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騎虎難下成英雄:荊軻刺秦王是被迫無奈(4)

轉寄 列印

  於是,荊軻開始主動出擊,決定找樊於期將軍談談。

  這一談可就談出了大問題。

  關於荊軻和樊於期這場具有歷史意義的見面,司馬遷如此記述:“乃遂私見樊於期。”可見,荊軻是以私人身份和樊於期會見的。

  荊軻開宗明義地告訴樊於期:“我聽說將軍你的這顆人頭價值昂貴啊!有多昂貴呢?擁有它就等於擁有了黃金千兩外加萬戶封邑。”之後,沒有任何過渡和勸說,荊軻就斬釘截鐵地對樊於期說:“你的人頭如果能借給燕國一用,這樣就可以為受盡秦國欺負的燕國報仇了。”

  作為一個深入研究過“術”而又為人深沉的人,荊軻的智慧在這段話裡得到了充分的體現,可是2000年來,其中的深意卻被人們忽略了。

  如果我們重回那一歷史現場,就可以感覺到荊軻這段話的巧妙。荊軻在這套說辭中加入了兩個重要暗示:一是將軍你的腦袋價值連城,因此,許多想發財的人都惦記着呢,將軍你要好自為之,好生看護;二是將軍你腦袋的重要價值還在於可以為燕國報仇,因此,即使不是為了發家致富,想保家衛國的燕國人,隨時都會將你的人頭砍下。你這麼亡命天涯難道不就是為了活下來嗎?

  因此,荊軻所有的用意就是為了引導樊於期堅決保護好自己這顆珍貴的腦袋,必要時可以繼續亡命天涯,玩個失蹤。只要樊於期保住了自己的人頭,順利開溜,荊軻就可以從一場精心策劃的陰謀裡脫身,從而實現樊於期和自己的雙贏。

  可以想見,在和樊於期會見之前,可憐的荊軻費了多大的心思啊!

  可是最終的結果是什麼呢?

  應該說,本來荊軻和樊於期可以雙贏的,卻由於一方的誤判而擦槍走火,全盤皆輸。

  百密一疏。沒有流亡經驗的荊軻絶對沒有想到,秦帝國的通緝令,已使樊於期無處藏身,四海之內,莫非監獄,這樣的精神折磨,終會導致樊於期的精神崩潰。而荊軻的那一番分析,恰恰是壓垮樊於期的最後一根稻草。

  樊於期身負血海深仇,又惶惶如喪家之犬,哪有工夫進行縝密的邏輯推演;樊於期期待的就是了斷,有一個斬釘截鐵的理由來了斷。

  恰在這個時候,荊軻給出的這個理由出現了,樊於期想,生有何歡,死有何懼,而現在荊軻居然肯定我的腦袋極有意義,既然這麼多人都在惦記着我的腦袋,那麼他殺也是死,自殺也是死,既然如此,我為什麼不獻出自己的腦袋呢?

  激動人心的場景在荊軻意料之外出現了,樊於期居然不聞不問,不追究前因後果,“遂自剄”!

  精神崩潰的樊於期自我了斷,自己交出了自己的腦袋。

  太子丹很快就知道了消息,並且在第一時間趕到案發現場,一番假作真時真亦假的表演之後,“乃遂盛樊於期首,函封之”,意思是將樊於期的腦袋裝進了匣子裡。當樊於期的人頭被裝進匣子裡的一剎那,荊軻知道自己徹底完了,聰明反被聰明誤;荊軻轉眼間化作魚肉,太子丹則轉眼間化作庖廚,一道色香味俱佳的大菜即將被隆重推出。

  就這樣,聰明的荊軻,可憐的荊軻,在田光和樊於期兩條人命的裹脅之下,變成了太子丹的一把匕首。這把匕首將成為刺殺秦王嬴政的兇器。

  在不久的將來,太子丹還會為他配上另外一把匕首,那匕首名曰“徐夫人匕首”。這把匕首多次用毒藥反復淬火,只要人被碰破了一點皮,就必死無疑。兩把匕首不可分離地在燕國結成了手足,從此再沒有分開。

  就這樣,荊軻陰差陽錯,一步步被逼上了絶路。他的自救大業灰飛煙滅。

  荊軻拿到了樊於期的人頭,同時拿到了督亢地圖,並且配備了精良的匕首。這把精良的匕首將被小心翼翼地卷進地圖的最裏面,從外面看起來,匕首的柄就如同地圖的軸。和他同行的,還有一個十三歲就殺過人的不良少年秦舞陽。

  一不留神,一招不慎,終點又回到了起點,到了現在才發覺,怎麼辦?既然終點又回到了起點,荊軻也就按起點的思路來繼續拖延行期,以拖待變,遲遲不肯上路,但是條件卻完全變了。忍無可忍的太子丹終於開始對荊軻不客氣了,語氣生硬地催促荊軻啟程上路,走投無路的荊軻終於收拾行裝,踏上殘酷的征途。

  在上路的時候,荊軻會懷着何種心情,他又將發出怎樣的感嘆呢?

