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葉永烈:聶榮臻元帥為錢學森換轎車

轉寄 列印

  大約是早年在香港、天津、上海做過秘密的地下工作的緣故,聶榮臻是一個眼光敏鋭而又非常細心的人。當時的北京,絶大部分轎車是黑色的,只有兩輛這樣的天藍色轎車。聶榮臻元帥说,天藍色轎車太顯眼,我們一定要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一旦別人知道錢學森的專車是天藍色的,很容易就掌握錢學森的行蹤。聶榮臻元帥這麼一提醒,范濟生恍然大悟,馬上為錢學森換了一輛黑色的轎車,就不那麼醒目了。自從1955年10月8日錢學森從美國回到祖國之后,有關部門就一直非常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安排專人陪同、專車接送。錢學森回國之后,到達上海,看望久違的父親。為了便於錢學森回家看望,陪同錢學森的中國科學院代表朱兆祥特地安排錢學森一家住在父親錢均夫家附近的賓館。錢學森一家,步行幾分鐘,就可以到家與父親團聚。回到賓館之后,錢學森接到電話,提醒道:“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不言而喻,剛剛回國的錢學森,受到有關部門的嚴密保護。即便是這幾分鐘的路,也務必請錢學森乘坐為他提供的專車,以保障他的安全。到了北京之后,錢學森一家被安排住在天安門廣場旁的北京飯店。錢學森在北京長大,是一位“老北京”,對北京熟門熟路。北京飯店離王府井的東安市場僅一箭之遙,錢學森帶着全家步行去逛東安市場。當錢學森回到北京飯店,又接到電話:“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為什麼錢學森這樣受到嚴密的保護?聶榮臻元帥的女兒聶力曾經回憶说,錢學森剛回國的時候,周恩來總理就曾囑咐過聶榮臻元帥:“要好好待錢學森,科學家是我們國家的精華,他是科學家的一個代表。”周恩來總理是從中國政府的角度,高度重視錢學森。其實,美國人同樣也高度重視錢學森。美國國防部海軍副部長金貝爾就曾經這樣说:“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錢學森回國。他太有價值了,抵得上三到五個師的兵力!”正因為這樣,錢學森回國之后,受到毛澤東主席接見。毛澤東主席伸出五個手指頭,對錢學森说,聽说美國人把你當成五個師呢!我看呀,對於我們说來,你比五個師的力量大得多。一個師有一萬多人。也就是说,錢學森一個人,比五、六萬人的力量都大!葉永烈:聶榮臻元帥為錢學森換轎車

   大約是早年在香港、天津、上海做過秘密的地下工作的緣故,聶榮臻是一個眼光敏鋭而又非常細心的人。當時的北京,絶大部分轎車是黑色的,只有兩輛這樣的天藍色轎車。聶榮臻元帥说,天藍色轎車太顯眼,我們一定要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一旦別人知道錢學森的專車是天藍色的,很容易就掌握錢學森的行蹤。聶榮臻元帥這麼一提醒,范濟生恍然大悟,馬上為錢學森換了一輛黑色的轎車,就不那麼醒目了。自從1955年10月8日錢學森從美國回到祖國之后,有關部門就一直非常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安排專人陪同、專車接送。錢學森回國之后,到達上海,看望久違的父親。為了便於錢學森回家看望,陪同錢學森的中國科學院代表朱兆祥特地安排錢學森一家住在父親錢均夫家附近的賓館。錢學森一家,步行幾分鐘,就可以到家與父親團聚。回到賓館之后,錢學森接到電話,提醒道:“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不言而喻,剛剛回國的錢學森,受到有關部門的嚴密保護。即便是這幾分鐘的路,也務必請錢學森乘坐為他提供的專車,以保障他的安全。到了北京之后,錢學森一家被安排住在天安門廣場旁的北京飯店。錢學森在北京長大,是一位“老北京”,對北京熟門熟路。北京飯店離王府井的東安市場僅一箭之遙,錢學森帶着全家步行去逛東安市場。當錢學森回到北京飯店,又接到電話:“

