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兄弟(下) 二(2)

余華   
轉寄 列印

  “我的意見都寫在上面了。”

  宋鋼接過自己的小說時心裡涼了半截,上面被劉作家用紅筆糊塗亂抹以後已經面目全非,讓宋鋼覺得自己的小說可能是有很多問題。這時劉作家得意地從抽屜裡拿出自己的一篇小說,遞給宋鋼,讓他拿回家認真讀一讀。劉作家的神態彷彿是將一篇傳世佳作遞給宋鋼,他說:

  “你看看我是怎麼寫的。”

  這天晚上宋鋼把劉作家的塗改和評語認真讀了幾遍,宋鋼越讀越迷茫,不知道劉作家在說些什麼;宋鋼也把劉作家的新作認真讀了幾遍,也是越讀越迷茫,不知道好在什麼地方。李光頭看到宋鋼廢寢忘食,好奇地湊上去,先是拿起劉作家給宋鋼小說的評語讀了一遍,讀完後他說:

  “胡說八道。”

  接著李光頭又拿起劉作家的新作,先是數了數,同樣的方格紙只有六頁,他拿在手裡不屑地抖了抖,說才這麼一點。然後李光頭讀了起來,還沒讀完就扔到了一旁,對宋鋼說:

  “乾巴巴的,沒意思。”

  李光頭打著呵欠躺到了床上,翻身以後鼾聲就起來了。宋鋼繼續認真讀著自己被塗改了的小說和劉作家的新作。雖然劉作家的塗改和評語讓他感到迷茫和失望,尤其是那段評語,幾乎把宋鋼的小說全盤否定,只是在最後說上了兩句鼓勵的話。宋鋼仍然覺得劉作家這樣做是良藥苦口,畢竟劉作家的塗改和評語是花了工夫的。宋鋼覺得自己應該投桃報李,也應該在劉作家新作最後一頁的空白處寫下一段評語。宋鋼開始認真地寫起了評語,先是寫上一些讚揚的話,最後才指出某些不足之處。宋鋼不像劉作家那樣,評語都寫得塗塗改改,他先在廢紙上寫出草稿,又修改了幾遍,然後才認真抄寫到劉作家新作的最後一頁上。

  宋鋼第二天上班時將新作還給劉作家時,劉作家坐在椅子裡架起了二郎腿,滿臉微笑地等待著宋鋼的歌功頌德,他沒想到宋鋼說了一句:

  “我的意見寫在最後一頁上。”

  劉作家當時的臉色就變了,他迅速翻到自己新作的最後一頁,果然看到了宋鋼的評語,而且還指出了他小說的不足之處。劉作家勃然大怒了,從椅子裡跳起來拍了一下桌子,伸手指著宋鋼的鼻子吼叫起來:

  “你,你,你,你怎麼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劉作家氣得說話都結巴了,宋鋼站在那裡呆若木雞,他不明白劉作家為什麼憤怒,他支支吾吾地說著:

  “我動什麼土了……”

  劉作家拿起自己的小說,翻到最後一頁指給宋鋼看:“這,這是什麼?”

  宋鋼不安地回答:“是我寫的意見……”

  劉作家氣得將自己的小說狠狠摔在了地上,馬上又心疼地撿了起來,他一邊撫摸著自己的小說,一邊繼續衝著宋鋼叫道:

  “你,你怎麼敢在我的手稿上亂塗亂寫……”

  宋鋼終於明白劉作家為什麼憤怒了,他也不高興了,他說:“你也在我的手稿上亂塗亂寫了。”

  劉作家聽後一愣,隨即更加憤怒了,劉作家接二連三地拍著桌子說:“你是什麼?老子是什麼?你的手稿?老子在你手稿上面拉屎撒尿都是抬舉你,操你媽的……”

  宋鋼也憤怒了,他向前走了兩步,伸手指著劉作家說:“你不能罵我媽,你罵我媽,我就……”

  “你就什麼?”劉作家舉起了拳頭,看到宋鋼比自己高出半頭,他又把拳頭放下了。

  宋鋼猶豫了一下後說:“我就揍你。”

  劉作家吼叫道:“你口出狂言。”

  平時恭恭敬敬的宋鋼竟然敢說要揍劉作家,劉作家氣得拿起桌子上一瓶紅墨水就潑了過去。紅墨水潑在了宋鋼的眼鏡上、臉上和衣服上,宋鋼摘下染上紅墨水的眼鏡,放進了上衣口袋,然後伸出雙手像是要掐劉作家脖子似的衝上去。供銷科的其他人趕緊撲上去拉住了宋鋼,把宋鋼往門外推。劉作家趁機退到了牆角,指揮著他手下的幾個供銷員:

  “把他扭送到派出所去。”

  供銷科的幾個人把宋鋼推回到了他的車間,宋鋼一身紅墨水,臉色通紅地坐在一條長凳上,他的臉上還有縱橫交叉的紅墨水在流淌。供銷科的幾個人站在一旁說了一堆安慰的話,宋鋼車間裡的工人也圍過去打聽發生了什麼事,供銷科的人向他們講解了宋鋼和劉作家衝突的全過程。有人問為什麼發生衝突,供銷科的幾個人立刻迷惑起來,他們搖著手擺著頭說:

  “他們文人之間的事,我們弄不懂。”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