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細品《金瓶梅》:西門慶妻妾們的爭寵戰爭

轉寄 列印

  1

  第七回一開頭,就寫了薛嫂跑到西門慶家,要給西門慶介紹孟玉樓的故事。對於熟悉了潘金蓮這條主綫的讀者來說,對於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孟玉樓是有點突兀的,許多人甚至要納悶:

  潘金蓮和西門慶不是正打得火熱嗎,怎麼沒頭沒腦跑來一個媒人要給西門慶介紹姨太太呢?

  大家要知道,薛嫂正是把西門慶女兒西門大姐介紹給陳敬濟的媒人。陳家是八十萬禁軍教頭楊戩的親家,西門慶能攀上這門富貴親家,薛嫂功不可沒。不難想象,說成了這門親事,西門慶答謝薛嫂的紅包應該不少。現在西門慶的三老婆卓丟兒死掉了,食髓知味的薛嫂當然不可能放過這個繼續撈一筆的機會。

  薛嫂道:“我有一件親事,來對大官人說,管情中你老人家意,就頂死了的三娘窩兒,何如?”

  我們看到,薛嫂說“管情中你老人家意”時,口氣完全是一派胸有成竹的模樣。她憑什麼?我們繼續看下去:

  薛嫂道:“這位娘子,說起來你老人家也知道,就是南門外販布楊家的正頭娘子。手裏有一分好錢。南京拔步床[ 拔步床是一種結構高大的木床,下有承托全床的木板平台,床沿有小廊、立柱,柱間有雕花欄桿。床邊附有小櫃、抽屜。]也有兩張。四季衣服,插不下手去,也有四五隻箱子。金鐲銀釧不消說,手裏現銀子也有上千兩,好三梭布[三梭布是當時松江著名的棉紡織品,筘密縷勻,緊細若綢。]也有三二百筩。不料他男子漢去販布,死在外邊,他守寡了一年多,身邊又沒子女,只有一個小叔兒,才十歲。青春年少,守它什麼!……”(第七回)

  幾千兩現金,再加上布匹、衣物、首飾、傢具,孟玉樓的身價少說也有上萬兩銀子。在明朝萬曆年間,萬兩銀子全換了白米,拿到當代來賣,約可賣得六百五十萬至八百五十萬左右的人民幣[明朝萬曆年間,1石米的價格約在7錢至1兩之間浮動,換算起來,1兩銀子可以購買1至1.43石白米。1石相當於今日141.6市斤,70.8公斤。我查了一下2009年3月份價格,約為每公斤40元左右。換句話,明代1兩銀子買到的白米,拿到當代來賣,大約價值約600至860元人民幣。]。孟玉樓這樣的身價不能說不迷人,難怪薛嫂胸有成竹。

  (必須提醒大家的是,《金瓶梅》雖然年代假托宋朝,可是小說裡的習俗、俚語、官制、飲食、運河碼頭、甚至是人名,全部是明代嘉靖、萬曆年間的翻版。這些《金瓶梅》留下來巨細靡遣的生活細節,雖然故事裡說是宋朝的故事,很多學者倒把它當成明朝食貨志的重要材料在研究。)

  六百至八百萬元人民幣的遺産不能算少。但話又說回來,孟玉樓的長相還是要問一問的,否則萬一娶進門之後才發現是“恐龍妹”,西門慶也未免太吃虧了。

  先來看看孟玉樓的長相吧。根據薛嫂的形容,她的模樣是這樣的:

  這娘子今年不上二十五六歲(孟玉樓其實已經三十歲了),生的長挑身材,一表人物,打扮起來就是個燈人兒。風流俊俏,百伶百俐,當家立紀、針指女工、雙陸棋子不消說……又會彈一手好月琴。大官人若見了,管情一箭就上垛。(第七回)

  我們看到,西門慶光是聽到那麼多財産——哪怕缺手缺腳都肯了,怎想得孟玉樓還有長 身材、一表人物,打扮起來就是個燈人兒,還會針指女工,雙陸棋子,彈一手好月琴……對西門慶來說,簡直勝過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了。難怪他一聽完,想都不想,立刻就問薛嫂:

  “既是這等,幾時相會去?”

