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騎虎難下成英雄:荊軻刺秦王是被迫無奈(3)

轉寄 列印

  通過上面的分析,很明顯,荊軻是一個有使命感的人,同時還是一個處處等待時機到來的人,他只想以自己的智力事人,而從沒有打算以勇力事人。荊軻有的是滿腹謀術,荊軻有的是滿腹經綸。荊軻可以有多種多樣的身份,譬如,他可以是失意的讀書人,可以是失敗的士人,可以是流浪歌手,可以是頽廢的酒鬼,也可以是藝術家,但他唯獨不可以是刺客。

  好讀書的荊軻,為人深沉的荊軻,當田光在荊軻面前自殺身亡,強烈的好奇心讓荊軻對問題的嚴重性缺乏足夠的認識,對問題的實質也缺乏深刻的了解。但無論如何,荊軻的心理已經處於劣勢,處於守勢,卻是事實。荊軻其實成了田光精心遺下的一枚棋子,一步步身不由己地變成了一個兇器,走向了自己的反面。

  顯然,田光的自殺給荊軻帶來了巨大的精神壓力,太子丹很輕易就佔據了心理的制高點,荊軻已經被逼得無法回頭。男人的聲譽、男人的事業,甚至包括男人的生命,就這樣被一個田光攪成了一團亂麻。面對無法選擇的現實,面對太子丹的強人所難,荊軻被逼到了牆角,已無任何退路。

  他在見太子丹之前,已經欠了太子丹一條人命,有了這一條人命,荊軻說話就無法硬氣了。所以盡管憋了半天,荊軻依然無法嚴詞拒絶。前面我們曾經說過田光是一個特別有心計的人,到了這裏,我們會更加清楚地看到田光的心計。為了推薦你我都自殺了,你還有什麼理由不接受推薦呢?你想跑,想不幹,有那麼容易嗎?

  在太子丹的半是懇求半是脅迫之下,荊軻無路可逃,只得接受太子丹的安排,心不甘情不願地接受了刺客的任命。

  在這樣半推半就之間,荊軻已經被太子丹任命為上卿,被安排住進了高級賓館的套房,每日接受大魚大肉、美酒美女的侍候。

  但是,我們不要忘了,荊軻不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而是相反,荊軻頭腦發達,四肢簡單。荊軻在美女香艷的懷抱中,開始運用自己的所長做最後的抗爭。他想起了長久生疏的“術”,他在思考着解套的辦法。

  作為被動的刺秦的執行者,接受任務之後荊軻會有怎麼樣的表現呢?他將如何來應對此事呢?

  第一招:以拖待變

  他邁出的第一步是“久之”而故意“未有行意”。“久之,未有行意”意思是,過了很久很久,荊軻根本就沒有行動的跡象。在秦王所向披靡的各種小道消息中,荊軻醉卧美人膝,以特殊的方式向自刎的田光做着只有自己知道的示威。

  這裏,再次出現了“久之”兩個字。到底有多久,我們不知道,我們知道的是,這個時間長度已經超越了太子丹的忍耐限度。

  這麼長的時間,荊軻到底在做什麼呢?《戰國策》沒有記載,後來司馬遷也沒有記載。倒是漢魏筆記小說《燕丹子》中有明確記載,這一段的生活可能是荊軻有生以來最奢侈的生活。譬如,有一天荊軻和太子丹在一個湖邊散步,荊軻隨手拾起一個瓦片打水漂,結果太子丹就說:“怎麼能讓您用瓦片打水漂呢?”於是馬上讓人用純金給荊軻打造打水漂的金片。荊軻隨口說千里馬的肝臟可能很好吃,太子丹馬上就讓人去宰殺千里馬,專門為荊軻烹制馬肝。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這麼長久的等待,讓我們看到了荊軻的真實態度,那就是消極怠工,你急我不急。

  也許我們以小人之心來揣度一下荊軻的心理會更有意思,當時,秦軍就在燕國邊境,隨時可能對燕國發動攻擊,荊軻在等什麼呢?我們不能排除他在等秦國的進攻,如果秦國順利拿下了燕國,就沒有人再催促他行動了,那樣他就不需要再前去咸陽,刺殺秦王了。

  所以,對於當時的荊軻來說,等待也許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第二招:以進為退

  當然,等待也好,拖延時日也好,都是變相的“退”。拖來拖去,也沒有等來燕國的變故,更沒等來秦軍的進攻。所以荊軻還要再想別的辦法,才能求得主動。於是,當太子丹來催促荊軻上路之時,荊軻就提出了上路的兩個條件。