  這段故事,大家已經比較熟悉,那就是,無可奈何的荊軻,為燕太子丹、田光、樊於期所裹挾的荊軻,心情複雜地邁出了西去刺秦的步伐,但他心裏沒有任何把握,也深知此去凶多吉少。所以,當他面對送行的人群,在易水河畔,情難自已,發出了“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蒼涼感慨。這與其說是荊軻的豪言壯語,不如看做是荊軻絶望心情的寫照。

  當然,我們今天來分析荊軻,不是為了給他抹黑,更不是為了解構這樣一個英雄。而是想說,荊軻是一個感情十分豐富的英雄,是一個思想深刻、思維縝密的英雄。這樣的英雄才更能打動人,更能讓人過目不忘。

  附

  荊軻刺秦王(節選自《戰國策》)

  秦將王翦破趙,虜趙王,盡收其地,進兵北略地,至燕南界。

  太子丹恐懼,乃請荊卿曰:“秦兵旦暮渡易水,則雖欲長侍足下,豈可得哉?”荊卿曰:“微太子言,臣願得謁之。今行而無信,則秦未可親也。夫今樊將軍,秦王購之金千斤,邑萬家。誠能得樊將軍首,與燕督亢之地圖獻秦王,秦王必說見臣,臣乃得有以報太子。”太子曰:“樊將軍以窮困來歸丹,丹不忍以己之私,而傷長者之意,願足下更慮之!”

  荊軻知太子不忍,乃遂私見樊於期,曰:“秦之遇將軍,可謂深矣。父母宗族,皆為戮沒。今聞購將軍之首,金千斤,邑萬家,將奈何?”樊將軍仰天太息流涕曰:“吾每念,常痛於骨髓,顧計不知所出耳!”軻曰:“今有一言,可以解燕國之患,而報將軍之仇者,何如?”樊於期乃前曰:“為之奈何?”荊軻曰:“願得將軍之首以獻秦,秦王必喜而善見臣。臣左手把其袖,而右手揕其胸,然則將軍之仇報,而燕國見陵之恥除矣。將軍豈有意乎?”樊於期偏袒扼腕而進曰:“此臣日夜切齒拊心也,乃今得聞教!”遂自剄。

  太子聞之,馳往,伏屍而哭,極哀。既已,無可奈何,乃遂收盛樊於期之首,函封之。

  於是太子預求天下之利匕首,得趙人徐夫人之匕首,取之百金,使工以藥淬之。以試人,血濡縷,人無不立死者。乃為裝遣荊軻。

  燕國有勇士秦武陽,年十二,殺人,人不敢與忤視。乃令秦武陽為副。

  荊軻有所待,欲與俱,其人居遠未來,而為留待。

  頃之未發,太子遲之。疑其有改悔,乃復請之曰:“日以盡矣,荊卿豈無意哉?丹請先遣秦武陽!”荊軻怒,叱太子曰:“今日往而不反者,豎子也!今提一匕首入不測之強秦,仆所以留者,待吾客與俱。今太子遲之,請辭決矣!”遂發。

  太子及賓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上,既祖,取道。高漸離擊築,荊軻和而歌,為變徵之聲,士皆垂淚涕泣。又前而為歌曰:“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復為慷慨羽聲,士皆瞋目,發盡上指冠。於是荊軻遂就車而去,終已不顧。

  既至秦,持千金之資幣物,厚遺秦王寵臣中庶子蒙嘉。

  嘉為先言於秦王曰:“燕王誠振怖大王之威,不敢興兵以拒大王,願舉國為內臣。比諸侯之列,給貢職如郡縣,而得奉守先王之宗廟。恐懼不敢自陳,謹斬樊於期頭,及獻燕之督亢之地圖,函封,燕王拜送於庭,使使以聞大王。唯大王命之。”

  秦王聞之,大喜。乃朝服,設九賓,見燕使者咸陽宮。

  荊軻奉樊於期頭函,而秦武陽奉地圖匣,以次進。至陛下,秦武陽色變振恐,群臣怪之,荊軻顧笑武陽,前為謝曰:“北蠻夷之鄙人,未嘗見天子,故振懾,願大王少假借之,使畢使於前。”秦王謂軻曰:“起,取武陽所持圖!”

  軻既取圖奉之,發圖,圖窮而匕首見。因左手把秦王之袖,而右手持匕首揕之。未至身,秦王驚,自引而起,絶袖。拔劍,劍長,操其室。時恐急,劍堅,故不可立拔。

  荊軻逐秦王,秦王還柱而走。群臣驚愕,卒起不意,盡失其度。而秦法,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持尺兵;諸郎中執兵,皆陣殿下,非有詔不得上。方急時,不及召下兵,以故荊軻逐秦王,而卒惶急無以擊軻,而乃以手共搏之。

  是時,侍醫夏無且以其所奉藥囊提軻。秦王方還柱走,卒惶急不知所為。左右乃曰:“王負劍!王負劍!”遂拔以擊荊軻,斷其左股。荊軻廢,乃引其匕首提秦王,不中,中柱。秦王復擊軻,被八創。

  軻自知事不就,倚柱而笑,箕踞以駡曰:“事所以不成者,乃欲以生劫之,必得約契以報太子也。”

  左右既前,斬荊軻。秦王目眩良久。

[上一頁] [1] [2] [3] [4]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