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清宮探秘:雍正即位太后烏雅氏暴斃之謎

轉寄 列印

    (本文摘自《探秘清朝:雍正即位之謎》)

  雍正帝即位后第二天,便封他的政敵胤禊為親王,讓他和皇十三子同自己關係最好的胤祥、隆科多以及胤禊的親信馬齊一起為總理事務大臣,還任用了胤禊的一些親信,蔡埏、年羹堯、隆科多,都是胤稹的得力助手。

  雍正的這一招出人意料,有效地堵住了許多人的嘴,也將胤禊控制在自己的手中,逐步分化他的親信,以待時機成熟時下手。

  對待他的同胞弟弟胤褪,雍正真是不好下手。胤褪是皇位最有利的繼承人,加上社會上傳揚的雍正奪了胤褪皇位的謡言,胤褪是很受人們同情的,他具有潛在的號召力,雍正對他十分警惕。

  康熙皇帝一駕崩,雍正就奪了十四阿哥胤褪的軍權,只允許他帶20個人,讓他火速回京奔喪。雍正下旨讓自己的十四弟先來拜見他再去拜見皇父的靈柩。可十四阿哥胤褪也是一個剛烈之主,他徑直奔到康熙的靈堂,望見自己父皇的靈柩,百感交集,哭倒在地。胤褪慘聲哭道:“皇阿瑪,您的兒子老十四回來了,您睜開眼睛看看那老十四呀!皇阿瑪,記得我剛出征的時候還是您親自送我到城門口,您握着我的手和我说,胤褪啊,朕等着你回來。可是皇阿瑪您怎麼就沒有等着老十四回來看看您,告訴您戰況告訴您老十四已經長大了,可以為您分憂了啊,皇阿瑪你睜開眼睛再看一眼老十四吧!”他哭得傷心欲絶,他是為父皇的永遠離去而哭,他更是在為自己的命運而哭。他訴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那麼的情真意切。不想,緊接着,他激動得不能自已地说:“來人吶,你們把它打開,讓皇阿瑪再看我一眼,也讓我再看皇阿瑪一眼!”说完自己就要動手去揭棺。雍正示意身邊的侍衛去拉住了他。雍正自己卻遠遠地站在一邊看着。胤褪心裏對他已是滿懷仇恨,但又不得不向他叩頭問安。

  雍正為了表示自己的兄長風度,上前扶住了他,说:“老十四,節哀順變吧,我想皇阿瑪也不希望看到你這樣地哭,他若泉下有知也會難過的!”

  雍正又開腔道:“皇阿瑪過世了,朕和你一樣的痛心,每每念及皇阿瑪還在世的時候,對我們兄弟雖然很嚴厲,但是都疼愛有加,朕也是猶如剜心之痛啊!可是人死不能復生,皇阿瑪去了天上做逍遙神仙去了,我們做兒子的要幫皇阿瑪更好地守住這來之不易的江山,才對得起他老人家啊!”不想,胤褪卻沒搭理雍正,這使雍正很難下台。雍正就以此為藉口,斥責弟弟说:“你這個人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如此地氣傲心高將來能做什麼大事!”

  這時的胤褪倒開口了,他剛才一進門就看到自己的母親德妃和其他的普通妃嬪跪在一起,他現在正好借題發揮说:“皇兄,你既然登基做了皇上,作為弟弟我為你高興,我們大清的基業總算是在我們手中可以發揚光大,可是為什麼額娘卻和其他的嬪妃跪在一起?”雍正被他這麼一说,已經沒有了退路,但他即刻说:“是,是,皇弟说得極是。既然朕已經登基做了皇帝,那麼額娘自然是皇太后了!”一邊說著一邊去扶起自己的母親,嘴裏還忙说:“來人吶,替朕擬旨,即刻起封德妃為皇太后!”隨行的大臣聽到了,就趕緊應了一聲去辦了。胤褪看到自己的額娘都已經封了皇太后了,大局已定,自己再鬧也是枉然,所以也不向雍正請辭,就徑自走出去了!雍正冷冷地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

  事后不久,雍正就以胤褪大鬧康熙靈堂,對當今皇上不恭為藉口,並且说胤褪氣傲心高而削除了胤褪的王爵,只保留了貝子封號。

  一個月后,雍正和諸皇子護送康熙靈柩安葬在東陵。安葬完康熙皇帝之后,雍正帝以看守父親皇陵為名讓胤褪留下,雍正對胤褪说:“胤褪啊,朕深知你對皇阿瑪是感情深厚,也知道你悲痛萬分,所以你就留下來替大家儘儘孝心,為皇阿瑪守着陵寢,你也好多陪陪疼愛你的皇阿瑪!”胤褪豈會不知實際上雍正是要把自己囚禁在遵化。不過,四阿哥胤稹現在已經成了皇帝了,這個是已經板上釘釘的事兒了,如果自己還是和他對抗的話,估計下場會比囚禁凄慘得多。他在內心裏翻來覆去權宜了很久,最終還是答應雍正的要求留下來為康熙皇帝守陵寢。

  雍正對自己的同胞兄弟十四阿哥胤褪的無情,使他們兄弟倆的親生母親烏雅氏也就是現在的皇太后感到十分的寒心。她既管不了大的,也幫不了小的,大的小的都是從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看着自己生下來的孩子手足相殘,但是這一切她卻正在經歷着!

