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往事:1967年彭德懷被開國少將打耳光

轉寄 列印
彭德懷
彭德懷

  本文摘自《彭德懷全傳》  作者:彭德懷傳記組  出版社: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在北京軍區批鬥場,彭德懷被打傷了背;在北京衛戍區批鬥中,曾受過彭德懷批評的高級將領李鐘奇,衝上去打了彭德懷一記耳光……

  1967年7月,“無産階級革命派”在全中國“全面奪權”,掀起“大揭發、大批判、大鬥爭”高潮。《人民日報》號召“革命派”痛打“落水狗”。一代民族精華、革命領袖人物被揪上批鬥台,遭肆意凌辱。

  江青十分“關注”彭德懷——在她的心目中,元帥、“海瑞”,正需要痛打一下。她幾次不陰不陽地提到:“彭德懷在衛戍區養得胖胖的,過去還沒有公開批判一下呢”,“要把他批倒批臭呵”。戚本禹連忙告訴北航造反派頭頭韓愛晶:“彭德懷是軍內最大的走資派”,“把彭德懷拉出來鬥”。紅衛兵提出沒有“炮彈”,戚本禹馬上叫專案組給紅衛兵提供材料。

  野蠻的、可悲可嘆的歷史一頁揭開了。

  6月21日,“重新武裝”的專案組在戒備森嚴的八裡莊審訊室裡第一次提審彭德懷,要彭德懷交代怎樣“裡通外國”和組織“反黨集團”的。彭德懷說:“你們不了解,小娃娃不懂事!”主審人喝道:“老實點,要坦白交代!”彭德懷無可奉告。

  以后許多天,彭德懷根據專案組的命令寫自傳。他不願意寫,專案組的人說:“這是組織的決定。”彭德懷說:“既然是組織讓寫,我服從。”他面對一個無情的事實:專案組代表至高無上的黨,代表他一貫服膺的組織。

  7月19日早飯后,彭德懷正埋頭寫自傳,被告知,要去“開會”。彭德懷抬頭問:“開什麼會?帶紙筆吧?”

  “不需要帶什麼東西。”

  彭德懷大大誤解了。直到吉普車開進北京航空學院,他才想到,這是開他的“批鬥會”。

  中午,有人給他一個玉米麵餅子。下午他被帶到北航六系一間教室裡,面對着60多個紅衛兵。

  “彭德懷,交代你的問題!”一個紅衛兵厲喝一聲。

  彭德懷態度溫和,答:“我不明白有什麼問題。幾十年忠於毛主席,勤勤懇懇為中國人民出力。”

  “你為什麼要發動百團大戰?”

  “打日本鬼子唄!”

  “百團大戰沒有請示毛主席,受到毛主席批評?”(顯然這是專案組教的)

  “嘿,不對的。打電報了嘛!毛主席、中央軍委發來了電報祝賀,說‘百團大戰真是令人興奮,像這樣的戰鬥是否還可以在山東其他地方組織一兩次’。”

  聽到偉大領袖發了賀電,紅衛兵不知怎麼“審”下去——這是為開批鬥大會而舉行的預審會。

  北航原黨委一個負責幹部韓愛晶不知從哪裏冒出來,批判彭德懷在華北“搞獨立王國”,“背着主席打百團大戰”,“暴露了我軍力量,把日寇引到根據地來,造成很大損失……”

  彭德懷怒不可遏,打斷韓愛晶的話,講為什麼打百團大戰,打得怎麼英勇。一部分紅衛兵似乎聽入迷了。在以后中央文革的一份《快報》上,描述了這一場面,說:“他竟恬不知恥,慢條斯理地吹噓他當時如何英雄,打死打傷多少敵軍等,好像講故事一樣。”

  韓愛晶趕快扭轉局面,喊:“彭德懷,交代你在廬山會議上反黨反毛主席的罪行!”

  “我沒有罪行,只有錯誤。對廬山會議還保留我的看法。”

  “你為什麼寫意見書?”

  彭德懷板起面孔答:“我就不該寫那封信。”“我有話就講,憋不住。我是政治局委員,有權向毛主席反映情況,這符合黨的組織原則。”

  “你萬言書裡駡毛主席,妄圖篡黨篡軍!”

  口出此言的紅衛兵,根本沒有看到過他說的那份“萬言書”。

  “我從來沒有野心,我擁護毛主席,對毛主席有很深的感情。”

  “那為什麼毛主席要打倒你?”

