置?

  佛性替他說了下面故事,趙普主張殺掉,潘美不言可否。

  “原來師父也看過,”朱元璋說,“不只是徒弟一人不守佛規呀。”

  “又胡說。”佛性說自己是入佛門之前看過的,沒忘而已。他問朱元璋,知道趙匡胤為什麼不殺周世宗兒子嗎?

  朱元璋認為一是仁愛之心,二是廉恥之心。宋太祖不是說了嗎?即人之位,再殺人之子,天理難容。所以他讓潘美收養了這孩子。

  佛性又說了趙匡胤寬厚仁慈的另外一例。有一次吃飯,在碗裡看到一條蟲子,當時侍者臉都嚇白了,御膳房的人都是死罪呀。但趙匡胤對他們說:千萬不要讓御膳房的人知道吃出蟲子的事,要不然他們會心上不安。

  朱元璋不禁點頭三歎:“只有這樣,才能有天下。”說這話時,眼裡閃閃發光。佛性顯然注意到了。他說:“你知道趙普這個人嗎?”

  是宋太祖的賢相啊。朱元璋當然知道。

  佛性稱讚趙普施行的也是仁政,他的名言是半部論語打天下,半部論語治天下,全夠用了。

  朱元璋稱趙普是孔明、張良一流的人物,得之則得天下。

  佛性不無揶揄地問:“你想結交這樣的賢人嗎?”

  “沒緣分啊。”朱元璋說,“一個出家人,更不需要了。”

  佛性說他倒知道幾位曠世奇才,號稱浙西四賢。

  朱元璋急不可耐地問都是哪幾個?

  佛性告訴朱元璋,四賢中尤以劉基、宋濂為優。這劉基是兩榜進士,當過縣丞,後來做過江浙儒學副提舉,他看到朝廷腐敗,恥於為伍,便回到青田老家去隱居了。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