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1章 後花園埋珠寶 北京城避兵災(1)

林語堂   
轉寄 列印

  光緒二十六年七月二十日早晨,北京東城馬大人衚衕西口兒,橫停著好些騾子車,其中有幾輛一直停到順著大佛寺紅牆南北向的那條衚衕。趕騾子車的都起身早,天剛破曉就來了。大清早晨就在那兒喊喊叫叫的。其實這些趕大車的一向如此。

  羅大是五十來歲的老年人,是這一家的管家,雇了這些騾子車,是準備走遠道兒的。他現在正抽著旱煙袋,看那些騾夫們喂牲口,一邊吵吵鬧鬧地開玩笑,從牲口取笑到牲口的祖宗。再沒話可說了,就取笑到他們自己頭上來。

  一個騾夫說:“在這種年頭兒,誰知道趕了這趟車回來是死是活呢?”

  羅大說:“趕這一趟車,你們賺錢不少。拿一百兩銀子就可以買一塊田地了。”

  那個騾夫卻回答說:“人死了,銀子還有什麼用?哼,那些洋槍子彈可不講交情,一顆子彈穿進腦袋瓜子,就彎著辮子躺在地上,成了死屍一條了。瞧瞧這騾子的肚皮、肉能擋得住子彈嗎?可是有什麼法子,總得到外頭掙碗飯吃啊。”

  另外一個騾夫插嘴說:“也難說呀。一旦外國兵進了城,北京也就住不舒服了。拿我來說,我倒願意離開這兒呢。”

  太陽從東方升起來,照著那座宅第的大門,巨大梧桐樹的葉子上,晨間的清露珠光閃耀。這棟房子便是姚家的住宅。大門口兒並沒有堂皇壯觀的氣派,只不過一個小小的黑漆門,正中一個紅圓心,梧桐的樹蔭罩蓋著門前。一個騾夫正坐在安在地上的一塊方厚的石頭上。晨光雖然是清爽宜人,看來又是一個晴空萬裡的炎熱天氣。樹下安放著一個不大不小的茶缸,是夏天施給過路人解喝的,可是這時候兒那茶缸還空著。看見了這個茶缸,一個騾夫開口說:“你們東家是個大善人哪。”

  羅大回答說:“世界上再沒有比我們東家更好的人了。”他手指了指門柱旁邊貼的一張紅紙條兒,可是騾夫不認識上面寫的是什麼,羅大告訴他們說:“上面寫的是贈送霍亂、痧症、痢疾特效靈藥。”

  那個騾夫猛然想起來,他說:“這倒很有用。你最好拿點兒給我們,在路上也放心。”

  羅大說:“你跟我們東家一路上走,還用擔心什麼藥?他老人家身邊兒帶著,和交給你帶還不是一樣?”

  騾夫們於是想探聽這個行善人家的情形,可是羅大只告訴他們說,他家主人是一家藥鋪的東家。

  不久,東家老爺姚思安出來了,看一切齊備了沒有。他有四十來歲,短粗身材,結實健壯,濃黑的眉毛,眼下微微鬆垂,沒留鬍子,頭髮烏黑。走起來顯得年輕沉穩,步伐堅定,身子筆直,顯然是武功精深的樣子。若出其不意,前後左右有人突襲,他必然會應付裕如。一腳在前,堅立如釘,後腿向前,微曲而外敞,完全是個自衛的架式,站立得四平八穩,萬無一失。他向車伕們招呼了一下兒,一眼看見那個茶缸還空著,便囑咐羅大,他出門兒以後,要天天和平常一樣,茶缸裡的茶不許斷。

  騾夫異口同聲地說:“老爺真是大善人!”

  他進去之後,隨後走出來一個美麗的少婦,一雙金蓮兒,纖纖盈握,烏油油的髮髻,鬆鬆地輓著,身穿一件桃紅的短褂子,寬大的袖子,鑲著三寸寬綠緞子的滾邊兒。她跟騾夫們說話,灑脫大方,絲毫沒有一般少婦的羞怯樣子。她問了問車伕們是否餵過了牲口,然後進去不見了。

  一個年輕的騾夫讚歎說:“你們東家老爺真有福氣!真是善有善報。您瞧,這位漂亮的姨太太!”

  羅大說:“爛掉你的舌頭!我們老爺從來沒有姨太太。這位姑娘是他的乾女兒,還是個寡婦呢。”

  那個年輕的騾夫嬉皮笑臉地打了自己一個耳光兒,別的騾夫都笑了。

  不久,走出來一個僕人和幾個漂亮的小丫鬟,大概由十二三歲到十八九歲的年紀,抱著被褥包袱、小壺等東西。騾夫們看得呆了,可是再也不敢品頭論足隨便亂說了。後面跟著一個約摸十三歲的男孩子。羅大告訴他們說,那是小少爺。

  這樣亂哄哄過了半個鐘頭,這個將有遠行的家屬才走出來。

  那個美麗的少婦也在中間,她帶著兩個小姑娘,都穿得很樸素,白洋布小褂兒,一個穿綠褲子,一個穿紫褲子。富有之家的千金小姐和丫鬟的分別,只要看態度是否從容雅靜,就很容易辨別出來。現在那少婦拉著那兩個小姑娘的手,從這一件事上看,便使騾夫明白那兩個小姑娘是千金小姐。

  所以那個年輕的騾夫搶上前去說:“小姐,請坐我的車吧。他們的騾子不好哇。”

  大小姐木蘭想了想,暗中比較了一下兒。另一輛車的騾子瘦小一點兒,可是那個騾夫卻長得較為和善;而這個年輕騾夫的頭上還生著瘡癤。其實木蘭在選擇車輛時,不是看騾子好壞,而是取決於騾夫的樣子了。

  在人的一生,有些細微之事,本身毫無意義可言,卻具有極大的重要性。事過境遷之後,回顧其因果關係,卻發現其影響之大,殊可驚人。這個年輕車伕若頭上不生有瘡癤,而木蘭若不坐另外那輛套著小騾子的轎車,途中發生的事情就會不一樣,而木蘭一生也不同了。

  在紛亂當中,木蘭聽見母親責罵丫鬟銀屏,那時銀屏在另外一輛車裡,因為銀屏濃施脂粉,衣服穿得太鮮艷。在大家面前,銀屏自然覺得太難為情。青霞是個十九歲的丫鬟,扶著太太上了車,正暗中微笑,暗喜聽了主人的話,此行沒敢打扮得花枝招展。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