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天國往事:洪秀全六王每人妻妾36口(圖)

轉寄 列印
洪秀全洪秀全

  洪、馮二人被圍花洲山人村,陳殿元以大兵駐扎思旺,地方團練雲集花洲,形勢危急。楊秀清手下細作將情報報到金田拜上帝教總部,楊秀清決議發兵迎主。此時金田也正受清軍周鳳歧部威脅,楊秀清機動兵力不多,決定派蒙得恩只以少數精兵發動突襲。平南縣拜上帝教首領蒙得恩才智均難服衆,但對花洲地形相當熟悉,為人也頗機靈,指揮小規模偷襲的迎主之戰,得心應手。蒙得恩按楊秀清的授意,先率小分隊從山道摸入花洲,查清清軍兵力部署,並將各處關卡哨口位置繪製成圖,楊秀清知悉情報後,挑選三千忠勇教徒連夜奔襲花洲。蒙得恩和其手下精幹教衆潛入清軍營地,將各處“守卡及探信兵壯殺散”,三千主力分為兩隊,一隊奪命狂奔,閃擊李殿元大營,一隊作為預備隊,配置二綫戰場,佔據有利地形。因哨兵盡被擒殺,李殿元全不知楊秀清所派大隊人馬已進入其腹地,蒙得恩偷襲得手。

  拜上帝教徒攻至李殿元帳前,吼聲震天,清軍驚慌失措,以槍炮胡亂還擊,拜上帝教徒被清軍火炮打死數十人,但實力未受損傷。蒙得恩按楊秀清計,消耗清軍火藥後,率隊詐敗。李殿元果率隊來追,遭到拜上帝教佈置在二綫的生力軍迎頭痛擊,潰不成軍。蒙得恩乘勝追擊,沖入清軍大營,殺清將張鏞,並分兵清掃戰區內潰逃的團練。蒙得恩在思旺痛擊李殿元,楊秀清則派出偏師分襲鵬化、羅掩,順利接出洪秀全、馮雲山。清軍此時方知在山人村藏有拜上帝教巨頭,知府陳瑞蘭火速帶大隊來援。楊秀清令部隊佯攻縣城,與蒙得恩糾纏的清軍紛紛回援,蒙得恩迅速率人馬撤回金田,陳瑞蘭撲了個空。在各路清軍暈頭轉向之機,胡以晃迅速出動,掃蕩清軍在思旺勢力,全面控制該地區,將財物歸繳聖庫充公,群衆盡收入隊伍。周鳳歧大軍逼近金田總部,胡以晃棄守思旺,回金田助守。

  迎主之戰,楊秀清第一次展現其卓絶的軍事才華。楊秀清先派教徒拔掉清軍哨卡,然後抄山道偷襲清軍主力,部署得大膽而精細,極其類似現代的特種戰爭。在與清軍主力遭遇後,又合理地使用預備隊,逐次投入生力軍,最大限度地發揮了部隊的戰鬥力。在正面迎擊清軍同時,楊秀清派遣偏師掃蕩清軍勢力薄弱的地帶,接出洪秀全,在清軍增援大至時,以偏師對清軍實施戰術欺騙,大部隊則乾淨果斷地撤退,不與清軍精鋭硬撼。整個戰術環節周密而果斷,尤其派遣才智均劣但熟悉地形的蒙得恩指揮特種作戰,更顯其知人善任之明。