  也許有人忍不住要問:西門慶不是很有錢嗎?怎麼還在乎孟玉樓的錢?

  事實上,《金瓶梅》一開始提到西門慶的財産時,雖然說他繼承了父親的生藥鋪,豪宅,家中呼奴使婢,但最後的結論卻是:“雖算不得十分富貴,卻也是清河縣中一個殷實的人家。”以這樣的格局看來,西門慶充其量只能算比普通人家稍好的小富而已。過去西門慶娶的小妾,包括二房的李嬌兒,三房的卓丟兒(已過世),全來自妓院——這些女人雖然有姿色,對西門慶的事業卻一點幫助沒有。不過經過西門大姐和陳敬濟的婚事之後,西門慶開竅了,他發現:原來結婚也可以當成事業來經營的。這是薛嫂看準了西門慶會歡喜樂意的理由。

  我們再看看孟玉樓的心態。談到孟玉樓再嫁的對象,事實上,她是有兩個選擇的:一個是薛嫂介紹的商人西門慶,另一個則是前夫楊宗錫母舅張四介紹的尚舉人。

  如果用過去“士農工商”的職業等級來看,尚舉人顯然是比西門慶好的選擇。不過,我們很訝異地看到了孟玉樓竟跌破眼鏡地放棄了嫁給尚舉人的機會,而選擇了小商人西門慶。

  這樣的選擇當然讓介紹尚舉人的母舅張四臉上無光。他勸孟玉樓說:

  “娘子不該接西門慶插定(訂婚),還依我嫁尚舉人的是。他是詩禮人家,又有莊田地土,頗過得日子,強如嫁西門慶。那廝(西門慶)積年把持官府,刁徒潑皮。他家見有正頭娘子,乃是吳千戶家女兒,你過去做大是,做小是?況他房裏又有三四個老婆,除沒上頭的丫頭不算。你到他家,人多口多,還有的惹氣哩!”

  但孟玉樓卻自有主張。她說:

  “自古船多不礙路。若他家有大娘子,我情願讓他做姐姐。雖然房裏人多,只要丈夫作主,若是丈夫歡喜,多亦何妨。丈夫若不歡喜,便只奴一個也難過日子。況且富貴人家,那家沒有四五個?你老人家不消多慮,奴過去自有道理,料不妨事。”

  從這段對話,我們理解到孟玉樓是非常務實、有想法的女人。對於嫁給西門慶這件事——不管是西門慶的優點、缺點,她是仔細盤算過的。盡管當時士大夫觀念根深蒂固,但是孟玉樓的選擇讓我們看到這樣的觀念已經發生動搖。在那個資本主義剛開始萌芽的時代裡,原來很多女人早已經理解到:男人有“錢”是比有“學問”更重要的。

  前夫楊宗錫的母舅張四會出面阻止,說穿了,還是出於貪圖楊宗錫留下來的財産。但薛嫂和西門慶早有防備。薛嫂一開始就算計到了張四的阻力,因此在見到孟玉樓之前,早就讓西門慶去拜會楊宗錫另外一個更重量級長輩——姑媽楊姑娘。西門慶送了楊姑娘三十兩銀兩的饋贈,並且許諾完婚後再送七十兩銀子以及兩匹緞子做為後謝(一百兩銀子在當時足夠買一棟房子了)。西門慶的大方出手,贏得了楊姑娘的全力支持。

  果然在迎娶孟玉樓當天,薛嫂引着小廝伴當正進來搬抬婦人床帳、嫁妝箱籠時,母舅張四找來左鄰右舍,拿楊宗錫的弟弟楊宗保當藉口,不許孟玉樓把財産搬走,還要她打開箱籠檢查,喧嚷得沸沸揚揚。這時,楊姑娘拄着拐杖出現,全力捍衛孟玉樓。當着衆人面前,楊姑娘和張四唇槍舌劍,你來我往,雙方火氣愈來愈大,到最後,連髒話都說出來了。

[1] [2] [3] [4] [5]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