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騎虎難下成英雄:荊軻刺秦王是被迫無奈

轉寄 列印
荊軻
荊軻

  導讀

  無可奈何的荊軻,為燕太子丹、田光、樊於期所裹挾的荊軻,心情複雜地邁出了西去刺秦王的步伐,但他心裏沒有任何把握,也深知此去凶多吉少,所以,當他面對送行的人群,在易水河畔,情難自已,發出了“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蒼涼感慨。這與其說是荊軻的豪言壯語,不如看做是荊軻絶望心情的寫照。

  對於“荊軻刺秦王”的故事,大家一定不陌生,即使我們沒有讀過司馬遷的原著,但我們一定也聽說過一個成語——“圖窮匕見”,這已經是漢語成語裡很常用的一個詞語了。即使我們不是十分清楚這個成語的來歷,我們依然能十分熟練地使用這個成語。近年來,有三位頂級導演先後以自己的理解和才華,演繹過這個故事,他們分別是1995年周曉文的《秦頌》、1998年陳凱歌的《荊軻刺秦王》、2002年張藝謀的《英雄》,後來還拍過電視連續劇《荊軻傳奇》。同一個歷史故事被反復搬上銀幕,這在電影史上估計是很少見的現象。這說明什麼問題呢?說明我們喜歡英雄,說明我們尊敬英雄,說明我們崇拜英雄。從喜歡到尊敬再到崇拜,也說明可能英雄離我們越來越遠了。

  其實不僅僅是當代人喜歡荊軻刺秦王的故事,古人同樣也喜歡討論這個故事。很多大名鼎鼎的詩人在自己的作品中,都涉及過這個故事,譬如陶淵明、王昌齡、柳宗元、蘇東坡的父親蘇洵、蘇東坡、朱熹、梅堯臣、龔自珍……

  可能有一點大家沒有注意到,這些詩人們旗幟鮮明地分為兩派,並且是反方占了絶對多數。

  批評荊軻刺秦王的人很多,其中不乏著名人物——柳宗元如此質疑荊軻:“造端何其鋭,臨事竟趑趄。”意思是開始的時候你是多麼雄心勃勃、鋭氣逼人,為什麼到了關鍵時刻,卻步履不穩、不能一擊致命呢?北宋蘇洵更是出語尖刻,他咄咄逼人地對荊軻的行為做了蓋棺定論:“始速禍焉。”意思是,荊軻刺秦王的行動加速了燕國亡國的速度。蘇東坡和父親的觀點有些相近,只不過他更願對荊軻等人的英雄氣概進行品評:“荊軻不足說,田子老可驚。燕趙多奇士,惜哉亦虛名!”蘇東坡的話說得更刻薄,一竿子打翻了一船人,他由荊軻說開去,直接否定了傳說中“燕趙多慷慨悲歌之士”的說法,不留情面地說他們“惜哉亦虛名”。持這一觀點的人還有很多,譬如南宋鮑彪為《戰國策》作注時說:“軻不足道也。”譬如朱熹認為:“軻匹夫之勇,其事無足言。”

  相比於柳宗元、蘇東坡,李白的觀點稍稍中立一些:“荊卿一去後,壯士多摧殘。”李白僅僅說了荊軻之後英雄的悲劇結局,並沒有對荊軻本人做出過多的評價。

  讚揚荊軻的是少數,陶潛、龔自珍是讚揚派的代表人物。陶潛如此說:“其人雖已沒,千載有余情。”這一評價裡顯然充滿了敬佩。龔自珍則稱荊軻為“江湖俠骨”。龔自珍在詩裡這樣議論荊軻:“陶潛詩喜說荊軻,想見停雲發浩歌。吟到恩仇心事湧,江湖俠骨恐無多。”

  相關的評析、吟詠還有很多,但不論正方、反方還是中立方,他們的論點基本上不脫一個套路,就是對荊軻刺秦王的性質和影響進行探討,其分析和評論往往都是從很宏觀的角度來考慮的,這就是所謂的“宏大敘事”。我們今天換個角度,爭取從刺秦的主人公、刺秦的當事人的私人角度,從常識的角度來分析一下司馬遷給我們記錄下的這個精彩故事。

  說荊軻刺秦王,第一個話題就是,荊軻為什麼要刺秦王?

  其實這個問題不能問荊軻,因為荊軻不是這件事情的決策者,刺秦王的決策者另有其人,他就是燕太子丹。

  燕太子丹放着好好的太子不做,為什麼要發起這樣一場接近於我們今天所理解的恐怖襲擊呢?