  李殿元喪師,思旺失守,周鳳歧被迫集中全部實力進攻金田,在蔡村江與楊秀清、韋昌輝遭遇。拜上帝教沿蔡村江兩岸,修築工事,層層防禦,清軍一時難以突破防線。先前派往廣西鎮壓拜上帝教及天地會叛亂的欽差大臣林則徐及時地病故於路,捍衛了民族英雄的稱號,把“漢奸劊子手”的頭銜留給了曾國藩。在繼任欽差李星沅的佈置下,清軍以周鳳歧正規軍兩千人居中路,劉繼祖等團練為兩翼,在牛田會齊,然後三路進剿。因與土著械鬥失敗的客家武裝數千來投拜上帝教,為韋昌輝盡收。韋昌輝擇其精鋭,冒充團練,欺詐劉繼祖,清軍不曾防備,韋昌輝大軍突起,將清軍兩翼斬殺一光,然後直取中路周鳳歧。中路軍黔勇二千是綠營精鋭,視拜上帝教為癬疥小寇,十分輕敵,清將伊克坦布在戰前就准備二百擔繩索,已經預備獻俘了。不料韋昌輝軍大至,戎陣齊整,清軍驚恐萬分。蕭朝貴也率兵合擊,在望鰲嶺將二千黔勇圍困,七營黔勇不戰而亂,四下逃竄,伊克坦布等清將多人被殺,“伊克坦布策馬回走,墜於馬下,賊取其首而去。千總田繼壽、把總潘繼邦、楊萬福、劉洪海、保定清、何其壯、外委彭昌鏞並亡於陣”(《潯州府志》)。

  蔡村江大戰,清軍鋭氣大挫,轉入防禦,“相與謀堅壁之守,不敢易言死地矣”(《粵氛紀事》)。拜上帝教連創清軍,顯示出比三合會更強的組織力和戰鬥力,一時間,三合會起義部隊紛紛投奔拜上帝教,羅大綱,邱二娘,蘇十九,張釗等都加入拜上帝教。洪秀全的方針則是,所有加入的三合會部隊,都必須接受拜上帝教的信仰,接受教規的約束。因此除了羅大綱留下來並成為骨幹外,其余三合會部隊逐漸散去,張釗甚至成為拜上帝教的敵人。其實,三合會部隊極其龐大,也很有戰鬥經驗,他們缺乏的只是一個有效的組織形式和鬥爭綱領。三合會雖然沒有馮雲山、楊秀清等統率大才,衝鋒陷陣的猛將巧將,為數卻也頗不少。如果洪秀全能夠在教義方面適當做一點讓步,將會在初期十倍提升拜上帝教的戰鬥力。

  道光三十年十月初十,洪秀全三十八歲生日,拜上帝教舉行恭賀洪秀全萬壽的大典。洪秀全萬壽,愁苦萬狀的閻羅妖道光皇帝卻在內憂外辱中下了地府。拜上帝教宣稱,洪秀全是太陽,普照萬方,楊秀清是聖神風,蕭朝貴是雨師,馮雲山是雲師,韋昌輝是雷師,石達開是電師,世界就是由這個神天家庭所庇護的,所以“凡屬萬國人民,均宜讚頌,以報天恩”。楊秀清下詔:“緣蒙天父、天兄大開天恩,特差真主降凡救世,誅滅妖魔,普天大下,凡屬臣民俱宜感激涕零,以仰副天父、天兄差我主降凡之意。茲於十月初九(十),恭逢萬壽之期,爾等為官為民,俱要多多采辦寶物,先期十日齋(賫)獻天朝,並具本章,以邀天貺。並於萬壽前三日,一心齋戒,虔敬天父,報答天恩。”(大意是蒙上帝、耶穌開恩,派洪秀全下凡救世,大家都要在他的生日採辦禮物恭候)。經過教徒獻納,楊秀清、馮雲山等人給洪秀全生日准備了一場宏大喜慶的萬壽慶典。

  萬壽慶典上,洪秀全正式宣佈,拜上帝教起兵反清,洪秀全自稱太平真主,教徒組成的部隊稱太平軍。洪秀全既已稱王,那就不再是流竄的“教匪”,而是真正要奪取國家政權的“竊號之賊”(曾國藩語)了,清廷不得不調集精兵強將圍困金田。清廷派遣《清史稿》所稱“舊將中最負時望”的頭號悍將向榮出任廣西提督,與能吏周天爵等人聯合指揮對太平軍的剿殺。咸豐元年正月十八日,兩軍在大湟江口、牛排嶺大戰,太平軍於竹林設伏,大敗向榮楚軍,但此後幾次出擊均皆失利,向榮因此得賜號“霍欽巴圖魯”。太平軍被睏乏糧,火藥耗盡,於是乘虛突圍,至武宣、象州一帶與其他教衆會師。二月二十一日,洪秀全抵達武宣東鄉,改稱天王,正號太平天國,以本年為太平天國辛開元年,蓄髮易服,號令四方。

