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獨斷張國燾在鄂豫皖蘇區殘酷肅反內幕(圖)

轉寄 列印
張國燾在鄂豫皖蘇區進行了殘酷的肅反運動

  張國燾作為中央代表,來到鄂豫皖蘇區,受到包括曾中生在內的根據地軍民的熱烈歡迎。他們早就聽聞張國燾是黨的創造人和主要領導人之一,相信他一定具有非凡的膽略和才能,希望他能帶領軍民打更大的勝仗。大別山人有一個樸素的想法,即中央派來的領導人級別越高、名氣越大,證明中央越重視這塊根據地。

  鄂豫皖蘇區的軍民都沒有想到,他們苦苦期盼的中央代錶帶給他們的竟是無窮無盡的指責和殘酷無情的黨內鬥爭。

  進入蘇區不久,張國燾便露出雷厲風行、整人立威、唯我獨尊的鐵腕作風。

  5月12日,張國燾根據中央指示,宣佈撤銷以曾中生為首的鄂豫皖特委,正式成立鄂豫皖中央分局。隨後發布第一號通告,對分局的職能作了明確說明:

  為著適應鄂豫皖蘇維埃運動的擴大,紅四軍與皖西獨立師的發展,中央政治局決定在這一區域設立中央分局,以直接領導這一區域的土地革命的開展,在這一蘇區未與江西蘇區打通以前,中央分局直隸於中央政治局,其職權系代表中央而高於省委,中央分局之下視其區域的寬廣與需要,可以設省委或特區委。

  新成立的中央分局由張國燾任書記,沈澤民、陳昌浩、曾中生、舒傳賢、郭述申、周純全、高敬亭等人組成。與此同時,還成立了鄂豫皖軍事委員會,由張國燾兼任主席,曾中生、曠繼勛任副主席。

  張國燾到蘇區的使命是推行王明“左”傾政策,改造各級“領導機關”。在張國燾看來,經過四年艱苦奮鬥開闢的紅色根據地簡直一無是處:蘇區的黨執行的是“立三路線”和“調和主義”;蘇區的紅軍還停留在“流寇時代”,充滿了“土匪習氣”;蘇區的政權大部分被地主、富農及其子弟把持;蘇區的土地改革政策根本錯誤……總而言之,到目前為止,根據地還沒有真正的共産黨組織,沒有真正的紅軍部隊,沒有真正的蘇維埃政權,一切都要從頭開始。

  上任以後,張國燾施展其“打倒你,我上來”的慣用戰術,在開展黨內鬥爭的旗幟下,嚴厲打擊持不同意見者,同時採取相應的組織措施:

  ——指責紅四軍軍長曠繼勛頑固堅持立三路線殘余,勒令他作出深刻檢查;

  ——批評曾中生對立三路線採取調和態度,對軍隊裡的不良現象採取討好主義,威脅只有在認識“錯誤”的前提下才能分配黨內工作;

  ——誣衊皖西特委書記舒傳賢對“改組派處理的不堅決不敏捷”,下令暫停其分局委員職務;

  ——給反對“左”傾錯誤的鄂豫邊特委書記徐朋人扣上“不可救藥的右派小組分子”,開除黨籍;

  ——給紅四軍政治部主任陳定侯扣上“反對工人鬥爭”的罪名,進行批判;

  …………

  當時,蘇區總共成立了8個縣委,張國燾一口氣便撤換了其中的7個。

  張國燾的無端指責和極“左”政策引起了根據地幹部的疑惑、反感和抵制。曾中生當着張國燾的面說:“我原先以為國燾具有雄才大略,沒想他這樣蠻橫不講理。”

  張國燾決定拿曾中生、許繼慎開刀祭旗。

  1931年6月28日至30日,鄂豫皖中央分局舉行第一次擴大會議,主要議程是貫徹六屆四中全會的各項“左”傾政策,批評以曾中生為代表的所謂“右傾機會主義”。到會代表數十人,均是根據地高級幹部。

  張國燾首先發言。他說話很慢,臉上從來看不出春夏秋冬,只能從內容中看出其用意之深。

  “從表面看,曾中生同志來後,似乎團結了整個幹部而得到當地一些同志擁戴,實質上黨、蘇維埃及紅軍中暗藏着許多危機和反革命的大活動。”

  他的話引起騷動。

  “有的同志可能會不以為然,這是思想覺悟不高的表現。”張國燾繼續說,“不錯,三中全會後,曾中生同志來到蘇區,是起一些積極作用,主要是對付敵人的‘圍剿’取得了一些成績,其次是未經鬥爭地糾正了一些立三路線最明顯的錯誤。但是,他對當時的黨和紅軍沒有進行政治鬥爭,卻奉行一些無原則的私人意氣鬥爭,採取了一種家長制下的調和手段,對內實行向群衆借糧借錢,因此放鬆了階級鬥爭,對外縱容對白區群衆的擄掠行為。”