  我們需要了解一下事情的前因後果。

  一、個人恩怨

  燕太子曾經在秦國長時間做人質,眼下剛剛從秦國逃回燕國不久。

  在春秋戰國時代,所謂的人質和我們今天所理解的“人質”,其概念上不太相同。那個時代,兩個國家訂立盟約,為了顯示自己的誠意,往往會將自己的王子或者別的什麼重要的人物送到對方的國家去,其目的就是表示絶不反悔的信心。因此,只要不發生意外,只要雙方信守合約,人質是不會有什麼安全問題的。人身安全雖然沒有大問題,但人質本身有可能會有不太好的感覺。燕國是個小國,作為人質被質在秦國這樣的強國裡,太子丹得不到應有的尊重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被尊重,既然在外人看來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為什麼燕太子丹會如此生氣呢?這其中還有別的原因:太子丹和秦王嬴政兩人過去都曾在趙國做過人質,同病相憐,他們兩個人在趙國關係處得不錯。後來,嬴政時來運轉,回國做了國君,而太子丹卻陰差陽錯,被送到了秦國做人質。既然自己和秦王嬴政過去有着那一層私人關係,太子丹自然盼望自己在秦國能得到禮遇。但是,事與願違,秦王嬴政似乎根本不買燕太子丹的賬。不僅不買賬,而且還變本加厲,態度極其冷淡。所以,太子丹覺得特別受傷。

  因此,燕太子丹強烈要求回國,秦王嬴政置之不理。據另外一部古典筆記小說《燕丹子》記載,秦王嬴政對燕太子丹說:“你不是不想做人質,想回家嗎?那麼你就等吧,等到烏鴉的腦袋變白了,駿馬的頭上長出角來再說吧!”很顯然,這是在刁難太子丹。

  太子丹無奈,一氣之下,他偷偷從秦國跑了回來。

  因此,從主觀情感上來說,燕太子丹對秦國充滿了仇恨,對秦王嬴政充滿了憤怒。

  二、國仇家恨

  客觀上,在他逃回來之時,正是秦國強力擴張的階段:公元前230年,在雄心勃勃的秦王嬴政的指揮下,秦國滅了韓國。

  兩年之後,也就是公元前228年,惶惶不可終日的趙國,終於被虎視眈眈的秦軍所滅,趙國著名的傳國玉璽“和氏璧”也成了秦王嬴政的掌中玩物。秦國的軍隊駐扎在了距燕國邊境很近的中山,戰爭似乎不可避免。我們知道,趙國是燕國的近鄰,失去屏障的燕國很可能會成為秦國的下一個目標。所有這些,都讓燕太子丹充滿了巨大的恐懼。

  主觀感受和客觀現實,都逼迫着燕太子丹思考,思考如何報復秦國,如何報復嬴政。

  但是,他自己也知道,燕國國小力弱,沒有任何戰鬥力,根本不是秦國的對手,無法和秦國正面交鋒。

  怎麼辦?只能劍走偏鋒,實施非對稱打擊,對秦王實行斬首行動。

  古代實行非對稱打擊的手段其實非常有限,沒有飛機沒有大炮更沒有原子彈,也不懂細菌戰、生化戰,他們能夠想到的手段只有一種——買兇殺人,也就是尋找刺客。

  於是,一個重要人物出場了。這個人物是誰呢?

  是荊軻嗎?

  不是!

  他是誰呢?是一個大家可能都比較陌生的名字——田光。不要覺得這個名字陌生,他可是:刺客第一人選。

  田光是什麼人?為什麼田光會是第一人選呢?

  田光是燕國人,此時已經是暮年。他生活在民間,被身邊的人尊稱為“處士”。在當時的語言環境下,“處士”就是有才有德而又不願做官的人。

  他為什麼會進入太子丹的視野?這都是太子丹的老師鞠武的功勞。

  鞠武是太子丹的老師,本來他的態度非常明確,那就是反對太子丹發動刺殺行動。他認為與其這樣冒險,還不如和別的國家聯合,共同抵禦秦國的進攻和威脅。但是太子丹卻不聽勸告,一直在表達一個意思,我等不及了,等不及了!鞠武沒有辦法,最後只好配合太子丹。他的配合動作就是把他認為合適的人選推薦給太子丹。他認為合適的人選就是田光。

  鞠武推薦田光的原因:“其為人智深而勇沈。”

  既然自己的老師如此看好田光,太子丹當然很激動地決定召見田光,當面委以重任。

  被太子丹盯上,田光表現得十分激動,但是激動歸激動,田光還需要認真面對現實。他既慚愧又明確地告訴太子:好漢不提當年勇,而今自己已是風燭殘年,如果說自己昔日是匹千里馬的話,那今天則是羸弱不堪、馬瘦毛長,根本難以承擔重任。

 [1] [2] [3] [4]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