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女諜疑案:執行死刑後川島芳子生死之謎(4)

轉寄 列印

  (1)G.H.Q參謀第二部(G2),1949年1月5日,對防諜部隊發出秘密調查川島芳子身世與諜報活動指令。調查川島浪速、古川大航、小方八郎等20余人作證,確定其為隸屬於上海日軍參謀本部的間諜,利用色情從中國要人獲取情報等。

  (2)據古川大航證實,他並不認識川島芳子本人。從其遺體所見,由頭後部射入炸子,導致粉碎性毀容,難以辨認死者正身。但在服刑中芳子仍然是男式短髮,而屍體確是女式垂肩長髮,而且對照遺體照片,短粗胖長髮的死者,並非小巧玲瓏短髮的芳子形象。

  (3)根據劉鳳貞給南京檢察院的檢舉信,揭露以金條買劉鳳玲為替身之說,流傳甚廣。川島芳子的處刑真相始終令人迷惑不解,但迄今並無川島芳子在何處出現的情報。

  7.最具有探討價值的“劉鳳玲小姐替身說”

  1948年4月中旬,替身劉鳳玲的妹妹劉鳳貞,先後向最高法院監察處和報社,舉報揭發第一監獄人員的違法瀆職行為。1948年月15日,劉鳳貞的第一封檢舉信說:《北平日報》、《華北日報》、《民國日報》、《明報》中華民國三十七年四月十五、十九日。

  我姐姐劉鳳玲,她是個孝女,面貌像金(璧輝)一樣,也會日語。我母親聽我盟哥劉仲濟的話,把我姐姐的命賣了十條黃金。

  臨執行的頭天晚上,我同母親送姐姐到監獄官舍,見到監獄二科萬、王兩位科長和典獄長吳大人,他們才給了四條金子,下欠六條,說過幾天就給。母親哭得了不得,想要後悔不幹,三位大人全生氣地說:“你們要反復,把你們娘三個全殺了。”我們害怕,因姐姐是患胃病要死的人了,又有孝心反勸母親回家。

  聽劉仲濟說,金璧輝(川島芳子)從女監提出來大院內,就和我姐姐對換,從小門逃往東北去了。

  劉仲濟因制毒在監執行,徒刑期滿,就用克扣我姐姐賣命的金條買了個辦事員。受徒刑的人,還能當官,真是怪事……王科長坐家吃個看守餉,吳大人可發老財了。王科長從民國三十一年就在一監當科長,作弊老手,還有陳醫官、秋專員,全是吳大人幫助生財的人啊,別的人我不恨,我就恨他們金條不給足,還要害我娘倆。

  從檢舉信中,完全可以看出,第一監獄的多數人員是貪臓枉法的慣犯。

  劉鳳貞的第二封檢舉信說:《北平日報》、《華北日報》、《民國日報》、《明報》中華民國三十七年四月十五、十九日。

  4月19日晚,我母親劉李氏又找到一監吳典獄長,萬、王二科長,秋專員,討要我姐姐替金璧輝(川島芳子)槍斃的身價金條六條,被萬、王兩科長打嘴巴了。吳、秋兩大人說:“你們不樂意活了”,嚇得母親沒敢再問。

  我母親回頭找我干哥哥劉仲濟說理,可是製造嗎啡的犯人,用金條買了個辦事員的劉仲濟,哪還能講理呢?……

  4月20日晚,我母親又前往監獄官舍找吳、王、萬、秋四位大人要金條,由那天我母親就未回來。我向劉仲濟打聽,他說:“你快藏起來好逃命。”我刻下各處藏躲,不敢露面。我姐姐白替人死,母親命又搭上了,請法院查查吧!

