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鴉片戰爭前夜林則徐禁煙的矛盾現實

轉寄 列印

虎門銷煙
虎門銷煙

  皇帝奮起

  如果把這部着作的內容寫成小說,也許明確地寫成公羊學派的革新官僚與保守的富裕階層之爭更為有趣。還可進一步把前者限定為宣南詩社,後者限定為公行,即宣南詩社與公行集團的鬥爭,這樣就會簡單明了了。

  中國曾經攝製過一部電影,片名叫《林則徐》,其主題當然是鴉片戰爭。有篇文章記載了在拍制這部片子時,有關人士曾作過種種的討論。讀了這篇文章,可以了解在選擇與主角林則徐對立的人物上所煞費的苦心。

  為了讓觀衆明白易懂,可以明確地區分好人和壞人。好人當然是主角林則徐,但問題是在設定誰是壞人上。據說最初有人主張設定為公行總商伍紹榮。但是,有人認為把一個民間人士伍紹榮作為享有兵部尚書(國防部長)待遇的欽差大臣林則徐的對立面,很不相稱,因此沒有採納。

  當時是極端的官尊民卑的社會,伍紹榮被林則徐叫去時,恐怕首先就要下跪。從表面上看,他們的身分確實相

  差很大。但是,伍紹榮背後的經濟力量是巨大的,其分量足以與欽差大臣相比。

  攝製影片的有關人士放棄了伍紹榮,一度曾考慮把水師副將韓肇慶當作壞人——即所謂的投降派代表。韓肇慶是臭名昭著的人物,他協助鴉片走私,獲取百分之二的默許費,卻以緝私有功而升官。這個人物官職確實不低,但他是靠商人的財力來豢養的,其地位顯然在伍紹榮之下。

  影片只好把公行的監督機構——廣東海關監督豫厚庵 當作壞人,讓他跟林則徐尖鋭對立。廣東的高級官員在有關鴉片和海防等問題聯合上奏時,一般都是由總督、巡撫、提督和海關監督四人聯名。從地位上來看,他相當於財政部副部長,所以級別還是夠格的。

  但是,問題是予厚庵究竟是不是投降派的代表。從個人關係來說,他跟林則徐十分親密。林則徐任江蘇巡撫時,予厚庵是當地管財政的長官。從林則徐的日記可以看出,不論是在蘇州還是在廣州,他們都象親戚一般來往。林則徐被革職離開廣州時,甚至把行李托他保管,他們的關係並不象電影上所看到的那樣互相仇視。予厚庵的職務是監督公行,可能有時是站在維護公行的立場上說話,但並無證據說明他積極進行投降活動。他在影片中充當的角色,令人感到有點可憐。

  閑話說得太多了。如果在宣南詩社和公行集團之爭的小說中,雙方都施展了策略,那恐怕就更有趣了。

  在公行集團中可以看出有施展策略的痕跡。許乃濟的弛禁論與廣東復奏,令人感到步調配合得太一致了。

  另一方面,宣南詩社方面的嚴禁奏議與林則徐的被起用,似乎也太巧合了。

  不過,許乃濟曾奏請皇帝命令廣東官員進行調查,所以互相勾結的可能性很大。而黃爵滋並未要求起用林則徐。

  究竟要起用誰來擔任解決鴉片問題的工作,這完全要由道光皇帝來決定。由於輔佐的首席軍機大臣是保守派的穆彰阿,所以他要起用革新派的林則徐。

  國家的財政日益拮据,道光皇帝早就考慮應當在這方面採取堅決的措施。正在這時候,黃爵滋呈上了奏議,皇帝大為高興,心裏想:“這是個辦法!”但他覺得黃爵滋的資歷和經驗都不足,不宜擔任欽差大臣。因此把黃爵滋奏文的抄本分送各地的地方長官,徵求他們的意見。

  在二十多名總督、巡撫、將軍當中,全面贊成黃爵滋奏議的僅有以下四人:

  湖廣總督    林則徐

  兩江總督    陶  澍

  四川總督    蘇廷玉

  河南巡撫    桂  良

  其他官員的意見雖然原則上贊成嚴禁鴉片,但認為處以死罪太過分了。連兩廣總督鄧廷楨也認為死罪太過,應改為墨刑。一個人如處以墨刑,就再也不能在人前露面,所以應當說也是相當重的刑。