  洪秀全立髮妻賴氏子洪天貴為王儲,稱幼天王。洪秀全覺得洪天貴這名字比較平庸,不能體現天家威儀,更不能顯示洪家受天父眷顧,“仙福永享,壽與天齊”的顯赫,於是洪秀全妙筆生花,點石成金,加一“福”字於其後,改為洪天貴福。某作家曾說過,在越少的字裡越能體現一個人的文字品位。洪秀全這一“福”字,向世人昭示了他與衆不同的高雅格調。據研究太平天國的史學泰斗羅爾綱先生說,洪天貴福是個很聰明的兒童,連精通中西文化博學多能的干王洪仁■,讀書的本事也只有他三分之一。(《太平天國史》卷四十二:洪天貴福是個很聰明的兒童,精通中西文化博學多能的干王洪仁■說他自己看一行書,洪天貴福已經看三行了。)依筆者見,聰明不聰明不太好評價,洪天貴福的詩文倒是大有其父之風:

  如今我不做長毛,一心一意輔清朝。清朝皇帝萬萬歲,亂臣賊子總難逃。

  哥別妹,妹別哥,別上天,無別魔。瞞天混雜是妖魔,妹大五歲手別摸,妹大九歲遠別清。男行女行不同坐,妹長成時不相見,遵條分別福江河。(《太平天國史料彙編》卷一)

  冊立洪天貴福之外,洪秀全設立百官:分封五軍主將,以楊秀清為中軍主將,蕭朝貴為前軍主將,馮雲山為後軍主將,韋昌輝為右軍主將,石達開為左軍主將;洪秀全又拜軍師,拜楊秀清為左輔正軍師,蕭朝貴為右弼又正軍師,馮雲山為前導副軍師,韋昌輝為後護又副軍師。按馮雲山制定的軍師負責制,由正軍師楊秀清主持一切大小軍政事務,軍師下屬吏、戶、禮、兵、刑、工六部尚書,每部十二員,共七十二員,主分掌國務;承宣二十四員,主發號施令。全國國務,各方向正軍師稟奏,由正軍師楊秀清發出誥諭指揮。在馮雲山的設計中,國家元首是“主”,行政長官卻是“軍師”,為“朝綱之首領”,負責辦事,“主”洪秀全則無事一身輕,獨自偷歡。

  中國在朱元璋廢宰相前,多數時期在行政上實行君相分權,嚴格區分皇室和政府,皇帝是國家元首,宰相則是政府的行政長官。皇帝任免宰相,但具體的行政事務如國策方針、官員升遷、錢糧差役、水利農桑,都由宰相實際負責,皇帝不得與聞。(唐朝中宗皇帝越過宰相,私授官職於親信,發到地方的詔書不好意思使用硃筆封“敕”,改用墨筆,詔書的封條也只能斜貼着從宮廷的側門發出,意思是讓下面的官員馬虎承認算了,被封的官員人稱“斜封官”,極遭士林鄙視。)此項制度的立意,在於皇帝世襲,難免出現不肖無能之輩,如勉強使其執政,不免禍害國家,而宰相由全國英才挑選,不稱職還可罷免,政務交由宰相,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君權世襲的危害。

