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呂后一生最大的敗筆:沒管好呂家的姑娘

轉寄 列印
呂后畫像
呂后畫像

  當太后、治理國家,是呂后的工作;當媒婆、撮合新人,是呂后的業餘愛好。除了劉章跟呂姑娘之外,她還給很多人做過媒。當然了,但凡是她操辦的婚姻,男方基本姓劉,女方基本姓呂——畢竟呂后是個政治家,做媒也要做成政治婚姻嘛。

  干媒婆這一行的,有成功的時候,也會有失敗的時候。不過,這裏說的“失敗”,並不是不成眷屬——太后金口玉言,誰敢說個“不”字,誰敢不成眷屬?事實上,所謂的“失敗”,是指兩個人雖然成婚了,但並不相愛。

  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剩女不可怕,可怕的是老公不愛她。

  不是所有的政治婚姻,都像劉章和呂姑娘一樣幸福美滿;不是所有的呂氏女子,都像呂姑娘一樣天真單純。

  下面我將要介紹一對夫妻。男的是趙王,叫做劉友;女的是趙王后,叫什麼不知道,我們姑且稱她為呂毒舌。

  劉友有個深愛的姑娘,他和她是彼此的初戀,早已海誓山盟,私定終身,結果沒想到半路殺出個呂阿婆,把呂毒舌許配給他當了老婆。

  在婚宴上,劉友喝了個酩酊大醉,藉著酒勁,他長嘆了一句:“天意弄人,有情人不成眷屬!”

  這個時候,呂毒舌正坐在床上,等着劉友掀起她的蓋頭來,和她春宵一刻呢。沒想到,她左等不見人,右等不見人,等得好心焦,忍不住把紅蓋頭甩到地上,氣呼呼地說:“什麼鳥人嘛,姑奶奶都等這麼久了,還不見他來!”

  她正生着氣,忽然聽見了一陣腳步聲。她不由得心中一喜,馬上把紅蓋頭撿了起來,重新戴到了頭上。

  門被打開了。

  腳步聲越來越近。

  呂毒舌的心跳加速到了兩百八。

  劉友倒在了床上,鼾聲如雷。

  呂毒舌生了一夜的悶氣。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劉友沒有辦法娶他的初戀為妻,乾脆就把她納為妾,整天偷偷摸摸跑去她的房間裡睡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和呂毒舌同床的日子不超過五天。

  呂毒舌每天晚上獨守空房,覺得饑渴難耐,欲火焚身,但又不能霸王硬上弓,硬是叫劉友幫她解決問題。結果一來二去,欲火就變成了怒火。

  於是,在一個獨守空房的夜晚,趁着月黑風高,呂毒舌悄悄離開了趙國,帶着一票人馬,連夜趕往首都長安,找呂后告密去了。

  請注意,是告密,不是訴苦。

  進了皇宮之後,呂毒舌把嘴巴一張,舌頭一伸,對呂后說:“太后,經過我日夜觀察,我發現趙王這人很有問題。他好像跟我們呂氏家族有仇似的,整天說什麼‘呂氏家族憑什麼稱王啊?我們姓劉的才有資格當王!等太后歸西之後,我一定帶兵把呂氏男女全都給幹掉’之類的話,雖然他是我老公,但我也不能護着他呀,為了維護世界和平,我決定大義滅親,向您彙報這個重要消息!”

  “很好,你果然很有正義感,我以前真是沒白疼你!”呂后拍了拍呂毒舌的肩膀,說:“好好干,以後少不了你的好處!”

  “謝太后。”呂毒舌畢恭畢敬地退下了。

  劉友,你給我去死吧!

  這一刻,呂后和呂毒舌心中冒出了同樣的想法。

  很快,劉友就接到了聖旨,說太后想請他進宮彙報工作,順便喝喝茶聊聊天什麼的,即刻起程,不得有誤,欽此。

  可憐劉友當時還有一口飯含在嘴裏沒吃完,就被生拉硬拽地押上了車。

  劉友不知道,這將會是他這輩子所吃到的最後一口飯。

  到了長安之後,劉友沒有進宮,而是被送進了一處官邸。裏面沒有茶,所以想喝茶的話就算了;裏面沒有人,所以想聊天的話也算了。

  確切地說,裏面什麼都沒有,無論你想做什麼,都還是算了吧。

  外面倒是有人,而且還很多。他們凶神惡煞,全副武裝,把官邸圍得水泄不通,連蒼蠅都飛不進去,更別說人了。曾經有幾個朝廷官員不信邪,拎着幾盒飯菜想要給趙王吃,對守衛說哥們兒其實我是當官的,算是自己人,你們就放我進去把。結果守衛說:好,我們就放你進去,進牢裡去!

  這下倒好,送飯送進牢裡去了。本來還有其他人想要送飯,結果他們一個個也都被嚇得不敢動了。

  趙王劉友,看樣子是活不長了。

  整天喂別人喝三兔也不是辦法,就算別人不煩,呂后也覺得煩了。這一次,她決定做個實驗,內容是如果一個人不吃不喝,他到底能撐多久。

  一天,兩天,三天……

  丫挺能撐的嘛!

  四天,五天,六天……

  丫還沒死啊?

  七天,八天,九天……

  丫有完沒完啊?

  終於,在某天夜裏,劉友實在餓得不行了。他平時很喜歡吟風詠月,可是今晚,他仰頭看着天上的月亮,只覺得很像燒餅。

  最後,他吟了一首詩:“諸呂用事兮劉氏微,迫脅王侯兮強授我妃!我妃既妒兮誣我以惡,讒女亂國兮上曾不寤!我無忠臣兮何故棄國,自決中野兮蒼天與直!籲嗟不可悔兮寧早自戕,為王餓死兮誰者憐之,呂氏絶理兮托天報仇!”

  這首詩比較通俗易懂,所以我不打算全部翻譯,而是簡單說說其中幾句話的意思。“自決中野兮蒼天與直!於嗟不可悔兮寧早自戕”,是指趙王后悔當初不自絶於趙國的田野之中,給自己一個痛快,搞得自己現在居然要被活活餓死,實在是太窩囊了。

  “直”通“值”,意思是自殺而死還算死得值;“戕”就是“害”的意思,所謂“自戕”,意即自殺。

[1] [2] [3] [4] [5]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