  從當時的疆臣表(地方長官名單)來看,半數以上是滿族,而全面贊成黃爵滋奏議的四個人當中,滿族僅有河南巡撫桂良一人。後來與鴉片戰爭有關係的直隸總督琦善、雲貴總督伊裏布以及浙江巡撫烏爾恭額等滿族高級官員都認為死刑不妥。

  要嚴禁鴉片,而且要處以死刑,這是一次重大的改革。從現狀來說,當時人們是公開吸食鴉片的,誰也不意識這是犯罪。這就好似日本戰後一度盛行大米的黑市交易,誰也不認為這是違法。

  如果把這部着作的內容寫成小說,也許明確地寫成公羊學派的革新官僚與保守的富裕階層之爭更為有趣。還可進一步把前者限定為宣南詩社,後者限定為公行,即宣南詩社與公行集團的鬥爭,這樣就會簡單明了了。

  中國曾經攝製過一部電影,片名叫《林則徐》,其主題當然是鴉片戰爭。有篇文章記載了在拍制這部片子時,有關人士曾作過種種的討論。讀了這篇文章,可以了解在選擇與主角林則徐對立的人物上所煞費的苦心。

  為了讓觀衆明白易懂,可以明確地區分好人和壞人。好人當然是主角林則徐,但問題是在設定誰是壞人上。據說最初有人主張設定為公行總商伍紹榮。但是,有人認為把一個民間人士伍紹榮作為享有兵部尚書(國防部長)待遇的欽差大臣林則徐的對立面,很不相稱,因此沒有採納。

  當時是極端的官尊民卑的社會,伍紹榮被林則徐叫去時,恐怕首先就要下跪。從表面上看,他們的身分確實相

  差很大。但是,伍紹榮背後的經濟力量是巨大的,其分量足以與欽差大臣相比。

  攝製影片的有關人士放棄了伍紹榮,一度曾考慮把水師副將韓肇慶當作壞人——即所謂的投降派代表。韓肇慶是臭名昭著的人物,他協助鴉片走私,獲取百分之二的默許費,卻以緝私有功而升官。這個人物官職確實不低,但他是靠商人的財力來豢養的,其地位顯然在伍紹榮之下。

  影片只好把公行的監督機構——廣東海關監督豫厚庵 當作壞人,讓他跟林則徐尖鋭對立。廣東的高級官員在有關鴉片和海防等問題聯合上奏時,一般都是由總督、巡撫、提督和海關監督四人聯名。從地位上來看,他相當於財政部副部長,所以級別還是夠格的。

  但是,問題是予厚庵究竟是不是投降派的代表。從個人關係來說,他跟林則徐十分親密。林則徐任江蘇巡撫時,予厚庵是當地管財政的長官。從林則徐的日記可以看出,不論是在蘇州還是在廣州,他們都象親戚一般來往。林則徐被革職離開廣州時,甚至把行李托他保管,他們的關係並不象電影上所看到的那樣互相仇視。予厚庵的職務是監督公行,可能有時是站在維護公行的立場上說話,但並無證據說明他積極進行投降活動。他在影片中充當的角色,令人感到有點可憐。

  閑話說得太多了。如果在宣南詩社和公行集團之爭的小說中,雙方都施展了策略,那恐怕就更有趣了。

  在公行集團中可以看出有施展策略的痕跡。許乃濟的弛禁論與廣東復奏,令人感到步調配合得太一致了。

  另一方面,宣南詩社方面的嚴禁奏議與林則徐的被起用,似乎也太巧合了。

  不過,許乃濟曾奏請皇帝命令廣東官員進行調查,所以互相勾結的可能性很大。而黃爵滋並未要求起用林則徐。

  究竟要起用誰來擔任解決鴉片問題的工作,這完全要由道光皇帝來決定。由於輔佐的首席軍機大臣是保守派的穆彰阿,所以他要起用革新派的林則徐。

  國家的財政日益拮据,道光皇帝早就考慮應當在這方面採取堅決的措施。正在這時候,黃爵滋呈上了奏議,皇帝大為高興,心裏想:“這是個辦法!”但他覺得黃爵滋的資歷和經驗都不足,不宜擔任欽差大臣。因此把黃爵滋奏文的抄本分送各地的地方長官,徵求他們的意見。

[1] [2] [3] [4] [5] [6]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