  荊軻是這樣鋪墊的,他說:“想讓我做刺客,必須讓我能接近秦王才有機會完成任務;要接近秦王,就必須讓秦王信任我;要讓秦王信任我,就必須有拿得出手的禮物。”

  荊軻這樣的分析顯然很有道理。分析完之後,荊軻最終拋出了重磅炸彈。他提出,要獲得秦王的信任,必須給我准備兩件信物:第一,樊於期的人頭;第二,督亢地圖。

  樊於期是秦國的大將,史書中並沒有交待他在秦國犯了什麼樣的大罪,我們知道的只是他被秦王嬴政滅門,只有他一個人畏罪潛逃,來投奔燕太子丹。秦王嬴政震怒,通令懸賞捉拿,明碼標價,獲得樊於期人頭者,將得到千金賞賜,同時可被封為萬戶侯。這當然是重金懸賞。

  督亢地圖呢,則更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督亢大體位置是今日河北涿縣、定興、新城、固安一帶,當時是燕國最為富庶的地帶。在冷兵器時代,地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秦王想併吞天下,地圖顯然意義非同尋常,更何況還是燕國最富饒地區的地圖。奉上地圖,就意味着投降。

  樊於期的人頭可以了結秦王嬴政心頭的宿怨;督亢地圖則可以迎合秦王的貪心。這兩件禮物正中秦王下懷,他不想被打動都難。因此,若想贏得秦王的信任,這兩件東西顯然是不二之選。

  但是,這兩個條件讓太子丹聽起來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我們知道,太子丹發動斬首行動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受了秦國的侮辱,而今同樣受了侮辱的樊於期從秦國跑來投奔自己,若把此人人頭砍下送給秦王,自己豈不成了薄情寡義、見利忘義的小人?將來又如何面對天下百姓呢?

  很顯然,讓太子丹交出樊於期的人頭,他絶對有心理障礙。

  太子丹既然是燕國太子,讓他交出督亢地圖,豈不更是與虎謀皮?

  更為重要的是,你荊軻就能保證,你拿了這兩件見面禮就一定能見到秦王嗎?你提了兩件大禮過去,只能說有一定的見到秦王的可能性而無充分的必然性,萬一秦王不為所動,那太子丹豈不是萬劫不復?

  所以,明眼人一看便知,荊軻的兩項要求都已踩到了太子丹的心理底線。這顯然是對太子丹的莫大考驗,這個要求檢驗着太子丹的誠意,也羞辱着太子丹的誠意。荊軻相信,在這樣的有效嚇阻之前,太子丹一定會望而怯步,不會輕易答應。只要太子丹對此不予理睬,荊軻就有充分的理由拒絶上路。

  太子丹缺乏壯士斷腕的決心,果然如荊軻預料的那樣裹步不前。面對這場世紀豪賭,太子丹感覺到自己的手在微微顫抖。此時的太子丹方寸大亂,說出了荊軻期待已久的話:“樊將軍窮困來歸丹,丹不忍以己之私而傷長者之意,願足下更慮之。”這就是說,太子丹不忍心將樊於期的人頭交給荊軻。至於地圖,太子丹連提都沒提起。

  荊軻拿捏準了太子丹不可能答應,心想:既然我的條件無法滿足,那麼我就繼續拖延下去,想必你太子丹也就無話可說。

  這就是我們說的荊軻的過人之處,以進為退。荊軻以自己的進嚇倒了太子丹。因此,這是荊軻自救的第二步,也是自我解套的第二步。

  荊軻再獲勝利。

  但是,我們需要注意的是,荊軻的這個要求同樣有個漏洞,有個小小的後門,那就是,雖然太子丹眼下不忍出賣老朋友,但誰能保證太子丹將來不會出賣老朋友?太子丹不忍心出賣老朋友,但誰能保證太子丹的手下不狗急跳牆?如果真的將來有一天,太子丹將人頭送到了你荊軻手上,你荊軻還有何話說?

  第三招:圍魏救趙

  很明顯,樊於期的存在對於荊軻的自救是一個巨大威脅,作為“術”士,荊軻決定將自己天才設想的唯一缺口堵死。因為荊軻很清楚,生存第一,保命要緊,在這一點上,他和樊於期是天然的同盟軍。從樊於期得罪秦王后的逃亡行為中,荊軻斷定樊於期乃貪生怕死之輩。二人之間有共同的利益,應該是可以坐下來促膝談心的。只要樊於期的腦袋可以安全地長在樊於期的脖子上,荊軻刺秦王就永遠不用成行。既然是外在的條件不成熟,荊軻就沒有了道德的壓力,這樣他既保住了自己的性命,走出了別人設計好的圈套,同時也可以保住自己的名聲。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