  “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打倒我。可能出於政治上的需要吧。”——這確是8年來彭德懷在百思不得其解之后,無可奈何地想到的理由,此時衝口而出了。

  全場喧嘩起來,有人帶頭高呼:“打倒彭德懷!”

  “彭德懷早就被打倒了嘛!在廬山會議就打倒了!”

  韓愛晶從桌子上跳過去,指着彭德懷的鼻子吼:“你反不反對毛主席!?”

  “我不反對毛主席,我只是對毛主席無話不談。”

  韓愛晶一拳出去,打得彭德懷倒退幾步,跌坐在地上。呼啦圍上去一堆人,拽的、打的、踢的,拳腳交加。彭德懷認得其中一個姓陳的紅衛兵,說:“小同志,你不要發火,你不懂事……”話未說完,有人幾猛拳衝著彭德懷胸部打去,彭德懷頭撞在課桌上,跌倒時又撞在水泥地面上,發出重重的響聲。

  彭德懷忍痛喊:“你們怎麼這樣對待一個快70歲的人!”

  會場大亂。有了帶頭人,原來文明一些的也要表現“革命性”了,膽子小的也“勇敢”起來了。彭德懷被拽起來,打倒;再拽起,再打倒,連續7次!一個穿皮靴的大個子飛起一腳,向躺在地上的彭德懷右胸踢去,彭德懷深哼了一聲,昏迷過去。

  韓愛晶問:“小資産階級狂熱性是不是指毛主席?”彭德懷點了點頭。韓愛晶把這句話寫在一張紙條上,拽着昏迷中的彭德懷的手按印、簽字。

  下午17時50分,彭德懷在半昏迷中被人架回囚室,勒令起身,連夜寫“認罪書”。

  衛戍區司令員傅崇碧當晚得知彭德懷被鬥的情況,打電話問韓愛晶為什麼不執行總理的“五不”指示。審鬥會前,周恩來總理指示:不准搞噴氣式,不准掛牌子,不准游街,不准武鬥,不准開萬人以上的批鬥會。韓愛晶得知后,即打電話請示中央文革,戚本禹回答:“不要武鬥,但對彭德懷不要限制過多。”

  第二天,彭德懷傷重不能起床,被送到267醫院檢查。病志記載:“胸部正位像X綫所見:(1)右第五肋骨中段骨折;(2)右第十肋骨末端可疑不全骨折;(3)右膈角內小量積液(血);(4)右肺下野部分不張。”

  傅崇碧向周恩來報告彭德懷傷勢並附上胸片,周恩來看后,批評衛戍區有關人員沒有盡到責任,指示:馬上給彭德懷治病,將結果報告他。今后,沒有中央的批准,任何人不得私自批鬥彭德懷;衛戍區要絶對保證彭德懷的安全。

  然而,風雲日緊。彭德懷遭毒打的第二天,發生了震動全國的武漢“七?二○”事件。25日,中央文革在天安門廣場召開大會,林彪在會上喊出了“打倒軍內一小撮走資派”的口號。這使已成為囚徒的彭德懷,又成了“軍內一小撮”的總代表,報紙大造輿論,掀起“批彭高潮”。

  從7月26日開始,重傷中的彭德懷被北京航空學院、清華大學、解放軍各總部、國防科委、三軍直屬機關和在京院校、人民日報社、北京師範大學、空軍直屬機關及空軍在京院校、各文體單位、北京郵電學院等數十個單位連續“揪鬥”。在北航南操場召開的十萬人批鬥彭德懷、張闖天等人的會是大會批鬥彭德懷的“揭幕式,是經中央文革正式批准(實為授意)的”。會后,又突然宣佈對彭、張游街。上下車時對彭德懷毒打,在車上,彭德懷在半昏迷中被提耳、托頭、架腰拉到天安門游鬥。其中6次為萬人大會,7次“游街”。張聞天、黃克誠和解放軍的一批被“打倒”的著名將領譚政、張愛萍、肖向榮、王尚榮、廖漢生、李志民等被拉來“陪鬥”,和彭德懷一起在萬千公衆前遭受摧殘凌辱。彭德懷不甘受辱,強直着頭,挺立着身軀。一些彪形大漢被挑選來揪押他。傷痛和憤怒使他在被“游鬥”中幾度昏迷。

[1] [2]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