  曾中生列舉事實一一駁斥張國燾的無理指責。

  隨後,根據地一些領導人也表示對曾中生的支持。

  蔡申熙委婉地說:“我們黨實行集體領導,如果說過去工作有錯誤,也不是曾中生一人的過失,我也有責任。有些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當時的危急情況恐怕現在能夠體會的人並不多。”

  許繼慎尖鋭地指出:“要說尊敬人、團結人,曾中生同志算是做得好的,不像有人動輒訓人。要說他有家長作風,簡直是笑話!”

  “曾中生同志當書記時大家都敢說話,寫文章。可是現在就不同了。”紅四軍政治部主任陳定侯舉例說:“我寫一篇關於工會的文章,結果戴上極端右傾的帽子,現在搞得誰也不敢寫文章,因為寫文章受打擊。”

  一些基層負責幹部紛紛發言:“中央分局督促太嚴,批評太過。像曾中生這樣有水平的大知識分子都被批得一無是處,普通黨員以後怎麼還敢講話、做事。”

  面對衆口一辭的不平之聲,張國燾沒有硬頂,而是動員沈澤民、陳昌浩反擊。

  沈澤民是茅盾(沈雁冰)的弟弟,曾任中央宣傳部長,長於理論鼓動,肚子裡的書本知識一套一套的,可惜就是缺少實踐經驗。他已經內定為中共鄂豫皖省委書記,發言上綱上線,列舉出曾中生的三條罪狀:第一,鄂豫皖特委接受四中全會決議時,對中央批評鄂豫皖紅軍遭受過失敗公開表示不同意,發展下去有走上取消四中全會決議的傾向;第二,在鄂豫皖特區第二次黨代會上沒有對自己採取的調和路線與邊區實際工作進行檢討;第三,抱着出擊長江的戰略不放,其所犯錯誤不是立三殘余的問題,而是標準的立三路線。

  陳昌浩到蘇區後擔任中央分局青年團書記。他年僅25歲,有能力,有魄力,年輕氣盛,一向視張國燾馬首是瞻。他強調黨內鬥爭的基本原則是“殘酷鬥爭,無情打擊”,批評曾中生過去一團和氣,現在也仍然採取外交手段對抗中央分局和國燾同志的幫助。

  在沈、陳的鼓動下,部分被張國燾“中央代表”身份迷惑的幹部對曾中生進行了長達兩天的圍攻。6月30日,在會議結束時,張國燾望着曾中生,敲山震虎:“今後,凡是黨委成員之間發生爭論,一律以書記的意見為準;工農幹部犯錯誤,罪減三分,知識分子犯錯誤,罪加三分!”

  隨後,張國燾組織了更大規模的圍攻活動。圍攻在7月上旬鄂豫皖第二次蘇維埃代表大會上達到高潮。這次鬥爭的主要對象是堅決支持曾中生的許繼慎。

  鄂豫皖區第二次蘇維埃代表大會在蘇區首府新集舉行,為期8天。軍隊連以上幹部和地方負責人共有900余人出席會議。這次會議實際成為張國燾到根據地後主持召開的一次全區幹部大會。會議的主題是討論根據地建設中的一些重大問題。

  “同志們,不要把視線全部集中在軍事戰略和政策、法令這些所謂的大問題上。其實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鷄毛蒜皮的小毛病,如果不及時解決也會釀成大錯,比方說,部隊中的游擊習氣、生活作風,等等。”張國燾有意拋出話題。

  沈澤民推上炮彈就開火:“說到部隊中的軍閥作風、土匪習氣,許繼慎同志應當反省自己。別的方面不說,單就對待婦女的態度,你就做的不好。”他逐一舉出“事例”,然後厲聲質問道:“有人反映,你有許多姘頭。在你的姘頭中,是否有有夫之婦?是否有被強迫的?這種行為是否破壞紀律?這是不是土匪的享樂主義?是不是軍閥習氣?這配做一個中共黨員和蘇區的高級將領嗎?”

  對於突如其來的攻擊,許繼慎始料未及。他反復辯說:“我是老黨員,又是北伐老戰士,對於黨紀軍規向來是嚴格遵守的。說我強姦婦女或亂搞姘頭,純屬誣衊,我要求組織上澄清這些問題,如果證實是我所為,請給我懲處。”

[1] [2] [3]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