  大約是早年在香港、天津、上海做過秘密的地下工作的緣故,聶榮臻是一個眼光敏鋭而又非常細心的人。當時的北京,絶大部分轎車是黑色的,只有兩輛這樣的天藍色轎車。聶榮臻元帥说,天藍色轎車太顯眼,我們一定要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一旦別人知道錢學森的專車是天藍色的,很容易就掌握錢學森的行蹤。聶榮臻元帥這麼一提醒,范濟生恍然大悟,馬上為錢學森換了一輛黑色的轎車,就不那麼醒目了。自從1955年10月8日錢學森從美國回到祖國之后,有關部門就一直非常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安排專人陪同、專車接送。錢學森回國之后,到達上海,看望久違的父親。為了便於錢學森回家看望,陪同錢學森的中國科學院代表朱兆祥特地安排錢學森一家住在父親錢均夫家附近的賓館。錢學森一家,步行幾分鐘,就可以到家與父親團聚。回到賓館之后,錢學森接到電話,提醒道:“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不言而喻,剛剛回國的錢學森,受到有關部門的嚴密保護。即便是這幾分鐘的路,也務必請錢學森乘坐為他提供的專車,以保障他的安全。到了北京之后,錢學森一家被安排住在天安門廣場旁的北京飯店。錢學森在北京長大,是一位“老北京”,對北京熟門熟路。北京飯店離王府井的東安市場僅一箭之遙,錢學森帶着全家步行去逛東安市場。當錢學森回到北京飯店,又接到電話:“(摘自《葉永烈講述錢學森故事》一書)

  葉永烈:聶榮臻元帥為錢學森換轎車(摘自《葉永烈講述錢學森故事》一書)觀看中央電視台的電視劇《聶榮臻》,令我記起聶榮臻元帥關心錢學森的一個小故事……1957年,當聶榮臻元帥送別一位客人時,透過窗口朝外一看,大門外停着的一輛天藍色的漂亮新車馬上引起他的注意。客人剛走,聶榮臻元帥就把秘書范濟生找來,問道:“那輛天藍色的轎車,是誰的車子?”范濟生馬上回答说:“錢學森的車子呀!”錢學森,就是剛才前來向聶榮臻元帥彙報工作的客人。當時錢學森剛剛擔任國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長。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其實也就是火箭研究院,只是為了對外保密,所以叫第五研究院。聶榮臻元帥主管國防科學的研究工作,是錢學森的“頂頭上司”。錢學森原本沒有專車,外出時乘坐單位的公用轎車。國防部第五研究院總共只有兩、三輛公用轎車,常常不夠用。為了錢學森工作的方便,聶榮臻元帥指示給錢學森配備一輛專用轎車,要秘書范濟生落實這一任務。范濟生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部為錢學森挑選轎車,一眼就看中那輛剛從美國進口的造型別緻的天藍色轎車。范濟生以為,錢學森是不久前從美國回國的大科學家,一定會很喜歡這輛新穎的轎車。范濟生滿以為聶榮臻元帥會表揚他幾句,誰知聶榮臻元帥命令他立即為錢學森換車,換一輛黑色的轎車。

  大約是早年在香港、天津、上海做過秘密的地下工作的緣故,聶榮臻是一個眼光敏鋭而又非常細心的人。當時的北京,絶大部分轎車是黑色的,只有兩輛這樣的天藍色轎車。聶榮臻元帥说,天藍色轎車太顯眼,我們一定要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一旦別人知道錢學森的專車是天藍色的,很容易就掌握錢學森的行蹤。聶榮臻元帥這麼一提醒,范濟生恍然大悟,馬上為錢學森換了一輛黑色的轎車,就不那麼醒目了。自從1955年10月8日錢學森從美國回到祖國之后,有關部門就一直非常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安排專人陪同、專車接送。錢學森回國之后,到達上海,看望久違的父親。為了便於錢學森回家看望,陪同錢學森的中國科學院代表朱兆祥特地安排錢學森一家住在父親錢均夫家附近的賓館。錢學森一家,步行幾分鐘,就可以到家與父親團聚。回到賓館之后,錢學森接到電話,提醒道:“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不言而喻,剛剛回國的錢學森,受到有關部門的嚴密保護。即便是這幾分鐘的路,也務必請錢學森乘坐為他提供的專車,以保障他的安全。到了北京之后,錢學森一家被安排住在天安門廣場旁的北京飯店。錢學森在北京長大,是一位“老北京”,對北京熟門熟路。北京飯店離王府井的東安市場僅一箭之遙,錢學森帶着全家步行去逛東安市場。當錢學森回到北京飯店,又接到電話:“

