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護駕有功:西安事變戴笠成功向老蔣表忠心

轉寄 列印
蔣介石與戴笠
蔣介石與戴笠

  歷史上的一瞬,會改變許多人的一生。戴笠人生的轉捩點,就是著名的西安事變。在這場博弈中,戴笠堅持主和,並前往西安營救蔣介石的行為,讓蔣介石對他刮目相看。蔣介石很難信任一個人,但這件事讓他對戴笠的信任與日俱增。從這之後,戴笠在蔣介石的默許下不斷髮展勢力,進入了人生突飛猛進的高峰。

  1.西安兵諫嚇壞南京政府

  1936年12月,戴笠正在廣州進行接收,擴充廣東緝私部隊。午後1時整,他忽然接到軍統局西安情報站站長髮來的加急電報。他心裏立刻一抽,一股不好的預感霎時籠罩心頭。他知道此刻蔣介石正在西安勸說東北軍“剿共”。而之前也有情報傳來說據張學良身邊的親信透露,張楊有可能採取“兵諫”的方式,逼蔣介石停止內戰,共同抗日。可是當時無論是蔣介石還是戴笠都認為張學良頗有忠義之風,不會做出這種事,因此都沒有放在心上。可眼前這一紙加急電報會不會就是報憂的噩耗?

  他顫巍巍地打開電報紙,念道:“十萬火急,南京沈沛霖(戴笠的代號)親譯(絶密):據確切悉:12日拂曉,張學良、楊虎城突然發動兵變,叛軍包圍了華清池,領袖已被挾持到新城大樓,生死不明。西安江雄風敬叩。”

  戴笠“啊”了一聲,一下子癱坐在椅子上,出了一身冷汗。他感覺到自己為蔣介石辦事以來,最大的危機已經來臨。

  戴笠立刻坐飛機趕回南京,下飛機剛好接到宋美齡的急電。他知道此事已經遮掩不住,連忙驅車前往蔣介石的府邸。

  一進門,宋美齡正在桌邊拭淚,宋子文、孔祥熙等人都在一旁走來走去。看到戴笠,宋子文首先斥責道:“你們是怎麼負起保衛領袖安全的責任的?為什麼此次事變之前竟然沒有任何動靜?”

  戴笠不敢接話,他拿起桌上的電報一看,是下午3點50分,西安方面發來的正式電報:“張學良、楊虎城發動兵諫,蔣介石被扣。”

  戴笠心裏一涼,只得說:“這條消息不要擴散,我先去找何應欽商量一下應該怎麼辦。”

  孔祥熙馬上說:“何應欽他早就得到電報了,故意遮掩着不告訴我們。要不是他身邊有我的人私下遞了個消息來,我們到現在還是被蒙在鼓裏啊。”

  宋子文說:“因為黨內的政府要員已經跟隨委員長去了西安,現在留在南京的數他位置最高。他一直對委員長就不服氣,現在姐夫在西安出事,正好給了他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我看他是要借刀殺人,所以故意封鎖消息。”

  一聽到他這話,宋美齡更是嚶嚶地哭了起來。

  戴笠連忙撇清責任:“其實在校長去西安之前,我已經勸說過校長張學良、楊虎城似乎與陝北紅軍的某一負責人進行秘密接觸,此行危險。可是校長卻說他不相信漢卿會出此下策,堅持要走。我阻攔不住。而事情到現在這個地步,我估計大家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現在何應欽應該也不敢有異動。”

  宋子文問:“那你說,現在應該怎麼辦?”

  戴笠沉吟了一下說:“漢卿是個忠義之人,他雖然做出了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可是定然不會和校長為難。我相信這些都是在楊虎城的慫恿之下做出來的。而且有漢卿在,校長的生命是有保障的。我們現在應該爭取和西安方面取得聯繫,說服校長答應他們的條件,早日救校長回到南京。”

  宋美齡抽泣着說:“對,必須和平解決,千萬不能打西安。子彈是不長眼睛的,萬一炸彈落在華清池,豈不是要中正的命嗎?”