  皇太后走出慈寧宮,剛剛下過雨的御花園,還帶着雨水的嬌羞,天邊若隱若現的有一道彩虹,但是她卻無心去看那些風景,她現在貴為皇太后,吃的喝的全都是極品,比起自己當嬪妃的時候日子不知道舒坦了多少倍,可是自己親生的兩個兒子明着相鬥使她十分難過。她在心裏默默地問康熙:“皇上,你教教臣妾該怎麼辦呀!”淚水在她已經有了褶皺的臉上蜿蜒着。因為思慮這些事情,整天憂鬱着,所以皇太后漸漸地就生出病來,雍正元年(1723)五月二十二日皇太后得病,雍正帝親自到永和宮,沒白天沒黑夜地照顧在自己的娘親身邊,親自侍奉湯藥。他吹了一口藥,將烏雅氏扶起來,喂到她嘴裏。關切地说:“額娘,看了太醫您感覺好些了嗎?”烏雅氏搖搖頭,说:“皇上,額娘沒有大礙,你處理國家大事為重,不要服侍在額娘身邊!”雍正此時像個孩子一樣搖搖頭,说:“不,額娘,兒子小的時候都是額娘這麼親手養起來的,現在額娘生病了,兒子豈有不照顧之理!”接着他又吹了一口藥,小心翼翼地喂到烏雅氏的嘴裏,吹一口喂一口,一碗湯藥就喂完了!雍正讓烏雅氏躺下,給她蓋好了被子,说:“額娘,不要太多操勞,您先休息一會兒,睡醒就會好了!”烏雅氏點點頭,閉上了眼睛。

  雍正示意太監宮女輕聲地退下。過了一個時辰,坐在房外假寐的雍正突然聽到太監宮女們慌亂的腳步聲,他微微轉醒,急忙走到烏雅氏的床前,他看到此時的母親的胸口起伏得非常厲害,好像有什麼話對自己说,他俯下身子去聽,就和當年康熙皇帝聽他的小玫瑰臨終的話一樣,不過那是夫妻,現在是血肉相連的母子,烏雅氏開口就咳嗽了,她喘着氣说:“皇,皇,皇上,無論如何,十四阿哥是你的親生弟弟,你,你們,你們倆都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我,我,我現在看着你們手足相殘,痛心不已,但,但是,但是你又這麼的忙,額娘也不好和你多说,说什麼!”還沒说完她已經喘得不成樣子,雍正讓她不要再说了,可是她卻堅持着说:“皇上,額娘知道,現在若是不说,就再也沒有機會了,你要答應額娘,答應額娘,和十四……”她突然噴出一口血,嘴裏说出的話再也聽不清楚了,只剩下出氣沒有進氣了。眼角滑落下來的她這輩子最后一滴眼淚,是為了自己的兩個親生兒子。二十三日醜刻(深夜一點至三點)孝恭仁皇后崩。雍正看到自己的母親斷了氣,心中也非常難過。生離死別雖然每個人都免不了,可是真的輪到親眼看到娘親為了自己和弟弟的事情,抑鬱成疾命歸黃泉,雍正仍止不住掉下了悲痛的眼淚。

  皇太后死於康熙帝大喪期內,五月二十六日恭移皇太后梓宮。皇太后的梓宮奉安於寧壽宮,雍正帝於蒼震門內設倚廬縞素居喪。倚廬為古代遭喪者所居,倚木為廬,於中門外東墻下起廬,先將一根木頭放在離墻五尺的地上,上立五根橡木斜倚在東墻,以草苫蓋之,南北兩出口也以草簾屏之,向北開口,裏外不涂抹灰泥,即草棚。這一年,雍正帝四十五歲。他每日赴母后梓宮前上食品三次,哀號不止,他一邊哭一邊说:“額娘,是做兒子的不孝,還沒好好地侍奉額娘,額娘就走了,丟下兒子孤苦伶仃的一個人活着,兒子也真想跟隨着額娘去了,可是江山社稷還在,黎民百姓還在,讓兒子做了一個不孝之人,額娘啊,你泉下有知,不要生兒子的氣,等兒子打理好了這江山,就去陪您,侍奉您!”他哭得非常動感情,從和額娘相處的日子说到最后忙於國事忽略了娘親,聲淚俱下,群臣莫不感泣。大臣紛紛都來勸解说:“皇上,請節哀,請為了大清社稷保重龍體,太后也不希望您哭壞了龍體,荒廢了大清祖業!”

  六月二十日總理大臣等官會議,恭請四后同聖祖廟,尊謚並加“仁”字。雍正帝諭旨:“朕唯母后升太廟,大典攸關,欲伸臣子之孝恩,必準前代之成憲,務得情理允協,乃可昭示萬年。”諸王大臣等引據宋朝太宗、真宗四后荊寸廟之禮,雍正帝以此為例,諭旨:“恭唯孝誠仁皇后元配,宸極,孝昭仁皇后、孝懿仁皇后繼位中宮。孝恭仁皇后誕育聯躬,母儀天下。按先儒耐廟之儀:一元后、一繼立、一本生,以次並列。今母后升柑位次,當首奉孝誠仁皇后,次奉孝昭仁皇后,次奉孝懿仁皇后,次奉孝恭仁皇后。如此庶於古禮符合,而朕心亦安矣。”

  但是當時雍正的政敵們说,烏雅氏的死不是雍正所宣佈的那樣病死的,而是太后要見自己的小兒子胤褪,當哥哥的雍正皇帝不允許,烏雅氏一氣之下便撞了鐵柱子。

[1] [2]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