  在衆多的懷疑被處死者並非金璧輝正身說法當中,多數屬於揣測或人云亦云的風傳,缺乏實證。但有一點是共同的,即必然存在替換被告的“替身”,否則懷疑生死之說便在邏輯上自相矛盾了。

  在比較各種說法當中,劉鳳貞的揭發檢舉信,即“劉鳳玲替身說”所描述的受迫害具體細節,一環扣一環,合情合理,比較令人信服。其所揭發第一監獄人員的貪臓枉法事實,參照過去第一監獄的違法亂紀先例,此次故弄玄虛,掩護疑案真相,實毋庸置疑,昭然若揭。

  一、掩蓋真正行刑內幕的調查報告

  1.劉鳳貞控告典獄長賄放案是否純系虛構

  各報對劉鳳貞的揭發檢舉信曝光後,立即引起全社會嘩然。河北省檢察使署迫於社會各階層群衆的強大質詢壓力,1948年5月22日,發表文告稱:“劉鳳貞控告典獄長賄放案,監署已查復監院純系虛構。”

  本院奉令調查河北第一監獄典獄長吳峙沅等的被訴賄放金璧輝(川島芳子)一案,遵即進行調查,僅就所獲續陳於後:《北平日報》、《華北日報》、《民國日報》、《明報》中華民國三十七年五月二十六、二十七日。

  (1)執行經過:核閱卷載,河北高等法院監察處於本年3月24日,以核丁字第183號,訓令河北北平第一監獄典獄長吳峙沅,以接奉最高法院監察署寅魚捷字第16號代電,尾開:令行電仰該首席檢察官,遵照部令,將該犯金璧輝一名提案,驗明正身,依法執行死刑。遂定於本月25日上午七時,派本院檢察官何承斌前往執行,何行令飭知照,並仰切實協助執行,具報為要。承辦此案之檢察官何承斌奉令後,乃於25日上午六時左右,隨帶書記官、法醫、法警等,前往一監辦理執行。到獄後,首由該獄主管科王科長到女監提取金璧輝(川島芳子),經女監主任趙愛珍將金犯喚出監房至女監側門交王科長,由王科長將金犯即交給高檢處法警,押往刑場。至刑場後,當由檢察官何承斌親自驗明,確系金璧輝(川島芳子)正身無疑,訊留遺書後,宣佈執行,復經率同檢驗,至三次相驗,確已死亡,始由監獄官下令,抬到後院門外,此乃當日執行經過之大概情形也。

  (2)控告內容:(與前揭劉鳳貞揭發檢舉信內容相同)

  (3)事實分析:

  ①根據第一封控告情形,則被害人劉鳳玲甘願受賣替金璧輝(川島芳子)一死者,其原因為一孝女,其代價為黃金十條,其動機為其母聽其盟哥劉仲濟之言,其能入選原因為“面貌像金一樣”,還會日文日語,由此四種因素,乃造成頂替死刑之事實。但訊之所舉出原介紹人劉仲濟,則堅決否認有盟妹其人者,且任何親友關係,亦否認有其人。具呈人既不出頭,又無住址,所列之介紹人又矢口否認其事,故除非原具呈人挺身而出對質,則無法證明劉仲濟否認為虛構事實,其理至明。

  ②其信所述:“劉鳳玲因患胃病要死的人了,又因孝心,反勸其母回家”一節,查患胃病要死的人,其患病程度,嚴重可知。金璧輝(川島芳子)在執行死刑前,健康如常,以患病將死之人,代替一健康如常之人,雖如控呈所述:“面貌像金一樣,還會日文日語”;而其體質健康,相差懸殊,如此欲蒙蔽負責執行檢察官,其檢察官能默允乎。

  ③金璧輝(川島芳子)從女監提到院內,“就同劉鳳玲對換,從小門逃往東北去了”一節,證之女監主任趙愛珍所供:“本監王科長到女監提金璧輝(川島芳子),當由本人將金押至女監側門,交王科長帶走”,又雲:“我看見在側門外邊,王科長即將金犯交給高檢處法警押往刑場。

[上一頁] [1] [2] [3] [4] [5]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