   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為什麼錢學森這樣受到嚴密的保護?聶榮臻元帥的女兒聶力曾經回憶说,錢學森剛回國的時候,周恩來總理就曾囑咐過聶榮臻元帥:“要好好待錢學森,科學家是我們國家的精華,他是科學家的一個代表。”周恩來總理是從中國政府的角度,高度重視錢學森。其實,美國人同樣也高度重視錢學森。美國國防部海軍副部長金貝爾就曾經這樣说:“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錢學森回國。他太有價值了,抵得上三到五個師的兵力!”正因為這樣,錢學森回國之后,受到毛澤東主席接見。毛澤東主席伸出五個手指頭,對錢學森说,聽说美國人把你當成五個師呢!我看呀,對於我們说來,你比五個師的力量大得多。一個師有一萬多人。也就是说,錢學森一個人,比五、六萬人的力量都大!

   觀看中央電視台的電視劇《聶榮臻》,令我記起聶榮臻元帥關心錢學森的一個小故事……

  1957 葉永烈:聶榮臻元帥為錢學森換轎車(摘自《葉永烈講述錢學森故事》一書)觀看中央電視台的電視劇《聶榮臻》,令我記起聶榮臻元帥關心錢學森的一個小故事……1957年,當聶榮臻元帥送別一位客人時,透過窗口朝外一看,大門外停着的一輛天藍色的漂亮新車馬上引起他的注意。客人剛走,聶榮臻元帥就把秘書范濟生找來,問道:“那輛天藍色的轎車,是誰的車子?”范濟生馬上回答说:“錢學森的車子呀!”錢學森,就是剛才前來向聶榮臻元帥彙報工作的客人。當時錢學森剛剛擔任國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長。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其實也就是火箭研究院,只是為了對外保密,所以叫第五研究院。聶榮臻元帥主管國防科學的研究工作,是錢學森的“頂頭上司”。錢學森原本沒有專車,外出時乘坐單位的公用轎車。國防部第五研究院總共只有兩、三輛公用轎車,常常不夠用。為了錢學森工作的方便,聶榮臻元帥指示給錢學森配備一輛專用轎車,要秘書范濟生落實這一任務。范濟生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部為錢學森挑選轎車,一眼就看中那輛剛從美國進口的造型別緻的天藍色轎車。范濟生以為,錢學森是不久前從美國回國的大科學家,一定會很喜歡這輛新穎的轎車。范濟生滿以為聶榮臻元帥會表揚他幾句,誰知聶榮臻元帥命令他立即為錢學森換車,換一輛黑色的轎車。 年,當聶榮臻元帥送別一位客人時,透過窗口朝外一看,大門外停着的一輛天藍色的漂亮新車馬上引起他的注意。

   客人剛走,聶榮臻元帥就把秘書范濟生找來,問道:“那輛天藍色的轎車,是誰的車子?” 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為什麼錢學森這樣受到嚴密的保護?聶榮臻元帥的女兒聶力曾經回憶说,錢學森剛回國的時候,周恩來總理就曾囑咐過聶榮臻元帥:“要好好待錢學森,科學家是我們國家的精華,他是科學家的一個代表。”周恩來總理是從中國政府的角度,高度重視錢學森。其實,美國人同樣也高度重視錢學森。美國國防部海軍副部長金貝爾就曾經這樣说:“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錢學森回國。他太有價值了,抵得上三到五個師的兵力!”正因為這樣,錢學森回國之后,受到毛澤東主席接見。毛澤東主席伸出五個手指頭,對錢學森说,聽说美國人把你當成五個師呢!我看呀,對於我們说來,你比五個師的力量大得多。一個師有一萬多人。也就是说,錢學森一個人,比五、六萬人的力量都大!

   范濟生馬上回答说:“錢學森的車子呀!”

   錢學森,就是剛才前來向聶榮臻元帥彙報工作的客人。當時錢學森剛剛擔任國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長。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其實也就是火箭研究院,只是為了對外保密,所以叫第五研究院。聶榮臻元帥主管國防科學的研究工作,是錢學森的“頂頭上司”。

   錢學森原本沒有專車,外出時乘坐單位的公用轎車。國防部第五研究院總共只有兩、三輛公用轎車,常常不夠用。為了錢學森工作的方便,聶榮臻元帥指示給錢學森配備一輛專用轎車,要秘書范濟生落實這一任務。

