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浪首頁 設成我的最愛 加入會員 login help
有夠藝思
新浪博客
讀書沙龍
長篇連載
原創文學
 
 
 
本期內容

妖精的愛情:美艷琵琶精如何色誘唐僧(圖)

轉寄 列印
琵琶精誘惑唐僧
琵琶精誘惑唐僧

  自古雲“最毒婦人心”,而動物界中“蝎子”也屬毒中之毒,於是這婦人和蝎子就有了密不可分的關係。西遊記中,這“蝎子精”(也名“琵琶精”)當仁不讓地由女性扮演。

  琵琶精在“西遊記”第五十五回(“色邪淫戲唐三藏 性正修持不壞身”)出場。女兒國國王於唐三藏“成親”後,與悟空,八戒,沙僧送行;當孫大聖和豬八戒正要依計行事,使個定身法定住那些個長裙短襖,粉面油頭之際,琵琶精使了一陣風兒,把唐御弟滾滾的卷上西北妖精洞府去了。

  琵琶精有特點,咱慢慢道來。

  讀“西遊記”常常想起營銷學中的某個專有名詞:“uniquesellingposition”(賣點)。對於産品而言,是各個品牌不同的“賣點”,對於“人”而言,大約就是不同的人的不同特點,比如相貌,個性,本事,職業,寶貝。人們往往用這樣的方法來精簡信息,消化信息(informationprocessing),以便日後的記憶和辨識。“西遊記”中有uniquesellingposition的人物不少。對我而言,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地仙之祖“鎮元大仙”。他的山,名喚“萬壽山”,山門前碑上幾個大字,曰“萬壽山福地,五莊觀洞天”,二門上還有一對兒春聯“長生不老神仙府,與天同壽道人家”,觀裡還有那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三千年才得熟,聞一聞三百六,吃一個四萬七的草還丹“人參果“撐腰,所有一切突出一個字“壽“,標明鎮元子的寶貝“人參果”。這位鎮元大仙是在深得營銷之道,而顯然此回中的這位蝎子精也悟得一二,明白自己的“毒”,便處處以“毒”為要點做文章。何以見得?她的洞府名字就叫“毒敵山琵琶洞”。“毒敵山”點名她的殺手鐧:蝎子毒;“琵琶洞”暗示蝎子的外形,狀若琵琶;而她的本相就是一個琵琶大小的蝎子。“毒”,是琵琶精的首要特點。

  此“毒”有個名兒喚作“倒馬毒”,即蝎子那尾巴上的一個鈎子。這倒馬毒十分的了得,蜇着猴兒那鍛煉過的銅頭鐵腦,大聖大叫“苦也”,敗陣而走。這倒也罷了,連如來佛都種了招兒。某一日,琵琶精混入雷音寺聽佛講經,“如來見了,不合用手推他一把,他就轉過鈎子,把如來左手中拇指上扎了一下,如來也疼難禁”。這段故事由觀音菩薩口中聽來,講述十分的不大明白。為什麼如來“推他一把?”推他一把是把他推出靈山不許聽講?大概是因為不是任何“人”都有資格聽如來聽經講法的。看來,琵琶精還是有心向善;只是這“身份”的門坎兒太高,越不過去。琵琶精的氣性未免也忒大了點兒,這麼著就把如來左右拇指給扎了一下?顯然是睚眥必報,而且異常衝動之輩,抑或是碰了一鼻子灰顔面無存惱羞成怒?這麼說起來,若要論膽子大,琵琶精顯然是西遊記中數一數二的,因為她竟然敢冒犯如來佛祖。當初孫猴子大鬧天宮之際,挑戰如來法力,那是因為猴子不知道如來佛祖“佛法無邊”;可是,琵琶精是非常之明白如來佛祖的能量,否則也不會往靈山聽講;能夠知“法”犯“法”,不知是該嘆服她的“膽量”,還是為她的“不識時務”而擔憂。金蟬子是如來佛的第二大弟子,因為聽講不專心,被打下凡塵,受盡磨難;你琵琶精算個什麼人物?竟然把“倒馬毒”都用到了如來佛祖的拇指上。“如來很生氣,後果很嚴重”,已經安排金剛四處捉拿妖精。讀到這裏,心裏已經明白:琵琶精的命運基本已經昭然若揭。

  若只有“毒”倒也罷了,琵琶精的武藝也稱得上“非凡”。何以見得?悟空,八戒二人大戰琵琶精,鬥罷多時,竟然不分勝負。琵琶精手段頗多:先有三股叉一把,乃兩個鉗腳化成;又有鼻中火,口內煙;更有“倒馬毒”,讓齊天大聖大呼“苦啊“,負痛敗陣而走。脂粉隊中,琵琶精的武藝應最為高強。她那一身本事就是放到男妖精裡,也巾幗不讓鬚眉,大可傲視群雄。黃風大王,黃袍怪,獨角獸…大都和悟空走拳五六十回合不分上下之後,只好掏出從主子那兒偷來的寶貝。而琵琶精與悟空八戒二人都能打個平手,“倒馬毒”也是自己修煉來的殺手鐧,非偷非搶。這個女人“不簡單”。

