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我的天使我的愛第四章(2)

海藍   
轉寄 列印

  週末,公司組織大家去活動,我不想去,便找藉口請了假,呆在家裡看書,沉浸在我自己的世界裡。突然我聽到輕輕的敲門聲,起初我以為是聽錯了,我這裡除了父母和哥哥來過,我沒有告訴任何人我住哪裡,包括李靜。我需要一個完全屬於我自己的世界。疑惑中我起身去開門。我看到了什麼,一大把百合,我看著抱著百合的女孩,我不認識她。

  你好!請問你是陸小雨嗎?她小心地問。

  是啊?你?我指了指鮮花把問號掛到臉上。

  有人訂花給你,請你簽收。她說完把花遞給我。

  我接過花,上面連卡片之類的隻言片語都沒有,我在她遞過的單子上一邊簽名一邊還是不放心地問她:小姐,你們會不會搞錯,誰送給我花呢,這花上也沒有留言啊?

  你這裡是海寧路136弄27號303室嗎?她調皮地看著單子上的地址問我。

  是啊。我肯定地答道。

  那您是陸小雨嗎?

  是啊。我更加疑惑。

  那就沒有錯,送花的人是電話預訂的,祝你週末愉快!女孩點著頭笑著離去。

  我看著這一大束花,猶如抱著一大堆問號慢慢關好門。

  坐在沙發上,看著那香水百合。心想著到底是誰送花給我?好像沒有和哪個男士近得到送花的程度,何況今天也不是什麼特殊的日子啊,再說誰會知道我的地址呢。想的心煩,就出門去了。漫無目的地遊蕩著,突然,傳呼機響了:我在你家門口,如果在附近請速回,如果有事忙我等半個小時就離開!普女士。

  普女士是誰呢?我轉身往回走,還沒走到單元門口,就看到一女的站那,天色有點暗,我也沒在意,我邊掏鑰匙別上樓,聽到身後有人叫我:陸小雨,你就這樣招呼客人嗎?仔細一看,原來是公司裡曾給我面試的經理,我很訝然:啊,經理啊,你找我有事嗎?

  把她請進了家,我有些拘謹,摸不準她到底來幹什麼。只見她用眼睛四下打量著我的房間。然後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窗前:你的履歷上寫的年齡好像不該屬豬吧?她摸著風鈴的下墜,扭頭看我。我疑惑地看著她,沒有回答。我可以去看看你的臥室嗎?她問。我推開門,示意她可以進去,我靠在了門邊。

  微風吹動著白色的窗簾,進門就是一張雙人床橫在眼前,一本我沒看完的書,反扣在枕頭上,床頭櫃上擺著相框,一個藍色的台燈,靠牆落地書架擺滿了書,除了最上層是當年和小賢一起看的書,還有幾本散文隨筆小說之類的書,其他都是我專業上的書。和書架相對的就是我的電腦桌和那個梳妝台,電腦桌上放著幾本書和一疊白紙,筆筒裡插著幾支筆,旁邊立著個竹製木偶,梳妝台上則什麼也沒有,電腦桌的另一邊,靠近窗的位置是個小的組合櫃,上面放了套CD機。

  她仔細地區差價看著我的房間,看到CD機的時候,她彎腰找了張碟,然後放到機子裡。她回轉身,坐到梳妝台前,看著我。我歪著頭看著她,搞不清這個女人的葫蘆裡賣什麼藥,她咬了咬嘴唇,音樂響起了,《勇敢一點》,她轉過頭去默默聽歌,當這首歌聽完後,她指指她面前的電腦椅,我走過去坐在椅子上看著她。我覺得這個時候聽這首歌真是不合適,但是又搞不懂她到底來幹什麼,

  我看到她在慢慢流淚,我頓時傻在那裡,我怎麼也不會想到她會流淚。我站起來想去拿面巾紙。

  幼幼,你不用動,讓我好好看看你。

  我聽到了什麼?我如同看到鬼魅般地看著她,她怎麼知道我的乳名,而且那叫的口吻像極了一個人,我猛地跳到一邊,退後到窗前,我吃驚的表情反而讓她破涕為笑了,她笑起的樣子如此的熟悉,我睜大眼睛,看著面前這個成熟的女人。她笑著望著我。

  普貞賢!我像被抽了筋似的癱倒在地上,我心裡想衝上前抱著她的,確認一下是不是她,可是我卻一點力氣也沒有,我坐在地上,低頭,我很想哭,這是夢嗎?她真的回來了嗎?為什麼我一直沒有感覺到她的存在?我們都變了嗎?我怎麼會沒有感覺到她是小賢呢。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我的靈犀只是在15歲的時候嗎?我突然有一種恐懼的感覺,我如此思戀的小賢,我苦苦尋覓的小賢,充滿了我整個身心的小賢,當你真真實實出現在我生活中的時候,我卻沒有一點點感應!恆久的渴望。實現在眼前的時候,我卻嗅到了失去的氣息。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