   范濟生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部為錢學森挑選轎車,一眼就看中那輛剛從美國進口的造型別緻的天藍色轎車。范濟生以為,錢學森是不久前從美國回國的大科學家,一定會很喜歡這輛新穎的轎車。

   葉永烈:聶榮臻元帥為錢學森換轎車(摘自《葉永烈講述錢學森故事》一書)觀看中央電視台的電視劇《聶榮臻》,令我記起聶榮臻元帥關心錢學森的一個小故事……1957年,當聶榮臻元帥送別一位客人時,透過窗口朝外一看,大門外停着的一輛天藍色的漂亮新車馬上引起他的注意。客人剛走,聶榮臻元帥就把秘書范濟生找來,問道:“那輛天藍色的轎車,是誰的車子?”范濟生馬上回答说:“錢學森的車子呀!”錢學森,就是剛才前來向聶榮臻元帥彙報工作的客人。當時錢學森剛剛擔任國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長。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其實也就是火箭研究院,只是為了對外保密,所以叫第五研究院。聶榮臻元帥主管國防科學的研究工作,是錢學森的“頂頭上司”。錢學森原本沒有專車,外出時乘坐單位的公用轎車。國防部第五研究院總共只有兩、三輛公用轎車,常常不夠用。為了錢學森工作的方便,聶榮臻元帥指示給錢學森配備一輛專用轎車,要秘書范濟生落實這一任務。范濟生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部為錢學森挑選轎車,一眼就看中那輛剛從美國進口的造型別緻的天藍色轎車。范濟生以為,錢學森是不久前從美國回國的大科學家,一定會很喜歡這輛新穎的轎車。范濟生滿以為聶榮臻元帥會表揚他幾句,誰知聶榮臻元帥命令他立即為錢學森換車,換一輛黑色的轎車。范濟生滿以為聶榮臻元帥會表揚他幾句,誰知聶榮臻元帥命令他立即為錢學森換車,換一輛黑色的轎車。

   大約是早年在香港、天津、上海做過秘密的地下工作的緣故,聶榮臻是一個眼光敏鋭而又非常細心的人。當時的北京,絶大部分轎車是黑色的,只有兩輛這樣的天藍色轎車。聶榮臻元帥说,天藍色轎車太顯眼,我們一定要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一旦別人知道錢學森的專車是天藍色的,很容易就掌握錢學森的行蹤。大約是早年在香港、天津、上海做過秘密的地下工作的緣故,聶榮臻是一個眼光敏鋭而又非常細心的人。當時的北京,絶大部分轎車是黑色的,只有兩輛這樣的天藍色轎車。聶榮臻元帥说,天藍色轎車太顯眼,我們一定要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一旦別人知道錢學森的專車是天藍色的,很容易就掌握錢學森的行蹤。聶榮臻元帥這麼一提醒,范濟生恍然大悟,馬上為錢學森換了一輛黑色的轎車,就不那麼醒目了。自從1955年10月8日錢學森從美國回到祖國之后,有關部門就一直非常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安排專人陪同、專車接送。錢學森回國之后,到達上海,看望久違的父親。為了便於錢學森回家看望,陪同錢學森的中國科學院代表朱兆祥特地安排錢學森一家住在父親錢均夫家附近的賓館。錢學森一家,步行幾分鐘,就可以到家與父親團聚。回到賓館之后,錢學森接到電話,提醒道:“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不言而喻,剛剛回國的錢學森,受到有關部門的嚴密保護。即便是這幾分鐘的路,也務必請錢學森乘坐為他提供的專車,以保障他的安全。到了北京之后,錢學森一家被安排住在天安門廣場旁的北京飯店。錢學森在北京長大,是一位“老北京”,對北京熟門熟路。北京飯店離王府井的東安市場僅一箭之遙,錢學森帶着全家步行去逛東安市場。當錢學森回到北京飯店,又接到電話:“