  對於女妖精而言,美不美很是關鍵。其實豈止是對女“妖精“重要,對於“女”人也很重要。會寫幾個字,就如同“鳳鳴鸞響”;稍平頭正臉,便“尊之如王母,譽之如觀音”。我也不能免俗,對於一切女性作者,好奇她們長什麼樣兒?似乎只要長得不怎麼樣,一切優點才氣皆可視如無物;長長的籲一口氣。而從未把這種標準用到男作家身上,不論那電腦背後是個啤酒肚,或者禿癩痢,都盡可以不在乎。吳先生通常不吝筆墨於女妖精的容貌,就連那盤絲洞的七個蜘蛛精,都細細寫來。並且在西遊記中,似乎只要個女性妖精,那一定是閉月羞花,沉魚落雁的水準。而奇怪的是,這一回吳先生對於琵琶精的樣貌竟然沒有花費什麼筆墨,只在她與唐僧拉拉扯扯的過程中,用了幾個官樣的詞彙“錦繡嬌容”,“金珠美貌”“肌香膚膩”走了一個過場。可是從片言只語之中,我還是直覺琵琶精是個美貌的女子,而且皮膚不錯。且看這兩段。悟空首先變作小蜜蜂探聽情況,聽到唐僧跟那女怪搭上了言語,擔心師父“亂了真性”,就現了本相,去拿那妖怪。這琵琶精的反應很有意思:“他卻拿一柄三股鋼叉,跳出亭門,駡道:“潑猴憊懶!怎麼敢私入吾家,偷窺我容貌!不要走!吃老娘一叉!”她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容貌被人給看到了。

  而悟空八戒戰敗之後,將息一夜,再次出戰。四五個小丫鬟慌慌張張跑去報告奶奶,前門被昨日那兩個醜男人給打碎了。琵琶精聞言,她的第一反應,竟然是:即忙叫:“小的們!快燒湯洗面梳妝!”就這火燒眉毛的功夫了,她還惦記着洗臉化妝。真是給她徹底打敗!讀到這裏兀自笑個不停。這個女人喲,真是愛惜自己的羽毛。有人說,女人非要化妝之後才出門,是因為女人不能忍受別人看到自己沒有化妝的臉。這話只說對了一半。一定要精心打扮才出門的女人,大體上有點兒共性,那就是完美主義;對於自己的完美主義。希望自己展現給外人的每一面都是美好的。出門倒垃圾,要換上乾淨衣服;凌晨兩點被公寓火警趕出樓外,出門前也要在衛生間把遮瑕膏蓋上黑眼圈;周末獨自在辦公室加班,仔褲襯衫之外還要搭配絲巾。這是女人“對自己的好”的一種方法,她甚至可以完全不在乎周圍有沒有觀衆,因為總有一個忠實的觀衆,那就是她自己。你可以說這是她們的一點小小的完美主義,不過,如果更確切一點,應該是她們或多或少,或深或淺的都有些“自戀”。如同水仙,她們希望看到水中自己的倒影的時候,不至於令自己“失望”。所以,讀到琵琶精高叫“燒湯洗面梳妝”,倒是真的對这隻“毒蝎子”生出些偏愛之心。你說吳先生對琵琶精沒用心?其實他很用心。

  這麼個女人:武藝高強,兼有花容月貌,她能不信心爆棚嗎?聽聽她吆喝給無空的那幾句:“孫悟空,你好不識進退!我便認得你,你是不認得我。你那雷音寺裡佛如來,也還怕我哩,量你這兩個毛人,到得那裏!都上來,一個個仔細看打!”好個“一個個仔細看打!”不知道為什麼,讀到此處覺得分外的痛快,覺得一個女人對三個大男人說“一個個仔細看打”痛快得緊;不但痛快得緊,而且人家並非盲目的自信,而是分外的有底氣,分外的沒把這幾個男人放在眼裏。琵琶精一個倒馬毒把悟空人等趕跑之後,馬上“放下凶惡之心,重整歡愉之色”教小的每收拾卧房,掌燭焚香,她要與唐御第交歡。

  琵琶精誘惑唐和尚的辦法無非兩種:一種是言語勸說,以人間歡樂誘惑三藏,比如“常言黃金未為貴,安樂值錢多。且和你做會夫妻兒,耍子去也。”可知三藏是有道高僧,在此之前已受過“真愛憐”之誘惑,又見識過女兒國國王的天香國色,其“道心”又怎會是幾句話可以打動的?除了以人間歡樂誘惑三藏之外,琵琶精還與唐和尚鬥嘴鬥舌展開辯論。

  女怪道:“我枕剩衾閑何不睡?”唐僧道:“我頭光服異怎相陪!”

  那個道:“我願作前朝柳翠翠。”這個道:“貧僧不是月闍黎。”

  女怪道:“我美若西施還嫋娜。”唐僧道:“我越王因此久埋屍。”

  女怪道:“御弟,你記得寧教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唐僧道:“我的真陽為至寶,怎肯輕與你這粉骷髏。”

  他兩個散言碎語的,直鬥到更深,唐長老全不動念。

  。。。。。。

 [1] [2] [下一頁]

< 上篇文章 | 本期目錄 | 下篇文章 >


 
 
| Comments or Questions? |
網站所刊登之新聞標題及內容,皆由合作媒體提供,不代表新浪網本身立場。
Copyright © 1996-201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