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1章 後花園埋珠寶 北京城避兵災(3)

林語堂   
轉寄 列印

  姚大爺是個博學之人,同情變法的光緒皇帝,認為義和團的行動愚蠢無知,危險有害,不啻兒戲,不過此種看法只是暗自藏在心中而已。他也有他“反洋”的道理,那就是教堂是仗恃洋人優越的武力保護之下的洋宗教的表現。他頭腦清楚,不附和義和團的無知胡行。他家僕人羅大與羅東兄弟避亂唯恐不遠,深以遇到這樣的主人為幸。

  北京城裡發生了戰亂。德國公使克林德在街上為董福祥的甘軍所殺。使館區東交民巷受了包圍,洋人駐軍已經自衛了兩個月,正等待聯軍自天津來援。慈禧太后的寵臣榮祿,奉命率領禁衛軍要去攻打使館區,但是他心裡頗不以為然,他暗中通知使館早做防衛。東交民巷附近的民房已經夷為平地,南城各街道全已燒燬。北京城與其說是仍在朝廷手裡,莫如說是遭受了拳徒的控制。甚至於家家必不可缺少的水夫與糞夫,若不用他們的紅黃巾包頭,也不許去挑水擔糞。

  在這一段期間,姚大爺始終不打算搬家避難。他所答應的只是把家庭的大洋鏡子,和由於好奇而買的西洋伸縮型望遠鏡毀了而已。他的住宅離那遭受毀滅的地區較遠。他太太勸他逃離災區,免遭殺害搶劫之禍,他卻充耳不聞,想也不肯想。城外四鄉都是軍隊。姚大爺認為一動不如一靜。他相信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要聽天由命,要逆來順受。

  他的安靜淡漠引起太太無限的反感。太太責備他是存心住在那兒與他收藏的古玩書籍庭園共存亡。可是聯軍已經快接近北京城,真是怕有搶劫焚燒的災難了。他太太向他說:“你若不在乎你的一條命,你也想想孩子。”

  這話的力量打動了他的心,不過他仍然說:“你知道在路上難道就會平安無事嗎?”

  在七月十八下午,他們決定出走。姚大爺想,他們若雇得到騾子車向南走,先到山東的德州,大概是八九十裡地遠,那就平安無事了。新任的山東巡撫已經用武力把拳徒驅逐出境,所以他能在山東省內保境安民。拳徒原本發源於山東,因此幾個“教案”都在山東發生,其中一件就構成了後來把青島租給德國,並把山東巡撫毓賢撤換。

  新任巡撫袁世凱,一天把一個義和團首領傳入衙門,要試一試他的道法如何。他讓十個拳徒站在一排,面對著手持來福槍的一班士兵。一聲令下,一班士兵開了槍,說來奇怪,十個拳匪卻沒受傷,事實是來福槍沒上子彈。拳徒首領得意洋洋,不可一世,大聲喊道:“你看!……”說時遲,那時快,巡撫大人自己掏出手槍,把十個拳徒一一打死。這樣就肅清了山東的拳徒。不久,略予清剿,拳徒就都溜到直隸省去了。

  穿過天津逃難是辦不到的,因為北京若是個修羅場,天津就是個大地獄,而且路線要經過戰場。由天津往北京的難民說沿著運糧河交通壅塞,達數裡之遠,船一整天才走半裡路。所以他們先要走旱路到山東邊境的德州,然後再坐船走運糧河。又因為在北京永定門外有“混混兒”,他們必須取道盧溝橋,到涿州,再折往東南。

  由德州到運糧河,再到上海杭州,倒是平安無事,因為東南各省的清廷大員都與西方外交使節團的公使簽有協定,要保持地方秩序並保護外僑的生命財產,所以拳徒之亂只局限於北方。

  在前幾天,姚太太問姚大爺:“咱們什麼時候兒走?”

  丈夫回答說:“後天。必得雇騾子車呀。也要多少整理點兒東西帶著。”

  姚太太既然說服了丈夫,現在又為整理東西發愁了。

  她不由得喊道:“一天的工夫我怎麼收拾得完呢?那麼多箱子、地毯、皮衣裳、珠寶——還有你的古玩。”

  姚大爺只是淡然答道:“不必管我的古玩。房子就這麼擺著吧。不必收拾東西帶著。只要帶幾件夏天的衣裳,帶點兒銀子做路費就夠了。這不是出去玩兒,這是戰時逃難。留下羅大跟另外幾個用人看家。也許拳徒會來搶,也許官兵來搶,也許洋兵來搶。房子也許會整個兒燒個光。帶地毯箱子有什麼重要。要能逃去,就算逃了;要逃不了,完了就完了。”

  太太仍然說:“那些皮衣裳跟珠寶呢?”

  “咱們能雇到多少車呢?光是男男女女就要佔五輛車。能不能雇到五輛車,還不敢說。”

  後來,他把羅大叫到客廳。羅大在姚家已經有些年了,是姚太太娘家村裡的一個遠房親戚。主人知道羅大的為人,是可以把全家托付給他的。

  姚大爺說:“羅大,明天你跟我一起裝點兒東西:瓷器,玉器,跟字畫的精品,裝好之後藏起來。不過閣子,架子,還照樣擺著。若有盜賊強人進來搶,不要抵抗,任憑他們拿。不要為不值什麼錢的東西去拼老命,不值得。”

  他又告訴內兄馮舅爺明天去弄點兒金子銀子來,整錠的,零碎的,好預備路上用。馮舅爺在他家是照顧家事,又管他家藥鋪茶葉店的生意。馮舅爺還得去拜訪一位太醫,看能不能找點兒官方的關係,一路上好有官方保護。

  在萬籟俱寂的夜晚,姚大爺獨自睡在西南跨院兒的書房裡,起來喚醒羅大。他告訴羅大點上燈籠,隨他到後花園兒去,帶著一個鏟子,一把鐵鍬,告訴他要靜悄悄,不要出聲。兩個人,老主人,老僕人,帶著六件周代與漢代的青銅器,幾十件玉器,刻印的石頭,都是主人親自細心裝在檀香木箱子裡的,都埋在花園兒裡一棵棗樹下。燈籠的光亮與夏夜的星光之下,主僕二人忙了一個半鐘頭。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