   聶榮臻元帥這麼一提醒,范濟生恍然大悟,馬上為錢學森換了一輛黑色的轎車,就不那麼醒目了。

   自從 1955年大約是早年在香港、天津、上海做過秘密的地下工作的緣故,聶榮臻是一個眼光敏鋭而又非常細心的人。當時的北京,絶大部分轎車是黑色的,只有兩輛這樣的天藍色轎車。聶榮臻元帥说,天藍色轎車太顯眼,我們一定要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一旦別人知道錢學森的專車是天藍色的,很容易就掌握錢學森的行蹤。聶榮臻元帥這麼一提醒,范濟生恍然大悟,馬上為錢學森換了一輛黑色的轎車,就不那麼醒目了。自從1955年10月8日錢學森從美國回到祖國之后,有關部門就一直非常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安排專人陪同、專車接送。錢學森回國之后,到達上海,看望久違的父親。為了便於錢學森回家看望,陪同錢學森的中國科學院代表朱兆祥特地安排錢學森一家住在父親錢均夫家附近的賓館。錢學森一家,步行幾分鐘,就可以到家與父親團聚。回到賓館之后,錢學森接到電話,提醒道:“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不言而喻,剛剛回國的錢學森,受到有關部門的嚴密保護。即便是這幾分鐘的路,也務必請錢學森乘坐為他提供的專車,以保障他的安全。到了北京之后,錢學森一家被安排住在天安門廣場旁的北京飯店。錢學森在北京長大,是一位“老北京”,對北京熟門熟路。北京飯店離王府井的東安市場僅一箭之遙,錢學森帶着全家步行去逛東安市場。當錢學森回到北京飯店,又接到電話:“10月8 葉永烈:聶榮臻元帥為錢學森換轎車(摘自《葉永烈講述錢學森故事》一書)觀看中央電視台的電視劇《聶榮臻》,令我記起聶榮臻元帥關心錢學森的一個小故事……1957年,當聶榮臻元帥送別一位客人時,透過窗口朝外一看,大門外停着的一輛天藍色的漂亮新車馬上引起他的注意。客人剛走,聶榮臻元帥就把秘書范濟生找來,問道:“那輛天藍色的轎車,是誰的車子?”范濟生馬上回答说:“錢學森的車子呀!”錢學森,就是剛才前來向聶榮臻元帥彙報工作的客人。當時錢學森剛剛擔任國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長。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其實也就是火箭研究院,只是為了對外保密,所以叫第五研究院。聶榮臻元帥主管國防科學的研究工作,是錢學森的“頂頭上司”。錢學森原本沒有專車,外出時乘坐單位的公用轎車。國防部第五研究院總共只有兩、三輛公用轎車,常常不夠用。為了錢學森工作的方便,聶榮臻元帥指示給錢學森配備一輛專用轎車,要秘書范濟生落實這一任務。范濟生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部為錢學森挑選轎車,一眼就看中那輛剛從美國進口的造型別緻的天藍色轎車。范濟生以為,錢學森是不久前從美國回國的大科學家,一定會很喜歡這輛新穎的轎車。范濟生滿以為聶榮臻元帥會表揚他幾句,誰知聶榮臻元帥命令他立即為錢學森換車,換一輛黑色的轎車。 日錢學森從美國回到祖國之后,有關部門就一直非常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安排專人陪同、專車接送。

   錢學森回國之后,到達上海,看望久違的父親。

   為了便於錢學森回家看望,陪同錢學森的中國科學院代表朱兆祥特地安排錢學森一家住在父親錢均夫家附近的賓館。錢學森一家,步行幾分鐘,就可以到家與父親團聚。大約是早年在香港、天津、上海做過秘密的地下工作的緣故,聶榮臻是一個眼光敏鋭而又非常細心的人。當時的北京,絶大部分轎車是黑色的,只有兩輛這樣的天藍色轎車。聶榮臻元帥说,天藍色轎車太顯眼,我們一定要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一旦別人知道錢學森的專車是天藍色的,很容易就掌握錢學森的行蹤。聶榮臻元帥這麼一提醒,范濟生恍然大悟,馬上為錢學森換了一輛黑色的轎車,就不那麼醒目了。自從1955年10月8日錢學森從美國回到祖國之后,有關部門就一直非常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安排專人陪同、專車接送。錢學森回國之后,到達上海,看望久違的父親。為了便於錢學森回家看望,陪同錢學森的中國科學院代表朱兆祥特地安排錢學森一家住在父親錢均夫家附近的賓館。錢學森一家,步行幾分鐘,就可以到家與父親團聚。回到賓館之后,錢學森接到電話,提醒道:“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不言而喻,剛剛回國的錢學森,受到有關部門的嚴密保護。即便是這幾分鐘的路,也務必請錢學森乘坐為他提供的專車,以保障他的安全。到了北京之后,錢學森一家被安排住在天安門廣場旁的北京飯店。錢學森在北京長大,是一位“老北京”,對北京熟門熟路。北京飯店離王府井的東安市場僅一箭之遙,錢學森帶着全家步行去逛東安市場。當錢學森回到北京飯店,又接到電話:“