  宋子文安慰她說:“我們馬上就召集臨時緊急常委會,商量個辦法出來。你放心,姐夫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消息一出,整個南京彷彿像炸開了鍋。何應欽見風使舵,把中央委員都召集在自己的官邸,想要引導大家同意攻打西安。以宋美齡為首的一群人卻強烈要求和平解決。一時間會場上議論紛紛,莫衷一是。

  戴笠的恩師,如今已經是考試院院長的戴季陶首先站起來發言:“張、楊大逆不道,為國法所不容,如果不立刻前往討伐,國家將如何樹威?政府將何以立足?我建議迅速派兵包圍西安,只有張、楊的性命在我們手裏,領袖的生命才有保障。”

  戴季陶是國民黨的元老,他一開始就發表了“主攻”的意見,這讓何應欽等人欣喜不已。主和的宋美齡等人着急了,連忙說:“萬一張、楊以委員長的性命相要挾,或者將他做人質怎麼辦?”

  何應欽此時卻站起來說:“諸位,我看應該馬上派飛機轟炸西安,堅決討伐逆賊。”

  “對,應該出兵。”

  “要給張學良和楊虎城一點顔色看看,叫他們不把中央放在眼裏。”

  戴笠轉頭一看,附和何應欽的竟然是複興社的老成員,蔣介石曾經信任的桂永清,賀衷寒,鄧文儀等人。他們認為此次事變是中共指使張、楊干的,蔣介石生還的希望渺茫,因此急於重新尋找新的主子,就投到了何應欽的門下。

  宋美齡是又急又氣,她站起來大聲疾呼:“轟炸西安是置中正於死地,我堅決不能答應。我這麼做不只因為他是我的丈夫,而且因為他是國家的領袖,他要是有什麼好歹,中國將陷入更大的混亂。”

  可是在何應欽等人的強硬意見下,宋美齡一個女流之輩的聲音是如此微弱。

  戴笠雖然是站在“主和”這一邊,但他並不敢發言。因為事變發生以來,已經有不少人質疑他和特務處和張、楊內外勾結,故意騙蔣介石去西安。他一開口,就會有更多的反對和質疑的意見砸向他。他只好坐立不安地保持沉默。

  就在場面出現一邊倒的情況時,忽然戴季陶又站起來說:“我是信佛的。活佛在拉薩,去拉薩拜佛有三條路,一是由西康經昌都,二是由青海經玉樹,還有一條是由印度越大吉嶺。這三條路都可通拉薩,誠心拜佛的人三條路都走,這條不通走另一條,總有一條走得通的,不要光走一條路。”說完又叩了一個響頭,退了席。與會者都看見這一幕,特別是主攻的人知道戴季陶轉了向,也不再提反對意見了。

  宋美齡等人得到了難得的喘息時間,抓緊時間和西安進行聯繫。12月21日,隨蔣介石去西安的英籍澳大利亞人端納從西安帶回消息,說張、楊只想讓蔣介石接納“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請求,並無加害之意。宋美齡、宋子文決定跟隨端納去先親自勸說蔣介石先答應條件,再秋後算賬。

  2.戴笠趕赴西安“救駕”

  這時,戴笠卻又面臨着他另一個艱難的選擇,那就是是去西安救駕,還是留在南京。

  留在南京等待事變解決當然是萬無一失。可是此次西安事變他有瀆職之過。無論蔣介石是生是死,他都逃脫不了失職的罪名。不如隨宋氏兄妹冒死前往,或許還有轉機。

  可是他決定要去了,卻又開始躊躇,擔心不僅沒有在蔣介石跟前討上好,反而搭進自己一條小命陪葬。就算張、楊不和蔣介石為難,也難保東北軍、西北軍那麼多人中,沒有想要自己腦袋的。到時候手起刀落就是腦袋一顆,那麼榮華富貴也都打了水漂。

  戴笠是思來想去定不下主意,突然,他想起自己的摯友胡宗南。胡宗南久在西北駐扎,對張、楊兩部的情況比較了解,為何不請他幫忙做一決斷?戴笠主意一定,馬上發去電報。

  胡宗南的回電也是馬上就到,他說:“根據我從各方面掌握的情報判斷,西安事變蔣介石絶無生命危險。校長不亡,豈有學生先亡的道理?你放心前去,我保你此行不但沒有生命之虞,而且是千載難逢的建功之機。”

  戴笠大喜,馬上去找宋美齡哭陳願意一道去西安。宋美齡擔心他惡名在外,去了只能壞事。宋子文卻幫他說話:“雨農和漢卿關係極好,他去或許能幫我們做做他的工作。你就讓他去吧。”

  戴笠連忙謝了宋子文。從這件事開始,他跟宋子文的關係也就更近了一步。

  當天晚上,南京特務處大禮堂召開了骨幹特務訓話。戴笠把工作交給了鄭介民和梁乾喬,又回鷄鵝巷拜別了老母妻兒,踏上了去西安的飛機。

 [1] [2] [3]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