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兄弟(下) 三(3)

余華   
轉寄 列印

  “李光頭,你真的是……”

  李光頭鎮定自若地糾正宋鋼的話:“是李廠長。”

  “李廠長,你真的是李廠長啦!”

  宋鋼興奮地叫著在屋子裡蹦跳,嘴裡一聲聲叫著“李廠長”,捏著飯菜的拳頭對準李光頭的胸膛接連捶打了三拳,拳頭裡的飯菜飛濺出來,飛濺到了李光頭的臉上。李光頭抹著臉上宋鋼嚼過的飯菜,哈哈笑個不停。宋鋼的拳頭還要往他胸膛上捶打,李光頭跳起來躲閃著宋鋼的拳頭。就像宋鋼提著旅行袋從鄉下回來時那樣,兩個人蹦蹦跳跳地在屋子裡嬉笑打鬧,這次是宋鋼追打李光頭,李光頭滿屋子亂跑躲閃著宋鋼的拳頭。他們把椅子凳子全部碰倒在地,把桌子也撞斜了,碗裡飯菜全潑在了桌子上。宋鋼這才收回了自己的拳頭,想起來拳頭裡還沾有剛才吐出來的飯菜,他拿起抹布擦了擦手,將潑在桌子上的飯菜收拾到碗裡,又把倒地的椅子扶起來,然後對著正在笑著喘氣的李光頭做出一個“請”的動作,對李光頭說:

  “李廠長,請吃飯。”

  李光頭喘著氣搖著頭說:“我堂堂李廠長要吃三鮮面。”

  宋鋼眼睛一亮,揮一下手說:“對,吃三鮮面,慶祝一下。”

  宋鋼不屑地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飯菜,拍著李光頭的肩膀走出了屋子,鎖上屋門向前走了幾步後,宋鋼又站住了,他問李光頭三鮮面要多少錢一碗?李光頭說三角五分錢一碗。宋鋼點著頭又走回到了屋門前,貼著屋門解開了褲子,手在內褲裡摸索了一會,摸出來了七角錢,放進上衣口袋後,神氣地向前走去了。宋鋼一邊走,一邊對李光頭說:

  “你現在是廠長了,我是廠長的哥哥,我不能再當著別人的面去褲襠裡摸錢了,我不能讓我的廠長弟弟丟面子。”

  兄弟倆像是凱旋的英雄走在我們劉鎮的大街上,李光頭手裡還捏著那張任命檔案,宋鋼兩次停下來,要求李光頭把任命檔案再給他看一遍,宋鋼站在大街上朗誦似的大聲讀著任命檔案,讀完後由衷地對李光頭說:

  “我真是太高興了。”

  兄弟倆走進了人民飯店,宋鋼剛跨進飯店的大門,就對著櫃台裡開票的女人喊叫起來:

  “兩碗三鮮面!”

  宋鋼走到開票的櫃台前,從上衣口袋裡摸出了準備好的七角錢,重重地拍在了櫃台上,把裡面開票的女人嚇了一跳,她嘟噥著說:

  “才七角錢,就是十元錢也用不著這麼使勁。”

  兄弟倆吃完了三鮮面,滿頭大汗地往回走。一路上李光頭三次展開任命檔案給認識的人看,宋鋼兩次站住腳朗誦了兩遍。回家後宋鋼要求他來保管任命檔案,他怕李光頭以後會弄丟了。李光頭聽了宋鋼的話以後,滿臉的陶局長表情,滿嘴的陶局長語氣,李光頭說:

  “你真是不懂規矩,這檔案是要拿到組織部備案的,我現在是國家幹部了。”

  李光頭的話讓宋鋼更加欣喜,他覺得自己的這個弟弟真是了不起,他把任命檔案捧在手裡,要把每個字都吃下去似的讀了最後一遍。讀完後想到以後再也看不到這個任命檔案了,宋鋼滿臉的遺憾,隨即他靈機一動,立刻去找來一張白紙,用黑墨水工工整整地將任命檔案抄寫下來,又用紅墨水把上面的公章小心翼翼地畫出來。李光頭嘴裡不停地“嘖嘖”,說宋鋼畫出的公章比真公章還要真。宋鋼畫完公章後,如釋重負地笑了,將任命檔案還給李光頭,拿起自己這張,對李光頭得意地說:

  “我們以後可以看這個。”

  兄弟倆的工資由宋鋼保管,宋鋼每次花錢都要和李光頭商量,都要徵得李光頭的同意。李光頭正式當上廠長以後,宋鋼自作主張上街給李光頭買了一雙黑皮鞋,宋鋼說李光頭是廠長了,不能再穿那雙破球鞋了,應該穿上一雙亮閃閃的黑皮鞋。李光頭看到宋鋼給他買的黑皮鞋很高興,他數著手指,從縣裡的書記縣長數到縣裡的局長,從縣裡的局長數到幾個大廠的廠長,李光頭說劉鎮有身份的人都穿著黑皮鞋,他說:

  “我也是個有身份的人。”

  李光頭身上的毛衣也破爛了,而且有幾種顏色混雜在一起,那是李蘭生前用幾件舊毛衣拆下的毛線織出來的。宋鋼上街給李光頭買了一斤半米色的新毛線,下班回家後,他就開始給李光頭織毛衣,他一邊織著一邊貼到李光頭身上比劃著,一個月以後新毛衣織成了,李光頭一穿非常合身,胸前還有波浪的線條,波浪上面是一艘揚帆啟航的船。宋鋼說這胸前揚帆的船象徵了李光頭的遠大前程,李光頭高興地哇噢哇噢直叫,他對宋鋼說: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