   回到賓館之后,錢學森接到電話,提醒道:“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

  大約是早年在香港、天津、上海做過秘密的地下工作的緣故,聶榮臻是一個眼光敏鋭而又非常細心的人。當時的北京,絶大部分轎車是黑色的,只有兩輛這樣的天藍色轎車。聶榮臻元帥说,天藍色轎車太顯眼,我們一定要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一旦別人知道錢學森的專車是天藍色的,很容易就掌握錢學森的行蹤。聶榮臻元帥這麼一提醒,范濟生恍然大悟,馬上為錢學森換了一輛黑色的轎車,就不那麼醒目了。自從1955年10月8日錢學森從美國回到祖國之后,有關部門就一直非常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安排專人陪同、專車接送。錢學森回國之后,到達上海,看望久違的父親。為了便於錢學森回家看望,陪同錢學森的中國科學院代表朱兆祥特地安排錢學森一家住在父親錢均夫家附近的賓館。錢學森一家,步行幾分鐘,就可以到家與父親團聚。回到賓館之后,錢學森接到電話,提醒道:“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不言而喻,剛剛回國的錢學森,受到有關部門的嚴密保護。即便是這幾分鐘的路,也務必請錢學森乘坐為他提供的專車,以保障他的安全。到了北京之后,錢學森一家被安排住在天安門廣場旁的北京飯店。錢學森在北京長大,是一位“老北京”,對北京熟門熟路。北京飯店離王府井的東安市場僅一箭之遙,錢學森帶着全家步行去逛東安市場。當錢學森回到北京飯店,又接到電話:“ 不言而喻,剛剛回國的錢學森,受到有關部門的嚴密保護。即便是這幾分鐘的路,也務必請錢學森乘坐為他提供的專車,以保障他的安全。

   到了北京之后,錢學森一家被安排住在天安門廣場旁的北京飯店。錢學森在北京長大,是一位“老北京”,對北京熟門熟路。北京飯店離王府井的東安市場僅一箭之遙,錢學森帶着全家步行去逛東安市場。

   當錢學森回到北京飯店,又接到電話:“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

   葉永烈:聶榮臻元帥為錢學森換轎車(摘自《葉永烈講述錢學森故事》一書)觀看中央電視台的電視劇《聶榮臻》,令我記起聶榮臻元帥關心錢學森的一個小故事……1957年,當聶榮臻元帥送別一位客人時,透過窗口朝外一看,大門外停着的一輛天藍色的漂亮新車馬上引起他的注意。客人剛走,聶榮臻元帥就把秘書范濟生找來,問道:“那輛天藍色的轎車,是誰的車子?”范濟生馬上回答说:“錢學森的車子呀!”錢學森,就是剛才前來向聶榮臻元帥彙報工作的客人。當時錢學森剛剛擔任國防部第五研究院院長。國防部第五研究院,其實也就是火箭研究院,只是為了對外保密,所以叫第五研究院。聶榮臻元帥主管國防科學的研究工作,是錢學森的“頂頭上司”。錢學森原本沒有專車,外出時乘坐單位的公用轎車。國防部第五研究院總共只有兩、三輛公用轎車,常常不夠用。為了錢學森工作的方便,聶榮臻元帥指示給錢學森配備一輛專用轎車,要秘書范濟生落實這一任務。范濟生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部為錢學森挑選轎車,一眼就看中那輛剛從美國進口的造型別緻的天藍色轎車。范濟生以為,錢學森是不久前從美國回國的大科學家,一定會很喜歡這輛新穎的轎車。范濟生滿以為聶榮臻元帥會表揚他幾句,誰知聶榮臻元帥命令他立即為錢學森換車,換一輛黑色的轎車。為什麼錢學森這樣受到嚴密的保護?