  明、清兩代,政治腐敗黑暗,正因朝中無宰相的緣故,黃宗羲曾說,“有明之無善治,自高皇帝罷丞相始也”,馮雲山飽讀詩書,對黃宗羲總結這一歷史教訓自然印象深刻,所以他創製太平天國,一意要恢復漢唐相制。但引經據典,太平天國高層的大老粗領袖多不明白,於是只得援引《三國演義》,劉玄德事事聽從軍師諸葛孔明的例子,將宰相名目,勉強改稱軍師。馮雲山勞苦功高,又極富才幹,在起義前也儼然拜上帝教唯一軍師,孰料半路殺出楊秀清和蕭朝貴,馮雲山竟只混了個副軍師,受楊秀清節制,真是倒霉到家了。所幸馮雲山不好與人爭勝,是天生的第二把手性格,坦然接受了楊秀清的領導地位,馮雲山的胸懷,頗有古人之風。

  萬壽慶典,形勢大好,洪秀全心情愉快,納了二十一個新妃,合其先在大湟江娶的十四個小妾及原配賴氏,共設三十六宮,“母儀天下”。楊、馮、蕭、韋、石諸人也紛紛與上百名女教徒喜結良緣。據被清廷俘虜的拜上帝教細作李進富供稱,洪秀全、楊秀清、馮雲山等六個王“每人妻妾三十六口”。

  太平天國高層在宣佈建號的同時,也在進一步整頓軍隊,為即將到來的慘烈戰作鬥准備。大概在東鄉廣納妃妾,太平天國衆軍師也感到自己精力衰竭,無心打仗。聰慧過人且勇於反省的軍師們,立刻意識到性生活會使士兵意志消磨,喪失戰鬥力,於是以洪秀全為首高瞻遠矚地下達男女分營的命令,使士兵禁欲。洪秀全頒佈軍紀“別男行別女行”,禁止夫妻房事,夫婦要分營別居,男女私下約會一經發現即處以斬首極刑,雖夫婦也不得免。這項制度執行得十分嚴格,冬官右正丞相陳宗揚因與妻子同居,夫妻均被斬首。楊秀清的座賓盧賢拔,人稱盧先生,因巡營時發現自己妻子,帶入自己官邸相會二日而被判極刑,經楊秀清竭力開脫勉強脫難,楊秀清為保盧賢拔不得不假借天父下凡以枉法為由下令杖責自己六十下(老楊還真講義氣)。三軍將士激烈反對男女分營,後來連洪秀全最寵信的重臣,每年生日給洪秀全保六次大媒的皇媒蒙得恩也在擔任女館頭目時監守自盜,這項制度不得不在推行二年後廢除。

  男女別行的偉大制度,一直遭到晚清和民國時期的反動歷史學家詆毀,直到文化大革命時期,我國學者方纔撥亂反正,為洪秀全的此項政策翻案,至今我國史學界對男女分營的政策評價依然很高。筆者並不十分了解男女分營的偉大意義,查閲諸多雄辯的當代論文後方纔恍然大悟,現摘抄一段雄文於其下,與讀者共同學習,共同進步:

  “一般認為,太平軍舉家投軍,如果按照家庭為單位生活、行動,勢必不能適應艱苦戰爭環境,尤其在行軍、打仗時困難重重,導致耽誤戰局。嚴分男行女行,把整個隊伍納入戰鬥化的軍事編製,按性別、年齡、專長分工,可以調集一切力量為戰爭服務,使不利因素轉化為積極因素。因此,在敵我鬥爭的激烈階段,大敵當前,為了戰勝凶惡的敵人,爭取未來更加美滿、更加幸福的團聚,他們是可以暫時服從革命所提出的要求,並願意為將來的家室重聚,骨肉團圓進行堅決的鬥爭的……能夠得到革命群衆的擁護……是關係到農民軍隊能否保護人民,從而取得人民擁護的重大問題。洪秀全等嚴肅堅決,態度明朗,以天條、軍紀約束將士,以三令五申地檢查落實,十分必要和正確。這對太平軍本身的純潔,以及這支新興農民軍隊在人民支持下生存發展,具有極為重大的意義(《太平天國戰爭全史》)。”

  可惜的是,洪秀全早生百年,沒能讀到這段字字珠璣的文章,以至於動搖了革命信念,過早地廢除了男女分營的偉大制度,讓後來人扼腕而嘆。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