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美味的人肉:歷史上達官貴人的餮饕盛宴

轉寄 列印
古人的宴會
古人的宴會

  如果有人問我:“你說人肉好吃嗎?”我肯定鄭重的告訴他:“好吃啊,絶對好吃,非常好吃,不僅能讓人吃得心情舒暢,吃得神魂顛倒,還能使人吃得欲罷不能,吃得醉生夢死。”大家不要驚訝,我對我說的話保證百分之百的正確,不信的話請看下文。

  說到吃人肉這種現象,其實在我們的漫長歷史中並不罕見。最常見的一種情況就是,當遇到天災人禍、糧食絶收的時候,悲慘的百姓們為了保命往往易子相食。在那種極端困苦的光景下,人們被逼無奈的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也是無可厚非的,任何違反人權的指責在這裏也都會顯得蒼白無力,迂腐可笑。不過假如吃人現象只存在於這一種情況下,那我上一段對人肉的描寫就是虛構杜撰,胡說八道了,因為傷心欲絶的父母是絶對不會吃出如此情調來的。所以本文的主角將由下面真正的食人美食家們來充當。

  咱們先來看看三國時期,據《三國志》記載:袁紹圍臧洪時,“城中食盡,初尚煮筋角,後無可食者……(臧洪)殺其愛妾以食軍士。”(這位小妾與其說是二奶,不如說是候補豬肉更確切一些)。不過臧洪好歹是被迫的,再看這位,“吳將高澧,好使酒,嗜殺人而飲其血。日暮,必於宅前後掠行人而食之”(在高澧眼中,蕓蕓衆生從本質上來說就是直立行走並且免費的美味佳餚。)

  三國以後,美食家們認真的在牙縫間細細品嘗,從實踐中總結經驗,慢慢的把吃人活動推上了一個新的高度。隋朝末年,中華大地終於誕生了兩位驚天地,泣鬼神的吃人大行家:諸葛昂和高瓚。這兩位經常互相切磋吃人心得,研究食人方法,力求做到煎炸炒都有,色香味俱全。有一天,高瓚請諸葛昂吃飯,隆重推出了“雙子宴”:取一對十來歲的雙胞胎為原料,烹熟灑料後,把他們的頭、手、腳分別裝在盤子裡端上,倆人就這麼旁若無人的品嘗起來;過了幾天,諸葛昂回請,特別推出“烤全人”:他把自己的一位愛妾(當二奶可真慘)一股腦的塞進大蒸籠裡蒸熟,然後把其放在一隻大盤子裡,當然還得讓她擺成盤腿打坐的姿勢擺好造型,為了美觀,又在她臉上重新涂上胭脂,然後身上灑上食鹽、味精、八角等調味品。當仆人們端上,不,是抬上大盤子後,諸葛昂就親手撕下她大腿上的肉給高瓚吃,高瓚吃的是連聲稱讚,諸葛昂自己也沒閑着,早就瞄上了乳房上的肥肉,倆人這次吃得油光滿面,風卷殘雲,在留下一堆骨頭後盡歡而散。

  萬分可惜的是,經過隋末的戰亂,兩位的美食家的食譜不幸失散,到了唐朝,吃人的方法又簡單粗暴起來。“武后時,杭州臨安尉薛震,好食人肉。有債主及奴詣臨安,止於客舍,飲之醉,並殺之,水銀和煎。”(退化到了用有毒重金屬水銀煮肉的地步)。“唐張茂昭為節鎮,頻吃人肉,及除統軍到京,班中有人問曰:聞尚書在鎮好人肉,虛實?笑曰:人肉腥而且韌,爭堪吃?(把人肉煮成腥且韌,水平夠差了)。五代時“萇從簡,家世屠羊。從簡仕至左金吾衛上將軍,嘗歷河陽忠武武寧諸鎮好食人肉,所至多潛捕民間小兒以食之。”(看來屠羊的老本行派上了大用場)。

  社會總在進步和發展,宋明時期,美食家們又開始流行起生吃人肉來。北宋大將王彥升喜歡生吃人耳,每次得勝後設宴時,他就用失傳已久的分筋錯骨手硬扯下俘虜的耳朵,一邊咀嚼,一邊飲酒。可憐的俘虜們鮮血淋漓,慘叫聲不絶於耳,就在這種另類的背景音樂下,王大將與賓客神色自若的談笑風生。(賓客也蠻強的嘛,汗)。另據不可靠消息,契丹的東丹王喜歡喝鮮血,他常把小妾身上扎個洞(再一次對二奶表示同情),然後像喝蒙牛袋裝牛奶似的,吸食新鮮血液(中國古代連吸血鬼都比西方高級,能在陽光下茁壯成長)。明代初年,長洲人韓雍曾為大將,他經常在開軍事會議時命人上大碗飲料,碗裡盛的是剛從俘虜腦袋裏倒出來的熱氣騰騰的腦汁(感情是當豆腐腦喝啊)。明太祖朱元璋的孫子朱有熹有活吃人肝、膽的愛好。每天天黑後,就命令手下把外面的行人引誘到府中,供他食用(不會是高澧投胎吧)。

  不過以上這些美食家雖然吃人,吃的有滋有味,但畢竟是吃的少,吃的有限,人肉資源利用率不高,不過當一些軍隊將領看到了吃人肉的美好前景以後,他們也義無反顧的打起了人肉的主意。十六國時,前秦的苻登領兵作戰時就吃敵人的俘虜,這樣部隊每天都可以吃肉,所以戰鬥力非常強悍。唐朝末年,秦宗權部隊不帶米面,把沿途殺死的百姓用鹽醃起來,隨軍攜帶,作為軍糧。 元朝時,駐守淮右的官軍捕人為食,“以小兒為上,婦女次之,男子又次之”(吃肉還吃出了心得)。明成化年間,都指揮彭倫把抓獲的俘虜綁到高竿上,把他們亂箭射死後割裂他們的身體,讓兵士烹煮而食。和上面的美食家們的個別行為比起來,官軍吃人,才是整個吃人歷史中最為恐怖的一幕。

  我不知道你我這樣活生生的人在以上那些惡魔的眼睛裡算什麼,也許他們僅僅把我們看成蛋白質和脂肪的混和體而已。一代文豪魯迅先生曾在狂人日記裡寫道: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着“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着,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着兩個字是—— “吃人”!魯迅先生這裏的“吃人”雖然指的封建禮教和封建制度對人性的摧殘,不過看了上面這些張着血盆大口的美食家們的表演以後,我們理解成吃人肉的本意又有何妨呢!

  本文部分史料來源於《耳目記》,其余部分散見於“二十四史”

  《耳目記》:瓚明日,復烹一雙子十余歲,呈其頭顱手足,座客皆喉而吐之。昂後日報設,先令美妾行酒,妾無故笑,昂叱下,須臾蒸此妾坐銀盤,仍飾以脂粉,衣以錦繡,遂擘腿肉以啖,瓚諸人皆掩目,昂於奶戶間撮肥肉食之,盡飽而止。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