   聶榮臻元帥的女兒聶力曾經回憶说,錢學森剛回國的時候,周恩來總理就曾囑咐過聶榮臻元帥:“要好好待錢學森,科學家是我們國家的精華,他是科學家的一個代表。”大約是早年在香港、天津、上海做過秘密的地下工作的緣故,聶榮臻是一個眼光敏鋭而又非常細心的人。當時的北京,絶大部分轎車是黑色的,只有兩輛這樣的天藍色轎車。聶榮臻元帥说,天藍色轎車太顯眼,我們一定要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一旦別人知道錢學森的專車是天藍色的,很容易就掌握錢學森的行蹤。聶榮臻元帥這麼一提醒,范濟生恍然大悟,馬上為錢學森換了一輛黑色的轎車,就不那麼醒目了。自從1955年10月8日錢學森從美國回到祖國之后,有關部門就一直非常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安排專人陪同、專車接送。錢學森回國之后,到達上海,看望久違的父親。為了便於錢學森回家看望,陪同錢學森的中國科學院代表朱兆祥特地安排錢學森一家住在父親錢均夫家附近的賓館。錢學森一家,步行幾分鐘,就可以到家與父親團聚。回到賓館之后,錢學森接到電話,提醒道:“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不言而喻,剛剛回國的錢學森,受到有關部門的嚴密保護。即便是這幾分鐘的路,也務必請錢學森乘坐為他提供的專車,以保障他的安全。到了北京之后,錢學森一家被安排住在天安門廣場旁的北京飯店。錢學森在北京長大,是一位“老北京”,對北京熟門熟路。北京飯店離王府井的東安市場僅一箭之遙,錢學森帶着全家步行去逛東安市場。當錢學森回到北京飯店,又接到電話:“

   周恩來總理是從中國政府的角度,高度重視錢學森。

  大約是早年在香港、天津、上海做過秘密的地下工作的緣故,聶榮臻是一個眼光敏鋭而又非常細心的人。當時的北京,絶大部分轎車是黑色的,只有兩輛這樣的天藍色轎車。聶榮臻元帥说,天藍色轎車太顯眼,我們一定要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一旦別人知道錢學森的專車是天藍色的,很容易就掌握錢學森的行蹤。聶榮臻元帥這麼一提醒,范濟生恍然大悟,馬上為錢學森換了一輛黑色的轎車,就不那麼醒目了。自從1955年10月8日錢學森從美國回到祖國之后,有關部門就一直非常注意保護錢學森的安全,安排專人陪同、專車接送。錢學森回國之后,到達上海,看望久違的父親。為了便於錢學森回家看望,陪同錢學森的中國科學院代表朱兆祥特地安排錢學森一家住在父親錢均夫家附近的賓館。錢學森一家,步行幾分鐘,就可以到家與父親團聚。回到賓館之后,錢學森接到電話,提醒道:“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不言而喻,剛剛回國的錢學森,受到有關部門的嚴密保護。即便是這幾分鐘的路,也務必請錢學森乘坐為他提供的專車,以保障他的安全。到了北京之后,錢學森一家被安排住在天安門廣場旁的北京飯店。錢學森在北京長大,是一位“老北京”,對北京熟門熟路。北京飯店離王府井的東安市場僅一箭之遙,錢學森帶着全家步行去逛東安市場。當錢學森回到北京飯店,又接到電話:“ 其實,美國人同樣也高度重視錢學森。美國國防部海軍副部長金貝爾就曾經這樣说:“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錢學森回國。他太有價值了,抵得上三到五個師的兵力!”

  錢先生,請坐車,務請注意安全。”為什麼錢學森這樣受到嚴密的保護?聶榮臻元帥的女兒聶力曾經回憶说,錢學森剛回國的時候,周恩來總理就曾囑咐過聶榮臻元帥:“要好好待錢學森,科學家是我們國家的精華,他是科學家的一個代表。”周恩來總理是從中國政府的角度,高度重視錢學森。其實,美國人同樣也高度重視錢學森。美國國防部海軍副部長金貝爾就曾經這樣说:“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錢學森回國。他太有價值了,抵得上三到五個師的兵力!”正因為這樣,錢學森回國之后,受到毛澤東主席接見。毛澤東主席伸出五個手指頭,對錢學森说,聽说美國人把你當成五個師呢!我看呀,對於我們说來,你比五個師的力量大得多。一個師有一萬多人。也就是说,錢學森一個人,比五、六萬人的力量都大!正因為這樣,錢學森回國之后,受到毛澤東主席接見。毛澤東主席伸出五個手指頭,對錢學森说,聽说美國人把你當成五個師呢!我看呀,對於我們说來,你比五個師的力量大得多。

   一個師有一萬多人。也就是说,錢學森一個人,比五、六萬人的力量都大!

   來源:() - 葉永烈:聶榮臻元帥為錢學森換轎車_葉永烈_新浪博客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